第88章 电话号码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180字
  • 2013-07-08 13:07:23

铁锹压根没把云非遥的提醒放在心上。

开什么玩笑?云非遥的男朋友想要对他不利,云非遥不帮着自己男朋友,反而来提醒他小心。如果说云非遥这是大义灭亲,他不相信。可是说云非遥想红杏出墙,他也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

“云非遥同学,你们两口子到底想演什么戏码啊?”铁锹心情很不爽,说话也变得难听了。他道:“我和你男朋友无非就是互相看不顺眼,他嫌我是屌丝,我烦他装逼。你自己说说,就拌了两句嘴而已,至于这么没完没了吗?”

“我和钱斌只是普通朋友,你别胡说八道。”云非遥听到两口子就觉得刺耳,也生气了。但她还是好心的提醒道:“钱斌刚才打电话,可能是叫人过来对付你,你自己小心些吧。”

她想了想,又道:“铁锹,今天的事情错在我,希望你别在意。”

铁锹听云非遥的语气诚恳,心中的不爽减轻不少。

他的屌丝脾气就是这样,吃软不吃硬。别人对他硬,他就算斗不过也要变着法的找别扭。别人对他软,他也会加倍客气的还回去。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嘛!

“那个……其实……刚才的事,我也有错。”铁锹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改天我约你们出来喝酒,到时我跟钱斌赔礼道歉。”

“你不要再说他了。”云非遥一想起钱斌的作为,真的是从心里往外的烦。她道:“铁锹,你今天请假休息一天吧。他现在应该已经打电话叫人了,你还是先躲一躲。”

云非遥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配着南国女孩特有的温声软语,听着别有一番味道。可是,她的声音好听,却不了解男生的心理。

一般来说,未婚的男生在妹子面前,特别是漂亮的妹子面前,一定会下意识地表现自己。若是能获得妹子的赞许和倾慕,就会肾上腺素分泌加速,获得特别的满足感。而妹子也从男生的表现当中进行评价,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倾心交往。

这是男女双方的天性!

甚至有些时候,就算结了婚这种天性也未必消失。

云非遥让铁锹出去躲一躲,等于是让铁锹承认怕了钱斌。别说铁锹现在不怕,就算他怕了,面对云非遥这样漂亮的妹子,也得装成不怕。

“嘁……他能打电话叫人,就了不起啊?我也能打电话。”铁锹冷嗤一声,表示自己毫无压力。他道:“不管钱斌叫来多少人,我一个电话就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铁锹,你听我说……”云非遥还待再劝,铁锹却截口道:“你知道我一个电话能叫来什么人吗?别的不敢说,我叫的人收拾百八十个地痞流氓,绝对轻松加一块。Who怕Who啊?”

“你……”

“其实都不用我亲自打这个电话,就算我把电话号码告诉你,让你替我打。只要你说了我的名字,我那帮兄弟立刻就能抄家伙过来……”铁锹滔滔不绝地吹嘘。

云非遥沉默了片刻,轻叹道:“那你把朋友的电话告诉我吧。万一真发生不好的事,我帮你打电话。”

“好,你记一下吧!”铁锹满脸的坏笑。

“嗯,你说吧,我记在手机上。”云非遥调出手机的记录功能,认真地等着记号码。

“这电话你记下来也有用,以后有危险的话就打这个电话。凭我和他们的关系,肯定是帮你没商量……”

“你快说吧。”

“110!”

“……”

铁锹挂了电话,捂着肚子靠在墙上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飚了出来。

大堂领班刚才和磨咖啡的师傅抢雪茄,一直抢到了外面。结果,其他的服务员也知道了,过来一阵疯抢,大半盒的雪茄就剩下两支。

他拿着雪茄骂骂咧咧的进来,看铁锹笑得直不起腰,凑过来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没事,没事……刚才接了个电话……”铁锹的话还没说完,又开始哈哈大笑。

“别笑了,尝尝美国烟啥味。”大堂领班递给铁锹一支雪茄,自己也叼了一支。他迫不及待的点火,狠吸一口。当即被浓重的雪茄烟气,呛得一阵咳嗽。他道:“这美国佬的烟,也太冲了吧!”

“老窦,这是雪茄,不是咱们平时抽的烟。”铁锹好不容易止住了笑,道:“我以前看着电影里的黑社会都抽雪茄,觉得好玩也买过一回,好像叫做皇冠雪茄。这东西太呛不能这么大口抽,必须小口抽,而且烟不能往肚子里咽。你看我怎么抽……”

说着,他也点了雪茄,轻轻的吸了一口,又把烟吐了出来。他道:“看见没有,主要是品尝烟草的香气。”

“品尝香气?那还不如买盘蚊香呢。”大堂领班吐着槽,学着铁锹的样子吸了一口,咧嘴笑了。他道:“别说,这么抽还真是挺香的啊!”

铁锹笑笑没出声,刚想找个地方坐一会,手机又响了起来。

“有没有给110的兄弟打电话?”铁锹一看电话号码,知道还是云非遥。所以,接起来就开始贫嘴。

“铁锹,你真是……真是……”云非遥想骂铁锹混蛋,可是觉得这样不好,硬是忍了回去。她道:“你现在赶快出来,我在咖啡馆门口等你。”

“我不出去。”铁锹听出云非遥生气了。但他屌丝心态发作,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还挺开心。

云非遥的大小姐脾气也上来了,决定给铁锹点厉害看看。她逼问道。“你出不出来?”

“大丈夫说不出来,就不出来!”铁锹悠闲地吐着烟圈,坚决屌丝到底。

“好,那我进去。”

“你还想喝猫屎咖啡啊?”铁锹无所谓的问。

“你……你这混蛋……”云非遥终于忍不住骂人了。她一瞬间有种感觉,钱斌被铁锹气的露出本性,实在不冤。铁锹这样的屌丝,一般人确实HOLD不住。

铁锹被云非遥这样娇柔软语的骂一句,根本不当回事,反而像是听《华夏好声音》。他兴趣盎然的道:“我说你长得挺漂亮,但口味怎么那么重啊?就算我替钱斌劝你,稍微来点清新的口味吧。男人都喜欢小清新,不喜欢重口味,别让他因为这个抛弃你……”

云非遥被铁锹气得脑袋疼。她不理铁锹叽叽哇哇的胡说八道,而是深吸一口气,道:“我进去不喝咖啡,就是想找你们经理问点事情。如果有人偷顾客的烟,该怎么处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