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务必赏光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382字
  • 2013-08-31 22:38:30

男的一听女孩同意让铁锹算命,当时就急了。他回身劝道:“这就是个骗子,你千万别相信。哪有和尚当服务生的?”

“施主,我是服务生不假,但不是和尚。”铁锹双手合十的样子,宝相庄严,就差喊一声阿弥陀佛了。他道:“这位女施主的姓氏,当属飘渺无定高居九天之物,对吧?”

“大师,你说的不错,很接近。”女孩眼睛亮闪闪的,笑容颇为古怪。

铁锹点了点头,推开男的抓着自己衣领的手,来到女孩面前。他嘴唇微动做了个口型,无声的道:“配合一下。”

由于他背对着大堂领班和那个男的,所以两人都没发现。

女孩微不可见的眨了眨眼,表示同意。

“能高居九天,飘渺不定的只有风云。”铁锹继续往下演,道:“我观女施主的气质,不合风,但同云相合。所以,女施主应该是姓云。请问,我说的对不对啊?”

“对,师傅说得太对了。”女孩低头忍笑,忍得双肩微微耸动。由于她低着头,不知情的人冷眼一看,觉得她好像是因为铁锹说的太准,导致心情激动。

那个男的也有点蒙了,只觉得眼前的事情充满怪异。这个装和尚的服务生,或者是装服务生的和尚,一看就是个不怀好意的骗子。而且,骗术拙劣。可是,这个骗子偏偏说的还挺准,因为女孩确实姓云。

“难道这家伙不是骗子?”男的心里虽然蒙圈,但还是本能的挡在了女孩面前,指着铁锹道:“你离我们远点,用不着你算命。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铁锹还没等说话,女孩已经笑着道:“钱斌,没事的。让这位……这位大师继续算吧。”

“小遥,这家伙贼眉鼠眼一看就是骗子……”男的还待再劝,女孩又道:“钱斌,真的没事。你别忘了,我养了两条狗呢。就算大师是骗子,我也不用怕。”

“啊,狗?”钱斌一愣,没反应过来,心道:“这跟你家的狗有什么关系?”

铁锹听到女孩说狗,却脸色微变,好像想起了什么心有余悸的事。他苦笑着道:“钱施主,我真的是和这位女施主有缘。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替她算命,好了结一段姻缘。”

“姻缘?”钱斌一听这两个字,两眼冒出咄咄凶光。

“不不不,我说错了,口误。”铁锹急忙双手乱摇,解释道:“你千万别误会,我说的不是姻缘,是因果……真的是因果……”

钱斌现在就像一只发现同类来抢食物的饿狼,表情变得分外狰狞。

“不行,我忍不住了。”女孩终于大声笑了出来,道:“铁锹,你在这搞什么啊?”

“云非遥,你就不能多配合一会吗?”铁锹很无奈地挠了挠头,埋怨道:“我马上就要骗我们领班,替我当一天苦差了。”

云非遥笑得更欢快了。

“喔……原来你们认识。我还以为你真的会算命,差点让你蒙住。”大堂领班也明白怎么回事了。他过来拉着铁锹道:“你说吧,打赌怎么算?”

“还能怎么算?烟给你呗。”铁锹叹了口气,掏出烟拍在大堂领班手里。

“这还差不多。”大堂领班麻利地把烟揣进兜里。

云非遥打量着旁边的咖啡馆,问道:“铁锹,你在这里上班吗?”

铁锹打赌输了心情不好,板着脸道:“当然是上班,你看我这一身行头,像是来喝咖啡的吗?”

“好啦,你别生气了。”云非遥不以为意的笑道:“下次,你提前通知我,让我先准备好,再配合你演戏。”

云非遥说得客气,铁锹却很不给面子的摇头,道:“算了吧!让你配合,我怕输得连烟都抽不起了。”

两人正在说话,那个钱斌感觉自己成了边缘人,超级不爽。他往云非遥身边靠了靠,插话道:“小遥,你认识他?”

“啊,我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铁锹,我们是同校同学。”云非遥说完,又指着钱斌道:“铁锹,这是钱斌,我的朋友。”

钱斌主动伸手,彬彬有礼的道:“铁锹,你好。我叫钱斌,是小遥的男朋友。”

铁锹听钱斌的介绍,在“朋友”一词上比云非遥多了加一个“男”字。这样一来,“朋友”就变成了“男朋友”。而且,他还刻意贴在云非遥身边,好像在宣示自己的身份。

铁锹偷眼看云非遥,发现她脸色有些犹豫,想要张嘴欲言,最终却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他也伸出手和钱斌客气地握手,道:“不好意思!刚才我就是在开玩笑,希望你别在意。”

“哪里……你演得真像,我都快相信你真是算命的了。”钱斌云淡风轻地恭维着,好像浑然不放在心上。

这时,大堂领班说话了。他热情的道:“天气这么热,在外面站着多难受。两位,不如进店里歇歇脚,喝杯咖啡吧?”

“不了,我们想去看电影。”钱斌很有风度地拒绝了。

铁锹也在旁边帮腔,道:“人家小两口要去看电影,喝什么咖啡啊?”

他打赌输了,感觉没什么乐子,想干脆送两人上路。而且,他这话说得,等于把钱斌和云非遥的关系,又往前推了一步。直接从微妙的男女关系,上升到小两口级别。

果然,他这话一出口。钱斌的脸上喜色一闪,但云非遥却有些尴尬。

“小铁,你这话就不对了。既然碰到同学,你就应该请人家喝咖啡。再说,喝完咖啡再去看电影,不是一样嘛。”大堂领班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不但继续阻拦,还要让铁锹请客。

“那倒不是……”铁锹心想,当初被云非遥的狗咬得那叫一个惨,还让自己请客?除非他脑子晒冒烟了,才能答应。不过,这些话只能想不能说。他只好找借口道:“我是怕耽误她们看电影……”

“不耽误啊!我还没决定去不去看电影。要是能先喝杯咖啡休息一下,就太好了。”云非遥开口了。她那好看的大眼睛闪过一丝促狭,道:“铁锹,你不会不想请客吧?咱们学校的校医和我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其中一件就是你人很大方,请客经验丰富呢。”

云非遥说到“经验丰富”的时候,脸色没来由的红了红,显得娇艳绝伦。一时间,让钱斌和大堂领班看呆了眼。

“嘶……”铁锹倒吸了一口冷气,眼前浮现出校医贱笑的样子。他还记得自己被狗咬的那天,校医跟他说的话:“蓝色小药片一百块……你不给钱的话,我也不会出去乱说,你第一次伺候不好……”

“你确定是咱们学校的校医?”铁锹不死心的问。

“是呀,校医是我堂哥呢。”云非遥微笑着给了铁锹致命一击,道:“我和堂哥从小关系就好,几乎无话不说。堂哥只要碰到搞笑的事,一定会讲给我听……”

云非遥的话还没说完,铁锹已经一溜烟跑到咖啡馆门口,拉开大门。他用最绅士,最真诚,最迫切的语气,道:“我想请两位喝咖啡,请务必赏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