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被侮辱了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102字
  • 2013-07-06 21:06:01

钱斌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又成了斯文败类的模样。只是他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虚,就像戴了一副假笑的面具。

他倒不是装,而是习惯。

基本上,他一旦心里憋着想阴谁,没动手之前都是谈笑风生。就是动手把人打成残废,也要一边听着别人撕心裂肺的惨叫,一边保持微笑!

他认为这样,比街头打架的混混更有风度,也更高雅!

钱斌现在深深后悔,当初不应该拍桌子发火。不但丢了少爷范,还失了道德制高点。他一会就要叫人过来,操翻那个屌丝铁锹,还有那个穿劣质西服的家伙。要是被那帮朋友,知道他被两个屌丝气得失态。传出去等于砸了自己少爷的名号,多让人笑话。

至于道德制高点,那就更重要了。

按理来说,操翻两个屌丝不是什么多大的事。但凡事都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旦云非遥嘴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传到让老头子耳朵里,他对着武装带也好有个辩解的理由。最好是那两个屌丝十恶不赦,他是为民除害才好。这样怎么说怎么有理,也就不用挨打了。

钱斌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算计好了,就等着找一个理由充分的麻烦,打电话叫人过来蹂躏两个屌丝。尤其是铁锹,不把他蹂躏成血葫芦不算完。他这两年的生意场,确实没白混。干坏事想得如此周全,也算有才华。哪怕之前稍微失态,马上就能谋定后动。

可惜,他这番才华没用到正地方。

不然,他家老头子一定觉得公司后继有人,老怀大慰。

钱斌的手指一直在桌子上看似无意识的划动,好像很轻松的样子。但每次划动,桌面上的台布都被划得皱起来,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云非遥闷不出声的在旁边坐着。他看出钱斌不是在桌子上乱划,而是在用手指写字。钱斌翻过来调过去写的都是“腿”,“手”,“放血”,这几个字。再看钱斌虽然面带微笑,但眼中不时闪过阴狠之色,她已经知道钱斌想干什么了。

云非遥实在不明白,钱斌为什么要这个样子。本来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铁锹充其量就是开个玩笑,何必弄得苦大仇深一样?她现在对钱斌的好感,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甚至想一走了之。但她又怕自己走后,钱斌和铁锹打起来。两人一个是家人介绍的相亲朋友,一个是自己的同学,谁把谁打坏都不好。

云非遥正要再劝劝钱斌不要惹事,铁锹从厨房端着一个大餐盘,里面放着两杯咖啡和一碟甜点,往这里走来。她发现铁锹不时偷看自己,好像很心虚的样子。

“这两杯咖啡,还有甜点你们尝尝。”铁锹来到云非遥面前,脸上堆出笑容那叫一个夸张。说话的样子,更是殷勤得像个家仆。他吹嘘道:“这两杯咖啡看似普通,却是我全程监督,厨房的咖啡师傅一丝不苟、认真调配、呕心沥血才弄好的极品咖啡……”

“谢谢。”云非遥主动帮着铁锹拿咖啡,很客气的道:“改天你去找堂哥的话,也告诉我一声,我请你们两个吃饭吧。”

“别了,万一你带着往死咬和死劲咬,我还活不活了。”铁锹看云非遥没问这是不是猫屎咖啡,暗中吁了口气,以为这关过去了。他心情大好,一边摆着餐具,一边开玩笑道:“我可不敢在你堂哥那昏迷啦……”

云非遥和铁锹有说有笑,气氛欢快和谐。可是,钱斌端起铁锹放在面前的咖啡,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扬手就泼在铁锹脸上。

铁锹呆住了!

云非遥也呆住了!

看见这一幕的服务员,也都呆住了。

除了钱斌,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有几个服务员想要过去询问,却被从厨房出来的大堂领班,沉着脸制止了。他还挥手让服务员该站班的站班,该打扫卫生的打扫卫生,不要过去管闲事。他觉得这个事情让铁锹自己解决,比他们过去掺和的好。

云非遥反应过来后,很生气的呵斥道:“钱斌,你干什么?”

她赶紧从随身背着的小包里拿出纸巾,给铁锹擦脸。她还想尽量转圜,道:“铁锹,他不是有心的,你别在意……”

铁锹慢慢挡下云非遥的手,任由脸上的咖啡滴滴答答往下淌。他木然道:“钱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钱斌依旧面带微笑,只是笑容满是阴戾。他道:“铁先生,我要的是猫屎咖啡,不是这种香精烘焙出来的垃圾。你既然拿这种垃圾糊弄我和小遥,泼你一脸都算客气了。”

“钱斌,你有完没完?”云非遥听了钱斌的话,已经快气哭了。钱斌做得实在过分,但她又不想两人打起来,只好不停地对铁锹道歉:“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这件事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吧……”

说着,她硬是压下铁锹的手,拿纸巾给铁锹擦脸。

铁锹手脚气得冰凉,偏偏心头好像有几十个炸药包一起爆炸,胸腔都要被炸开一般。他现在想直接抄起餐盘,砸钱斌一个血山喷发。甚至想狠掐肚皮,叫扫把星出来发发利是,让这小子倒个血霉。

最好,出门就让车撞死。

可是,他看云非遥眼泪就在眼眶中滴溜溜打转,泫然欲滴。而且,神情也满是焦急歉然,还拿着纸巾给自己擦脸,心又有点软了。

“我特么真是个烂好人!贱皮子啊!”铁锹一边在心里骂着自己,一边没好气的从云非遥手里抢过纸巾,自己擦脸。他嘴一张,难听话就喷出来了:“猫屎四千块一杯,我请不起。钱先生要是非吃屎不可,你就自己花钱吧。”

铁锹受不了云非遥那泪眼婆娑的小可怜模样。而且,还没有哪个漂亮妹子给他擦过脸,就连莫颜都没擦过。他心中的火气被这么一擦,还真给擦灭了不少。

对于铁锹这样感情极为单纯的屌丝,妹子永远是最好的灭火器。云非遥这样的漂亮妹子,更是加强型灭火器。他面对钱斌的侮辱,虽然嘴里说得难听,但心里已经很没志气地打算,放过眼前这个孙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