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猫屎咖啡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177字
  • 2014-11-10 17:53:41

云非遥两颗扁贝似的小白牙斜咬着嘴唇,样子非常的娇俏。只是盯着铁锹的眼神,好像两簇火苗,越烧越旺。

她很生气,非常的生气,特别的生气。

好吧!就算她逼着铁锹请客这事不对。那也是因为铁锹和堂哥是好朋友,自己想和他开个玩笑而已。

她听堂哥说了铁锹的搞笑事,只是想逗一逗铁锹。铁锹是不是请客,她也不放在心上。可是,你不请客也就算了,至于说自己是辣椒水吗?

钱斌看着铁锹也蒙圈了,甚至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有误。眼前这屌丝不像自己的情敌,倒像是自己往云非遥床上爬的垫脚石。垫脚垫得实在太给力,太有水平了……

铁锹看着云非遥喷火的眼神,咬着嘴唇的样子,莫名地感觉危险。这妹子和他那个当校医的混蛋堂哥,可是攥着他的丢脸事。万一她和校医到处那么一嚷嚷,这事绝对是个传奇级别的笑话,他以后都别想在同学面前抬起头来。

他对云非遥摆着手,硬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那个……那个……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没别的意思,你千万别多想啊……辣椒水多好啊?红艳艳的……我那是夸你漂亮呢……你能不能别这么瞪着我?你的眼神让我想起你养的那两只狗……叫往死咬和死劲咬是吧……嗬嗬嗬……我不会说话,真没别的意思……”

铁锹说到最后,简直语无伦次。

“这混蛋太过分了!先是说自己像辣椒水,现在又说自己像狗,没这么欺负人的……”云非遥内心压抑的怒火,急速膨胀到MAX。

她矜持优雅淑女形象不想要了,眼神先是瞄向咖啡桌旁边的靠椅,觉得不够顺手,又瞄向桌子上餐盘……

“就它了!够暴力,还顺手。”云非遥纤纤玉手伸向了餐盘。

云非遥是家中独女,典型的独生子女家庭。但她父母的亲戚很多,大大小小有二十几号,算得上一个大家族。只是,她的家族阳盛阴衰,大部分都是男丁。到了她这一辈,更是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孩。

她从小就被所有亲戚宠着护着,在家里也是能闹能疯能翻天的人物。但她的家教很严,闹也好疯也罢,都只能在家里。只要是出了家门,就必须与人为善,表现得温良谦恭。如果她在外面惹事,她的爸妈不但不回护,惩罚起来反而加倍的重。

但这次,她豁出去了。眼前这个叫铁锹的混蛋,实在太招人恨!不给这个混蛋一盘子,实在无法平复心头之怒。

“好吧,不打他的脸……”云非遥手摸上了盘子的边缘,准备施放大招。不过,她还是心软的降低了杀伤力。

这时,钱斌又说话了。

他道:“既然琥爵咖啡不好,那就给我们换猫屎咖啡吧。”

铁锹也看到云非遥手上的动作了,正全神戒备地往后退。他听了钱斌的话,不由一怔,问:“你说什么?猫屎咖啡?”

“对,猫屎咖啡。”钱斌重复了一遍。

“好,我就请你们喝猫屎咖啡。”铁锹听钱斌这么说了之后,第一个反应是这家伙口味真重,居然想吃猫屎。第二个反应是这家伙是不是把猫屎咖啡馆的名字,当成咖啡种类了?第三个反应是飞快地扫了一眼菜单,发现上面几十个咖啡种类,没有猫屎咖啡的字样。

他虽然第一天来这里上班,对咖啡的种类和价格等知识还不了解。但他觉得李氏咖啡有二十多家连锁店,他们不往菜单上写的咖啡,应该不是什么好货。

不过,对他来说,咖啡是不是好货不重要,重要的是便宜。

铁锹答应得这么干脆利落,倒让钱斌愣住了,心中疑云大起:“这屌丝到底怎么回事?猫屎咖啡他也能请得起?难道他刚才是故意装穷?”

云非遥准备飞盘的手,也停了下来。她看着铁锹惊讶地发呆,不明白这个混蛋怎么转性了。

铁锹可不管云非遥想什么,他刚才就看出云非遥朝自己扔盘子的倾向。这会趁着云非遥发呆,赶紧把盘子拿到手里。他道:“这盘子落灰了,我一会给你换套新的。你现在要是觉得手里空,拿包纸巾也行。”

钱斌觉得再试探一下,看看铁锹是不是有什么诡计。他很有风度的笑道:“不用你请客了,我买单就行了。”

铁锹很鄙视钱斌,觉得这小子刚才说了一堆贵的咖啡,让自己请客。现在菜单上都没有的便宜货,他倒是想起付账了。

“靠,泡妞也不大方点。”铁锹心里吐槽,嘴里却很豪气的道。“不不,我买单!进来之前,我就说请客了。”

“我们要真正的猫屎咖啡,不要给我们假货。”钱斌强调道。

“等一下,猫屎咖啡我们没有。”大堂领班不知什么时候,蹿过来了。他把铁锹往旁边一推,道:“真的很抱歉,还是请二位换一种咖啡吧。”

“怎么没有啊?咱们不就叫猫屎咖啡馆吗?”铁锹一听急了,以为大堂领班又要来舍不得媳妇套不到流氓的那一套。他一反手把大堂领班也推一边去了,还拍着胸脯保证道:“你们放心,别说是猫屎咖啡,就是狗屎咖啡这里也有。”

钱斌的心又揣回肚子了。这小子绝对是个屌丝,独一无二的屌丝……

云非遥倒是不生气了,看着铁锹面露莞尔之色。

“小铁今天刚来上班,不了解情况。猫屎咖啡,我们现在没有存货了,实在抱歉……”大堂领班一边跟云非遥和钱斌道歉,一边对铁锹扁嘴使眼色。他在尽最后的努力,避免后面要发生的悲剧。

“领班,没有存货就买新的呗。”铁锹对大堂领班的挤眉弄眼视而不见,他道:“这是我的同学和朋友,你得帮我招待好啊。”

大堂领班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他问:“猫屎咖啡,你上哪买去啊?”

铁锹做了个打住的手势,转头对云非遥认真的道:“我看在你堂哥跟我关系也不错,你也是我同学的份上,再问你一遍,你和钱斌真要喝什么猫屎咖啡吗?”

云非遥还没说话,钱斌已经不怀好意的道:“当然,我们很想喝猫屎咖啡。”

“行,要是买不到新的,我就抓只猫给你们拉屎。”铁锹叹了口气,道:“你们口味真重。”

大堂领班实在不想在这呆下去了,转身回了厨房。

云非遥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胳膊里,笑得浑身直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