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禁忌之术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3119字
  • 2013-09-01 19:28:40

“这还了得?”铁锹一看自己辛苦找出的商机,就这么让人模仿,还有可能被超越,可以说是怒冲心头起,恶从胆边生。

为了维护知识产权,杜绝恶意竞争。铁锹用股份分红制,拉着老大老二老三加入,四匹狼联手出击。

于是,年度最新黑社会帮派电影,《古惑仔之大学校园篇》隆重上演。

拳头闪金光,飞脚放光芒……四个宅男只拿得动鼠标的战斗力,惊天核裂变。

敢抢我财路,必断你生路!就在铁锹他们杀气腾腾的拳打同年,脚踩学弟,横扫八方,准备一统校园的时候。

一件小事改变的大好局面……

起因是一个大三学生,给一土里土气的中年大妈导厕。为了节省时间,提高工作效率,赶着去食堂抢饭。他一路领着这位大妈,玩起了野外生存训练,穿林海,爬假山,翻墙头……刚开始,大妈也是健步如飞,一步不落。

可是毕竟岁月不饶人,腿脚不如年青人利索。在过水塘的时候,一个踉跄,大头朝下的扎进了水里。等大妈好不容易挣扎上岸,发现兜里多了两条锦鲤。刚才那个导厕的学生,却已经扬长而去,把她扔那不管了。

铁锹闻听这件事后,勃然大怒:“这简直是败坏行业名声,影响极其恶劣!不但不为客户着想,还收钱不办事。为了导厕行业健康发展,必须教训这个败类!”

可是还没等他们动手,一向不出天大事,反应就无比迟钝的学校。这次却一反常态,迅速出面。

当天晚上就在校门口竖起了大牌子地图,上面所有厕所的位置和路线,画的又大又漂亮,还是夜光效果,一百米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老二多桑学习刻苦,一眼就看出画厕所的人,就是平时眼高于顶,号称学校百年天才的油画专业课老师。厕所画的那个意境、那个美感、那个风格……百分百是他的大作。

铁锹看着那个大牌子上的厕所,郁闷的要死。学校这一手,简直釜底抽薪。以后导厕的生意,肯定一落千丈。

他回到了寝室,跟其他三匹狼研究了一个晚上,也没研究出什么好对策。

老大陈超发狠,要趁着今夜月黑风高,用烂泥把牌子上的厕所给糊住,可是被其他人否决。铁锹怀疑,可能是因为他的毕业设计,被油画老师给骂成垃圾,想要趁机报复。

老二多桑提出,可以实行导一赠一的促销活动。导厕一次,就送一副他们四人的画,还是被否决。铁锹觉得,要是看了他们的画,可能想上厕所的都会憋回去。

最后,还是老三方超提出的办法,稍微靠谱。他说找一群漂亮的妹子合伙,用美人计导厕,生意一定大火。可是上哪去找妹子呢?这种稀缺资源,四个人都没有……

第二天一大早,铁锹他们前往校门,看看还能不能找几条看不懂地图的漏网之鱼。可是到那一看,四人目瞪口呆。

一条大红长幅,横挂校门。上面写着“我们的大学生活,用青春做奉献,带您领略校园风光……志愿者行动,欢迎加入!”

下面一群粉嫩嫩,充满青春活力的学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给校外行人端茶倒水,指点他们各种路线……

“完了,这下彻底没咒念啦……”

四个人站在那里,各种伤心难受郁闷痛。没办法,学校这一手玩的太绝。

老三方超,突然指着一个正在跟学妹搭讪的小子,道:“我X,这混蛋是咱们学校信息工程专业的,我跟他一起踢过球。居然在这装校外行人,太孙子啦……”

“现在这种局面,哥几个有没有什么办法?”铁锹垂头丧气的问一句,却没有听见回话。他抬头一看,三匹狼已经满脸贱笑,混在人群中跟妹子搭讪了。

“你们这帮狗腿叛徒,这么点诱惑都顶不住……”铁锹气得破口大骂。

其实也不怪三匹狼,铁锹要是没在心里默念十七八遍莫颜,说不定也搭讪去了。

铁锹怎么也不明白,不过是一个大妈掉水塘里,学校怎么弄出这么大的场面。他拉住一个在边上维持秩序的老师,又是递烟又是忽悠。费了半天劲,才打听出小道消息。

这次是学校永恒的终极魔神,至高无上的存在……校长,亲自发话:“树文明,讲新风,必须杜绝学校的导厕现象!”

就连如何杜绝的方案,都是他老人家亲自制定。

再深入挖掘,据说那位掉水塘里的大妈,是校长的老婆。平时住在乡下,这次来学校没通知任何人,想给校长一个惊喜……

“不愧是校长啊!这个杜绝导厕的方案……高!实在是高!这也太高了,简直不让我活啊……”铁锹看了看大牌子上极具美感的厕所,又看了看投入的学妹和猥琐的三匹狼,摇头苦笑:“妹子们呐……你们青春一奉献,我的爱情要不见……”

旋即,他又想起那个给校长老婆导厕的败类,恶狠狠的道:“2B,都特么是你惹的祸,别让我知道你是谁。不然,老子非活活掐死你……”

导厕干不下去了,房奴的经典理想还没有实现。

怎么办?铁锹苦思良久,牙一咬,决定拿出自己深藏不用的禁忌之术,最终的召唤技能,给自己人生最大的赞助商……老爸老妈,打电话。

给老爸老妈打电话,为什么是禁忌之术?这事必须从铁锹和父母之间的分歧说起。

首先,作为一个资深游戏宅男,必须晚睡晚起,吃饭都不忘游戏,上厕所都要带个手机玩斗地主,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偶尔累了的话,可以聊聊天,看看动漫和*****之类的东东,排散一下。人生的大部分时间,还是要专心致志的游戏,这点铁锹做的非常到位,也很自豪。但是,他的父母却不这么想,总是想方设法的进行干涉。

于是,分歧产生。

铁锹总要面对老爸老妈无穷无尽的唠叨。什么少玩游戏,什么多锻炼身体,什么按时吃饭,什么努力学习找份好工作……只要他的神智还清醒,唠叨就无处不在。

哪怕想睡个懒觉,也会被咆哮个没完。虽然,在他的抗争之下,最终起床的时间,基本能坚持到夕阳西下。但是,铁锹还是很不满意。

毕竟睡觉的时候被咆哮,睡眠的质量大受影响。为了自己耳根清净,也为了自己能睡个好觉,保证身体健康,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游戏当中。铁锹平时基本呆在宿舍,哪怕放假也不愿意回家,好享受无拘无束的自由空间。

铁锹躲在宿舍里不回去,他的父母也没什么办法。这让铁锹逍遥自在了一段时间,可是好景不长,因为没钱了。要玩游戏、要吃要喝,他又不想回家,只好打电话要钱。

由于长时间无法教育铁锹,他的老爸老妈积攒了足够多的唠叨。电话里他们的火力全开,滔滔不绝的说了两个小时,差点让铁锹精神分裂。以后每次打电话要钱,都是对铁锹精神上的一种折磨。

为此,只要还有钱玩游戏吃饭,电话能不打就不打。实在活不下去了,打电话要钱,也是能少说的话就少说,能不说的话坚决不说。即使是这样,也是如同挨了精神技能的攻击,痛苦不堪。这就是他把给老爸老妈打电话,称为禁忌之术的原因。

可是现在,为了当上房奴,为了莫颜,走投无路的铁锹,还是决定使用禁忌之术了。

打电话之前,他特意从万年历上找了个婚丧嫁娶,诸事大吉的良辰吉日,又准备了一大壶凉茶,随时可以去火定神,才抱着生死由天的心态,拨通了老爸的号码。之所以不打老妈的电话,是因为她比老爸更能唠叨。

“铁少爷,好久不见啊……”电话刚接通,里面传来了老爸的揶揄,道:“今天吹什么风,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铁锹有些头疼,老爸阴阳怪气的声音,透着一股子不满,预示着后面的狂风暴雨。他强打精神,装出一份孝子的模样,道:“那个……这个……”

“这个那个的什么呀?”铁锹老爸的话一针见血,道:“是不是想要钱?”

“不不不……不是要钱。给你电话,主要是儿子我想你了。”铁锹先是捡好听的说,然后才扭捏道:“要是皇阿玛能看在儿臣一片孝心的份上,给些赏赐……”

“行!既然铁阿哥张了嘴,你皇阿玛肯定给。”铁锹老爸说道。

铁锹没想到,老爸这次这么痛快。大喜过望之下,赶紧马屁如潮,道:“儿臣叩谢皇阿玛,恭祝阿玛身体康健,福如东海、寿与天齐……”

铁锹老爸不等他的马屁拍完,截口道:“我的手机快没钱了,你先给我充二百块钱话费。给你钱的事,充完话费再说……”

“啊!!”铁锹的嘴张得能塞进个冬瓜,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老爸,你刚才说什么?我给你充话费?我没听错吧?”

“对,你没听错。”铁锹老爸非常清晰的重复了一遍。

“皇阿玛,你是不是我亲爸啊?我哪有钱……皇阿玛……老爸……”铁锹冲着电话惨嚎,可是那边的电话已经挂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