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吞药自杀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3086字
  • 2013-06-02 16:37:07

铁锹手里拿着画,呆呆的坐着。

不知道坐了多久。他忽然指着画中的莫颜,放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笑得满床打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直笑得喉咙嘶哑,再也发不出声音,眼中的泪水无声的流下,甚至连鼻涕都淌进嘴里,却恍然不觉。

他就这样笑着、哭着……一拳拳的打向墙壁,鲜血飞溅。可是他却不管不顾,好象失去了痛感,状若疯癫。整个人的眼神,也空洞洞的没有焦点。一点点的黯淡,带着死寂。

哀,莫大于心死……

最后,铁锹昏过去了。

当他再次醒来,没有再自残。只是躺在床上,看着莫颜的画不言不动,好象一块行将腐烂的朽木,失去所有的生机。

出租屋中那扇不大的窗户,偶尔透进点可怜的光线。日升月落,表示时间已经过了三天。

这三天,铁锹想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莫颜真的离开了。不是幻觉,是真的离开。

“去TM的传奇,去TM的干谁、去TM的女人、去TM的未来……我就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傻B……”铁锹想起自己爬女生宿舍的壮举,现在看来份外的可笑,可悲,可怜!

莫颜的离开,对于铁锹来说,等于抽走人生信念的支柱,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时间,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想活了。

于是,活死人般的铁锹,挣扎着爬了起来。不顾身体的虚弱,去药店买安眠药。

可是碰上不知道是贪财,还是好心的老板。安眠药没买回来,反而买回了一大袋牛黄上清丸。

“看看你多没用……让你去买安眠药自杀,结果弄回来一堆中药丸子……这点事都办不好,难怪你女朋友跟别人跑了……”铁锹好象精神分裂一样,自己跟自己说话道:“也好,这么多药丸子吃下去,死也是个饱死鬼……”

铁锹再次把画拿起来,画上的莫颜还是那样的美艳。他轻轻抚摸着画上的容颜,喃喃的道:“我知道我没用,你离开我也不怪你。毕竟,我这种屌丝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现在跟你在一起的男人,应该是个高帅富吧?你要小心,不要受他的骗,必须要防着他点……我不是嫉妒,实在是这帮有钱少爷,花心着呢……好吧,不说了……莫颜,祝你幸福,我们来世再见……”

他放下画,浑浑噩噩的打量这个房间。这里本应是把自己从男孩变成男人的地方。现在这里将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成为自己的坟墓。

“这房子挺好,独门独户不说,还有灯有窗,比棺材强多了。”铁锹苦涩的一笑,开始剥药丸的蜡封,道:“咱活着当房奴,死后继续当房奴,忒有面子!”

药丸剥了大半,铁锹不再犹豫,抓起来就往嘴里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天没吃东西的原因,一把一把的药丸咽下肚,不但不难受,反而让肚子有了充实感。这下他吃的更快了,药丸子苦中带甜,味道还算可以,就是有点噎人。

不过,这难不住想死的人,他从卫生间里淘出了一瓶洗发水。

没买到安眠药的铁锹,知道这些中药丸子全吃下去,撑死他的可能比毒死他还大。所以,在路上就想好了后备手段,喝洗发水。当初他在游戏论坛闲逛的时候,发现一篇老外写的帖子,叫做:自杀的三千种方法。其中就有一条是喝洗发水,还详细论证了洗发水里面的各种成份。

什么矽灵、硅脂、咪康唑、杀菌剂……总之,就是喝了洗发水,必死无疑。不过那个老外作者却特别说明,不推荐这种死法,因为成功率太低……

“难道是洗发水威力不够?不是说了必死无疑吗?”铁锹很奇怪老外作者的自我矛盾。所以,他临时决定用一个更全面的方法。

牛黄上清丸管够,洗发水送服。

这个自杀方式,中西合璧,想不死都难。

铁锹差点想要赞美自己的应变能力,连自杀的方式都那么传奇。可是想想现在自己的处境,又觉得脑子有病。

“不想那么多啦!”铁锹举着洗发水瓶子,大喊:“干杯,莫颜祝你幸福……干杯,该死的生活……干杯,我这就下地狱……”

说完,他仰脖子狂灌。

“这也忒TM难喝啦……”铁锹终于明白,那个老外为什么不推荐这种自杀方式。洗发水的形态好象一堆浓痰,不但粘糊糊,还非常的稠密。味道闻着芬芳扑鼻,可是真到了嘴里却又像没煮熟的猪大肠,还是洗不干净带着排泄物的那种,又腥又苦还带着辛辣感……

“噗……”铁锹终于受不了,吐了,黄的、白的、黑的一大堆……

“要死了吗?”铁锹的脑海刚闪过这个念头,一阵晕眩感袭来,栽倒在呕吐物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铁锹逐渐恢复了意识。他是被脑海中一阵剧烈的疼痛唤醒,而且痛感越来越强烈。这种感觉,如同脑袋被驴踢,确切的说是几百匹驴同时在踢。而且,脑袋里面还有几百只野猪,横冲直撞……这滋味简直生不如死。

他想叫,可是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他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好像粘了胶水,说什么也睁不开。

他想满地打滚,用发泄的方式缓解疼痛。可是偏偏浑身上下,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气……

“我到底死还是没死?要是没死的话,让我快死吧!”铁锹心里在呐喊。他疼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爆炸,想发疯、想毁灭,想世界末日……

就在铁锹意识接近崩溃的时候,黑漆漆的眼前,突然发生了变化。各种各样的颜色相继出现,好象画壁画的时候,打翻了颜料桶。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料,在虚空蜿蜒流淌,最后混成一片。当所有的颜色完全融合后,白色的光华大放,映照无尽的空间。

一个闪烁着蓝色光晕的身影,从远处歪歪斜斜的飞过来。

铁锹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小子,你爹娘一把屎一把尿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没事自杀玩吗?”

话音还没有落下,蓝色身影已经飞到他近前。

“什么情况?”铁锹提前进入老年痴呆状态。

来人相貌和打扮极为怪异,一副长长的马脸上宽下窄,好象一个尖嘴锄头。三角眼眯起来和细眉毛配在一起,就跟两条电话线差不多。嘴唇上留着两撇八字须,下巴还长着一撮山羊胡。发型更有特色,如同菠萝上面的叶子,乱蓬蓬的倒竖,足有半尺长。

他穿着一件不知什么料子的灰紫色袍子,外罩褐色大氅,光着一双大脚丫子,手里还拿着一把长柄秃毛大扫帚。总之,来人这副形象不管放在哪里,都能给精神病院当LOGO,太有代表性。

铁锹打量着来人,心里那叫一个震惊,一时间连疼痛都忘了。

来人好象发现铁锹在看他,恶狠狠的骂道:“你个白痴,祖宗问你话呢?”

铁锹一开始听他提及父母,心里还“咯噔”一下,颇有悔意。可是他左一个白痴,右一个祖宗,让铁锹逆反心理大起。

“我是你大爷!你TM是哪来的疯子?”铁锹火冒三丈,张口回骂。

一般来说,快死的人不是特别善良,就是特别嚣张,铁锹现在属于后一种。可是不论他怎么骂,都没有半点声音。他想站起来,给这疯子来上一顿真人快打,可是连手脚在哪里都找不到。

“哟嚯……看样子,你这白痴还不服啊!”疯子好似发现了铁锹的企图,阴测测的道:“好,让祖宗先给你上道菜。神器,大扫把炒肉排,五成熟!”

说着,手里那没有几根毛的扫帚,高高举起。

铁锹感觉不妙,却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疯子,用力把扫帚砸了下来。

“嗥……”铁锹感觉自己灵魂都被拍碎。他明明使出吃奶的力气惨叫,偏偏还听不到半点声音。由于无法喊叫发泄,痛苦仿若加倍。

“这回是七成熟!”疯子好象对铁锹特别苦大仇深,扫帚带着灰蒙蒙的光华,抡圆了又往下拍。

这一下比刚才那一下还狠,虚空一阵霹雳闪电。铁锹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开始扭曲崩塌。疯子也看不见了,全是五颜六色的光点,到处飞舞。他感觉自己成了手撕鸡,屁股正被撕成几瓣,还抹了不少盐,疼的已经不会喊叫了。

好一阵,铁锹的眼前才恢复正常。他看见疯子扛着扫帚,蹲在不远处盯着自己,瘦瘦干干的样子,像个马猴。

“白痴,现在你可以说话了。”疯子把扛在肩头的扫帚摇了摇,一道蓝白相间的光环,扩散开来。

铁锹悄悄的试了试,果然发出了沙哑的哼哼声。他惊讶莫名,也更加的不敢造次。所以,继续默不作声。

疯子忽然笑眯眯的问道:“白痴,我听你们凡人说,生活就像被推倒。如果不能反抗,就敞开心怀享受,是不是?”

说完,他不待铁锹回答,手里的扫帚柄,猛地往下重重一戳,大喝道:“你再享受一下吧!扫把**,九成熟!”

“雅蠛蝶~!!”铁锹发出一声绕梁三日余音不绝的嘶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