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放辣椒吗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210字
  • 2013-07-01 22:16:42

从后面跟过来大堂领班,看了铁锹的表现,实在不忍猝睹,这也太屌丝到底了。

气氛一时间有些冷场,云非遥的脸色很不好,心中有些愠怒。铁锹的表现,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的明白,就是不想请客,还怕她点贵的东西。

她那当校医的堂哥,曾经说了不少铁锹的好话,觉得铁锹是个可交的朋友。可是,铁锹现在的作为,让她很难堪,甚至下不来台。

不过,云非遥转念一想,觉得也用不着生气。铁锹和堂哥是朋友,但和自己却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说白了,她的狗还咬了铁锹一顿,现在利用堂哥和自己说的那些搞笑事,逼着铁锹请客。人家不愿意也很正常,自己太冒失了。

“嗯……其实,我不是很爱喝咖啡。”云非遥沉吟了一下,道:“我还要去看电影,就先走了。”

说着,她站起身很有礼貌的微微鞠躬,道:“铁锹,我堂哥让你有时间去校医院找他,他想和你出去喝酒聊天。”

“一定,一定……”铁锹一听云非遥要走,脸上笑逐颜开。他马上伸手向咖啡馆门口相请,嘴里还假客气道:“哎呀,你这就要走啊!我还想给你介绍特色咖啡呢……呃,还是不耽误你看电影了。万一看不到开头,整部电影都没意思……”

大堂领班在距离铁锹十几步开外的地方,听了他的话,摇头吧唧嘴,一脸的无可奈何。

刚才那个递菜单的女服务员,有些奇怪的问:“领班,这桌客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刚进来就要走?那个新来的铁锹,看着也挺古怪。”

“不古怪,一点不古怪。”大堂领班叹了口气,问:“美女碰到屌丝会怎么样?”

服务员摇头,表示不知道。

“美女如果不想变成美丽的屌丝,就赶快离屌丝远点。”大堂领班摆摆手,道:“行了,你站班去吧。”

服务员满脸迷惘地走了。

铁锹这边正要用最完美、最客气、最潇洒、最绅士的动作,把云非遥领出门,钱斌却说话了。他道:“小遥,我们还是喝杯咖啡再走吧。反正都已经进来了,休息一会也好。等咖啡喝完了,我们叫辆车去影院,一样来得及。”

钱斌看了铁锹的表现,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

很简单,这个屌丝没钱。

他在心里,瞬间又把铁锹从情敌的级别,降到了瘪三屌丝。

不过,他不准备放过铁锹。他要借着铁锹,向云非遥展示自己的形象。铁锹表现得越垃圾,就越能显出他的完美。这就如同两个水果放在一起,坏的越烂,好的看起来就越好。他在商场上周旋了两年多,这种机会怎么能放过。

钱斌不顾铁锹一副苦瓜脸,顺着铁锹之前说的话,很温文尔雅的道:“请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店里好喝的咖啡,好吃的甜点吧。”

“啊?”铁锹的嘴角咧到了耳根,人也欲哭无泪,心道:“你小子要泡云非遥去电影院,在咖啡馆里较什么劲呢?不吃我一顿,你特么会死啊?”

云非遥本来想走,但又不想驳了钱斌的面子,也只能坐下了。

铁锹苦着脸,开始翻看手里的菜单。上面每一种咖啡和甜点的价格都触目惊心,让他有昏迷的冲动。他狠了狠心,一咬牙,准备介绍三十块一杯的速溶黑咖啡。这已经是菜单上除了水之外,最便宜的饮品了。

可是,他还没开口,钱斌已经转头问道:“小遥,你喜欢喝卡布奇诺吗?”

“呃,可以。”云非遥无可无不可地点头。

铁锹很快在菜单上找到了卡布奇诺的价格,八十块一杯,他的胃开始抽搐。

“卡布奇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加倍情浓。”钱斌看着云非遥,眼中含情脉脉。他道:“不过,这是浓缩咖啡口味很重,你可能不喜欢。”

说着,他又问铁锹:“你们这里有蓝山咖啡吗?要每年产量九十吨的真品。”

铁锹在菜单上一扫,脸色开始贫血,蓝山咖啡要二百块一杯。

不过,这还不算完,钱斌又道:“算了,蓝山咖啡有些酸,还要以黑咖啡的方式饮用,小遥未必爱喝,还是换一种别的……”

“是啊,是啊。”铁锹一听钱斌说换一种,不点二百块一杯的蓝山咖啡,忙不迭地附和。他道:“对,这咖啡很酸,喝着比山西老陈醋还倒牙。我半个月前喝了一杯,现在胃里还往上反酸水,太不好喝了……”

云非遥听铁锹这么形容蓝山咖啡,噗嗤一下乐了。

一直在不远处偷听的大堂领班,嘴角直抽。

钱斌觉得铁锹不但是屌丝,还是屌丝中的奇葩。他心里更高兴了,这种奇葩屌丝实在可遇不可求,不多踩几脚都对不起自己。他坐直身体,用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看似真诚地恭维道:“没错,蓝山咖啡喝着确实酸。铁锹,一看你就是行家,我们换一种吧。”

“那是,那是……你们就喝黑咖啡吧……”铁锹开始推荐最便宜的速溶黑咖啡。他心里真正想说:“你们干脆喝水吧!”

钱斌没理会铁锹的话,他问道:“你们这有Cubita咖啡吗?”

“啊?什么咖啡?”铁锹没听明白。

钱斌微笑道:“就是琥爵咖啡。”

“琥……琥……琥……”铁锹一看菜单,连话都说不囫囵了。菜单上第一项就是琥爵咖啡,六百块一杯。

钱斌转身看着云非遥,眼神无比的温柔。他深情的道:“琥爵咖啡细致顺滑,清爽淡雅,是咖啡中的公主。小遥,琥爵咖啡就像你一样,天生那么高贵、优雅、美丽,炫目……你就是咖啡中琥爵,我人生中的琥爵……”

云非遥面对钱斌赤裸裸的示爱,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一时间,两人之间满是你情我浓的旖旎气息。

钱斌甚至慢慢伸出手,想要把云非遥纤巧的小手,握在手中。

可是,一个深沉厚重的男中音,把这一切都给搅乱了。

铁锹道:“你要的那个琥什么爵的咖啡,放辣椒吗?”

“放……放辣椒?”钱斌让铁锹给弄蒙了,连他的好事被打搅,都没反应过来。

“你不是说,这咖啡像云非遥吗?什么高贵、优雅……我觉得你形容得不像。”铁锹已经打定注意要搅局了,六百块一杯的琥爵咖啡,死活都不能请。他把菜单往怀里一抱,扁着嘴道:“要我看,云非遥最像的就是辣椒水。你要说她是什么琥爵咖啡,那我只能往咖啡里放辣椒了!不然,喝着也不像啊,你说是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