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原来如此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448字
  • 2013-08-31 22:26:47

第二天,铁锹身背一个巨大的双肩包,胯下坐骑是一款杂牌二八自行车,几乎除了车铃不响哪里都响。他怀疑这车的年龄比自己都大。崔浩能从垃圾堆里淘换出这么一辆太爷级的战车,也难为他了。

不过,崔浩给他的坐骑虽然不怎么样,但分给他的派送区,铁锹却很满意。这里是天河北高档住宅小区,高楼大厦林立,住的人也多是外地的高级白领。每天快件的派送数量,随随便便都有一二百件。

这可都是钱呢!

铁锹眼中仿佛看见快件,变成了一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飞入自己的口袋。

早上在公司,崔浩带着一个员工过来,交代道:“你的派送区,以后交给铁锹负责。”

铁锹很不好意思,刚来就抢人家地盘,感觉有点说不过去。

可是,那个员工却毫无不满,相反还很高兴。他握着铁锹的手,幸灾乐祸的道:“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兄弟你了。”

铁锹看对方表现得这么“热情”,感觉有些古怪。不过,情况容不得他多想,只能马上保证道:“我一定完成任务!”

那个员工给了铁锹一张每天都要固定发件的客户表,就屁颠屁颠的闪了。

麒麟大厦32层201室,这是表格上第一个客户。

铁锹骑上那辆太爷级破车,高呼一声:“快递王子来了。”

一路在破车嘎吱声中,来到了麒麟大厦。

铁锹想要坐电梯,才发现电梯检修。

大厦保安告诉他,这个月电梯出了几起故障,所以要统一检修,每天只有早晚才能使用一个小时。

“32层啊……”铁锹脸色发白。他打电话联系客户,希望能晚上有电梯的时候再上去拿快件。

客户回答,下午要出去,晚上回不来。

铁锹想约到下午,但看表格里上百个固定客户,又放弃了这个念头。他怕到时没办法准时过来收件。

“拼了!”铁锹咬牙给自己鼓劲,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一个小时后,东摇西晃、上气不接下气的铁锹,爬到了32层。

客户的快件,是两个重达二十斤的大箱子,里面全是水晶做的灯具。

“你一定要小心,轻拿轻放。”客户强调道:“如果有灯具碎了,你要包赔!”

铁锹欲哭无泪,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下了楼。

第二个要收的快件,在不远处的盈翠大厦。

铁锹气喘吁吁的赶过去,发现电梯也是要检修,这家客户在29层……

“要不要这么倒霉啊?”铁锹仰天悲呼。

啥也别说了,爬楼吧!

第三个客户在东银大厦,依旧在不远处。

铁锹到了以后,电梯检修……

客户在大厦的是20层,楼层虽然低了些。但快件是一箱奶粉,重约五十斤。

“这么重你不走邮局,用快递,是不是有钱没处花啊?”铁锹差点没吼出声。

没办法,人家愿意花钱,你就往下扛吧!

第四客户在另一家大厦的35层,电梯检修……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怎么所有的电梯都检修?”铁锹泪流满面。

这家大厦的保安,很同情的告诉他。这一区十几座大厦,都是同一家电梯公司装的电梯。而且,安装的时间相差无几。前几天有几座大厦的电梯出了故障,为了确保安全,所有的电梯都要统一检修。

铁锹听完后,呆若木鸡。

保安夸奖道:“兄弟,你很坚强啊!在你之前,你们公司有四个快递员,听完就口吐白沫了。你现在还能保持清醒,相当不容易……”

说着,他拍了拍铁锹的肩膀,以示赞赏。

铁锹身子一歪,昏倒在地。

晚上已经八点多,铁锹才推着破车连摇带晃的回到公司。

崔浩的咆哮声,几乎能把屋顶掀翻。他道:“一天才收了八个快件?你屁股底下长的是面条还是腿……没电梯?没电梯难道不会走楼梯?正常人一秒钟能上四阶楼梯,一层楼梯十二阶也就三秒钟。你还在吃奶吗?速度这么慢……明天二十个保底快递还完不成,直接给我滚蛋吧……”

铁锹被骂得满脸青黑,可又不敢回嘴。虽然他也一肚子苦水,甚至想问问崔浩,一天爬几百层楼梯能用多少时间,但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谁让他完不成任务呢?就算对方说得刻薄些,也不好反驳。所以,他只能保持一副二傻不正的样子挨喷。

崔浩足足骂了半小时,才过足了嘴瘾。他看铁锹态度依然良好,也找不出什么继续骂的理由,总算挥挥手让铁锹滚蛋了。

铁锹灰溜溜的出了公司,找了一家快餐店吃饭。做了一天爬楼梯狂人,为了节省时间连午饭都没时间吃。这时候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他在服务员惊讶的眼光中,连续吃了五大碗扬州炒饭,才缓过神。

肚子吃饱了,人也歇得差不多,脑子慢慢的活泛起来。

铁锹开始考虑工作的问题,照着今天这样的收件速度。别说赚钱,就是完成保底任务都不可能。他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接手那个员工的派送区,对方那么高兴了。不用爬楼梯马拉松,这事换谁都高兴。

“先生,请问您还要吃点什么吗?”服务员礼貌的询问,打断了铁锹的沉思。

铁锹抬头一看,快餐店里有不少等位置吃饭的人。他不好意思的笑笑,道:“谢谢,我吃完了。”

说着,他起身离开。

“欢迎您下次光临。”

铁锹向车站走去,准备坐车回家。他一路上都在苦思冥想,怎么才能完成任务。当他快到车站的时候,忽然发现崔浩正和早上那个员工,有说有笑的等车。他觉得自己应该过去拍一下崔浩的马屁,解释一下工作上遇到的困难。最不济也要让崔浩指点一条明路,不然就算是自己爬楼爬吐血,也完不成任务。

铁锹心怀忐忑的走过去,正准备开口打招呼,忽听崔浩对那个员工道:“你是不是把高层住宅的客户,都排到表格里了?”

“崔头,你放心吧。”那个员工嘿嘿笑道:“我不但把高层住宅的客户都排了出来,还把轻松一点的收件,全都撤了出来。”

“很好。”崔浩点头道:“这些轻松的活,都交给你干了。一个月的提成,应该有上千吧!”

“崔头,不管提成多少,咱们都一人一半。”那个员工很识相的道。

“一人一半?”崔浩似笑非笑的问。

“我说错了,您六我四。”那个员工赔笑道。

“这还差不多。”崔浩满意的道:“等过几天,铁锹那个小子滚蛋。你就把完不成任务的责任,全栽他身上。有了替罪羊,咱们区这个月的业绩,就算完不成也无所谓。要是庐山那个孙子敢找茬,我就和他扯皮。老子在疾风混了七八年,还怕他不成!”

“崔头,我看那个叫铁锹的小子,有点愣头青。万一他死活不滚,非要爬楼梯怎么办?”

“不用担心,他不滚咱们就想办法让他滚。”崔浩阴阴的道:“公司员工如果丢了客户的快件,该怎么办?”

“我明白了。”

“来车了。”

公交车开出了站台,铁锹才从车站的大广告牌后面,转了出来。

他望着远去的公交车,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