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取钱风波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3506字
  • 2013-08-31 22:18:58

胖款爷回身一看,正是刚才坐在旁边的小吊丝。

“气性!(方言:神经病的意思!)”胖款爷咬着汉堡的大嘴,居然能清晰的吐出这句骂人话。

铁锹愣住了!说实话,他真没非要先办的想法。他跟着胖款爷过来,主要是受汉堡的牵引,闻着味不由自主蹭过来的。他申明自己是一百九十五号,不过是胖款爷背对着自己,他看不见汉堡,心里痒痒。想让胖款爷转身,好再多看几眼汉堡。吃不到嘴,闻闻味,多看几眼也好啊……

可没想到,胖款爷张嘴就骂人。

铁锹生气了,非常生气。他这段时间一直不怎么顺,女朋友推倒不成反遭劈腿,工作也是煮熟的鸭子却送给了兄弟,再加上脑袋里面住着个扫把星,脾气也见长。

“先生,我才是一百九十五号,请你到后面排号。”铁锹语气转硬了。

胖款爷左手拿着汉堡大嚼,右手拿钱往窗口里送,嘴里还含糊不清的骂着:“傻|逼吊丝,排你|妈的号……”

他说话的德行,就像电影《小兵张嘎》里面的胖翻译官。活脱脱一副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付钱,吃你几个烂西瓜算什么的模样。

铁锹怒了!丫,不讲道理还骂人,把自己当保护动物啦。

他上前抓住胖款爷的左臂往外拽,同时身体也往窗口的位置挤。可他和胖款爷的身材,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你能想象猴子和野猪较力的场面吗?

胖款爷卡住位置纹丝不动,被铁锹抓住的左胳膊还缓缓上提,直到把手里拿着的汉堡送到嘴边,大咬了一口。他一边得意洋洋地嚼着汉堡,一边用轻蔑嘲讽眼光看着铁锹。

那意思表达得很清楚,我就不排号你能怎样?

铁锹用力过度,脸都憋成了猴子屁股。他两只胳膊拉成了橡皮条,还没对方一只胳膊有劲,气得整个人猛然撞了过去。

“噗!”一声闷响。

铁锹撞在了胖款爷身上,如蚍蜉撼大树,还是有弹簧的大树,直接给弹了回来

胖款爷嘿嘿狞笑,左胳膊往怀里一带。铁锹又给带了回来,接着又弹出去……

“噗!噗!噗……”一连串闷响,铁锹感觉自己成了胖款爷的沙袋,被胖款爷爆捶。只不过捶他的不是拳头,而是肥肉。那种肥腻腻的感觉,好像吃了二百斤荤油,要多腻歪就有多腻歪,还不如被拳头捶呢。

“我跟你拼了。”铁锹咬着牙对胖款爷那张肥脸,猛地一拳挥出。

胖款爷下意识的闪头躲避,可铁锹的拳头却中途转向,砸在他拿钱的右手上。

厚厚几沓子毛爷爷漫天飞舞,极度吸引眼球。

“我|操|你|妈|的傻|逼吊|丝……”胖款爷的嘴就像排污管,什么脏话都往外喷。他一巴掌把铁锹扇了个筋斗,赶紧四处抓钞票。有不少钱掉在地上,就趴下往怀里划拉。

“哎呀,打人了……”

“保安,打人了,快来拦住他们……”

银行里的人,看事态扩大也叫了起来。

铁锹擦了擦嘴角的血丝,刚才胖款爷那一巴掌打得不轻,半边脸火烧火燎的疼。不过,他看着胖款爷撅着肥大的屁股捡钱,心里格外的快意,觉得就算挨打也值了。

“啧啧,可惜了啊……钱撒在银行里,要是撒在大街上多好玩。”铁锹站起身快意的笑着,还看了看扔在一边的汉堡,心道:“这个更可惜!”

“你们干什么?这是银行,你们两个注意秩序。”ICBC的保安终于在众人的叫声中出场,效率低下得令人痛恨。

铁锹指着趴在地上手忙脚乱的胖款爷道:“刚才叫号到我了,他过来插队。我不让,他还打人。”

说着,又仰起脸道:“你看,我的嘴都让他打出血了。”

保安看了看铁锹的脸,问:“你是多少号?”

铁锹把手中的号码纸递过去,道:“一百九十五号,这是我的号码纸。”

保安扫了一眼号码纸,又抬头看窗口上方的电子显示屏,确实显示为一百九十五号。他低声道:“你先办业务吧。”

保安虽没看到最初的一幕,但凭经验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无非就是叫号到了眼前的小子,那个撅屁股的胖子要插队,结果两人起了争执。

这种事很常见!

作为保安,他的权利顶多是劝解,闹大了还是要报警。所以,他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让铁锹去办业务,却不问铁锹的伤势,打算这样息事宁人。

铁锹撇了撇嘴,不置可否。不过,也没想继续较真。他转身拿卡,准备取那点可怜巴巴的零头利息。

铁锹和保安准备息事宁人,但是有人却不干。

胖款爷刚把掉在地上的钞票拢成一堆,转身就指着铁锹骂:“你个傻|逼,老子今天非找人砍死你。”

说着,拿着手机就开始拨号。

“先生,算了吧。”保安看胖款爷不依不饶,开口劝道:“你先点一点钱,看有没有少?”

保安这句话是好心,可胖款爷压根不理,反而瞪着眼睛冲保安骂道:“你知道老子是谁?敢管老子的闲事?要当看门狗就他|妈滚远点,不然一会连你也砍……”

银行里其他等着办事的人,有不少掏出了手机录像。还有很多人,对胖款爷流露出反感的表情。

有些人嚣张跋扈、横行霸道惯了,思维里根本没有低调、理智这样的词汇。尤其是丢面子的时候,更表现为天王老子老大,他老二。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算是一种醉酒状态。或者,说得更通俗些就两个字,装逼!

可是,装逼被雷劈啊……

铁锹的手在小肚子上重重拧了一把。

“小子,又吵醒我?”扫把星暴跳如雷的声音在识海中响起。他道:“你要是不给我个满意的解释,就等着倒大霉吧!我让你三年内喝凉水都塞牙……”

扫把星休眠总被打扰,非常的恼火。

不过,铁锹一句话就让他转怒为喜:“疯子,有生意上门,你做不做?”

“唔……既然有正事,那就不一样了。”扫把星面色大为和缓,声音也客气了许多。他道:“说吧,让我搞谁?是不是那个嚣张的胖子?”

“祖宗,不愧是得道仙人。这眼光杠杠的啊!就是那个胖子。”铁锹先送完了高帽,又道:“祖宗,晚辈跟您商量个事。这段时间我总给您送生意,能不能给点优惠。比如,消费一次,送两次……”

“困了,回去睡觉!你的倒霉事还是要发生啊……”扫把星打了个哈气道。

铁锹看扫把星要撂挑子,赶紧道:“呃,我不要优惠了。老规矩,还是一天精气。”

“这还差不多……盯着那个胖子……”扫把星捋着长势猥琐的山羊胡,道:“这胖子看起来确实讨厌,我加一倍的法力,给他来点狠的……”

随着话音落下,铁锹发现从眉心射出的紫色光线,居然达到了小指粗细,比前两次要粗的多。他担心的问:“疯子,我眉心的光不会让人看见吧?”

“放心吧,只有我们空间的人才能看见。”扫把星说到这里,忽然觉得不对。帮着铁锹搞人,应该借机涨价才对。现在不但没涨价,反而还加倍消耗了法力。

这不是吃亏了吗?

“这小子高开低走,先发制人,我被他黑了。”扫把星回过味来,心情很郁闷。可他不能反悔,因为他亲口答应了。而且,也不好明说。堂堂扫把星,脑子还不如个二货,说出来多没面子。但就这么吃哑巴亏,他又不甘心。

扫把星忽然很纠结,有了点胖款爷的戾气。不过,他来自异空间的先进文明,还常自称神仙,总不能因为被黑了就翻脸。他忍着气道“你小子,有事求我就叫祖宗,帮完了就喊疯子,下回老子一定涨价……”

“疯子,你是神仙嘛!就应该虚怀若谷唾面自干,这才有大仙的风范……”铁锹不以为意,施展贫嘴神功。以后的事以后说,现在的便宜先占着。

“我疯你个大头鬼……”

铁锹和扫把星进行激烈的意识交流,其他人却不知道。

胖款爷正冲着保安满嘴喷粪,忽然觉得浑身发冷,整个人就像冰库里冻了三天的死猪肉,哆嗦得话都说不出来。

保安以为胖款爷情绪太激动了。虽然眼前的胖子,人嚣张,嘴巴臭,他也无限反感。但凭多年的阅历观察,他知道这种人不是善茬,通常在社会还有点小能量。万一把这种人得罪狠了,说不定会遭到报复。他出来打工不过是养家糊口,还是想息事宁人,求个安稳。

“先生,请你保持冷静,再这样吃亏的是你自己……”保安还是劝胖款爷冷静。

“我……我冷冷……你……妈妈……”胖款爷哆嗦得语不成声,还在骂人。

铁锹现在懒得理胖款爷,他现在肚子越来越饿,想快点取钱去买方便面。

“你好,我要把卡上的钱都取出来。”铁锹把卡送进了窗口。

窗口内是位二十七八的女员工。她接过卡一查里面的金额,脸上表情很精彩,心道:“这人居然为了取四十九块九,跟那个有钱的胖子硬抗,真够愣的了。”

不过,她转念又一想,觉得铁锹做得对。那个胖子不但插队,还那么嚣张跋扈,张嘴就骂人。她也很讨厌这种有两个臭钱,就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恨不得铁锹把那个胖子弄得再尴尬些。

女员工麻利的把钱取出,虽然窗口因为安全原因,设计得不方便递出。她还是尽量用双手把卡和钱,送到窗口下方的U型槽内。

“四十九块九全在这里,请你拿好。”女员工客气的道。

“谢谢。”铁锹看着钱两眼放光,仿佛看见咕嘟咕嘟的浓汤中,翻翻滚滚面条,香气四溢。

铁锹流着口水正要离开,那个胖款爷骂道:“你他|妈给我站住……”

说着,还要冲过来打铁锹。看样子他这块死猪肉,从冰库里出来了。

“先生,够了。”保安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他拦在胖款爷身前,冷冷的道:“你再这样,我要报警了。”

胖款爷还没说什么,大厅门口有三个穿着很正常,但头发很非主流的人,却紧张起来。

其中一个满头乱发挡住大半个脸的人,向身边两个同伴使了个眼色,忽然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手枪,对着胖款爷就是一枪。

他大喊道:“抢劫,谁也不许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