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只要贵的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519字
  • 2013-08-31 22:23:25

王队看赵雪阻止,想把烟扔掉。可手里的烟刚点着,就这么扔了又觉得可惜。他只好道:“我抽完这支就不抽了,反正病房里也没别人。”

说着,王队指着铁锹道:“小伙子心情不好,让他抽口烟有助于排解心中的郁闷。”

“都是你在抽,他哪里抽了?”赵雪嗔怪的样子,好像劝诫父亲改掉不良习惯的女儿。

王队立刻亡羊补牢,给正在发傻的铁锹,嘴里插了支烟,还给点了火。

赵雪看着王队尴尬求饶的笑容,无奈地翻个白眼,不出声了。

“你们忒黑了!”铁锹嘴里含着烟,木呆呆的抽了几大口。烟雾缭绕间,他怒道:“我见义勇为,总不能一点奖励也没有吧?”

“我们会替你向政府申请,但你不要抱太大希望。”王队淡然道。他面对铁锹,刚才被赵雪嗔怪的尴尬消失不见,又恢复了老家雀的从容。

“为什么?”铁锹瞪着眼睛问。

“你见义勇为,却误伤无辜的群众。”王队理所当然的道。

“那个胖子明明是自己倒霉……”铁锹说到这里,想起了扫把星。这事还真不能说跟自己没有关系!

他恨恨的道:“好,就算是这样。我保卫了国家财产,总应该奖励吧?”

“四个劫匪当中有两个跑掉了,银行损失金额达到三百万。”王队幽幽的道:“小伙子,你觉得警察抓贼,不但没抓住贼还丢了几百万。是应该立功奖赏,还是应该严厉批评?”

“我不是警察。”铁锹怒道:“再说,抓不住贼是你们警察无能,跟我有什么关系。”

铁锹心中愤懑,说话也不顾及脸皮了。

“你说谁无能?”赵雪质问道。

王队挥手制止了赵雪,让她不要发火。

他慢条斯理地弹了弹烟灰,也不着恼,道:“我们接到报案信息的时候,有两个劫匪已经跑了。虽然这两个劫匪逃跑不能算我们的责任,但我们局长还是大发雷霆,严令我们尽快破案,给民众一个交代。现在我们正在加紧破案,追捕逃犯。当然,维护社会治安不止是我们警察的责任,也是每个公民的责任……”

铁锹不耐烦王队这个老家雀的太极推手。他道:“我不关心你们局长怎么发火,我也不关心你们怎么追逃犯。我关心的是我的奖金,我的奖金啊……不管怎么说,我亲手拼死拼活地抓住了一个劫匪,你们总要有点表示吧?”

“应该。”王队出乎意料的表示认同。他认真地点头,道:“对于见义勇为的好市民,确实应该有所表示。”

“王队……”赵雪欲言又止。她觉得王队擅自答应铁锹,有些越权了。奖励的事情,不归他们警察管。他们充其量只能申请,如何批复处理只有政府才能决定。

“大叔,我就知道你最好。”铁锹一听王队说有所表示,口风大改,大叔叫得无比亲热。他笑容满面的道:“你们打算怎么表示?”

铁锹问话的时候,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至少能给你发个奖状。”王队笑眯眯的道:“你想要荣誉证书也行。”

铁锹的笑容瞬间凝固,就像被踩了一脚的果冻。

半晌,他才不可置信的问:“只有这个?”

“我个人还可以赞助你一面锦旗。左右两边写品德高尚,英勇无畏,中间写最佳好市民!你满意不?”

“……”

铁锹七窍生烟,不知是气的,还是烟呛的。总之,一阵剧烈的咳嗽,一口气差点没捣腾过来。

王队把铁锹嘴里的烟拿下来掐灭,又起身用旁边桌子上的暖壶,倒了杯水给铁锹。他笑着道:“小小年纪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铁锹喝了口水,又顺了半天气,才道:“王队,敢问您尊姓大名。”

“大名不敢当,王时恒。”王队道:“你还是叫我王队吧。”

“王时恒这个名字,太不适合你了!”铁锹把水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道:“你应该叫坑你妹才对!”

他心里的失落太大,干脆一翻身撅起屁股,对着赵雪嚎道:“丑婆娘,你动手吧。我不想活了,拿电棍爆我菊花吧!用不着怜惜我,反正我特么让你们坑得生不如死……”

就在铁锹彻底疯了,想要破罐子破摔的时候,病房门忽然被推开。

一个记者手持话筒,伸着脖子喊道:“让我们采访一下,哪怕问一个问题也行……嗨,别拉我……”

记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警察给拖了出去,门也重新关上。

“慢!等一会再**!”铁锹急忙阻止已经柳眉倒竖的赵雪,麻利地穿鞋下床整理衣服。

王队很理解铁锹现在的心态,倒是没生气。

他笑眯眯的问:“你要干什么?”

“我要接受采访。没有奖金,出个名总行吧。”铁锹没好气的道:“等我以后红了,送你两张签名裸|照。”

王队还没说话,旁边的赵雪已经冷冷的道:“你要想死的话,尽管接受采访,表现得越大义凛然越好。”

“你什么意思?”铁锹仰着下巴,很嚣张的问。

“有两个劫匪逃跑了。”王队耐心的解释道:“虽然从常理来说,他们现在应该找个地方躲避风头,但也不排除报复你的可能。”

铁锹这才想起沙和尚和孙猴子跑了,这次见义勇为还留了尾巴。他当即有点堆尿,也顾不得再接受采访出名了,惊恐的道:“这两个劫匪,都看过我的样子……”

“所以,你现在不但不要抛头露面,还要尽可能淡化你的存在。”王队看铁锹吓得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安慰道:“你放心吧!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们警方也会暗中保护你一段时间。不过,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你还是要多加小心……呃,当然,我们也会争取尽早抓获这两名劫匪,你要对我们警方有信心……”

王队这种安慰性的套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忽悠。

“这次特么亏大了……”铁锹一下子瘫坐在床上,纠结万分的道:“不但没奖金,还可能被劫匪报复,倒霉到家了……唐僧那个白痴,找我麻烦干什么?我也是,当时兜里的几十块钱交出去就得了呗……”

“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王队拍了拍铁锹的肩头,安慰道:“你好好休息,也不要太担心,要相信邪不胜正!”

说着,他把烟和火机留给了铁锹,准备离开。

铁锹很想对王队竖中指,但最终还是没敢。

这时,病房的门又被推开。

一个年轻的医生,拿着体温计和血压仪等检查设备走进来。

铁锹忽然问:“王队,我在医院的费用可以全额报销吧?”

“呃,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没问题。”王队愕然道。

“那好。”铁锹冲着护士道:“你们医院最贵的营养药是什么?不论是治疗癌症的还是治艾滋病的,统统给我用了吧。”

“啊?”医生一呆,道:“你除了一点轻微的软组织挫伤,身体虚弱,没有其他病啊?”

“我不管,总之我要打针输液,要打营养品。”铁锹爆发了。他不管不顾的大叫道:“只要贵的,不要对的。你就是扎死我,我也认了!”

王队笑着对医生道:“既然他身体虚弱,就给他开些营养品吧。”

说完,转身出了病房,他还要去处理银行劫案的事情。

赵雪在医生耳边小声道:“给他输液的时候,记得用最大最粗的针头。”

说完,她也出了病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