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聊聊别的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200字
  • 2013-06-04 21:03:22

喝吧,敞开了喝!往死了喝!胃出血不算啥了,把胃喝成网兜才算到位。

多桑早就醉过去了,趴在桌上鼾声四起,睡得像头死猪。

喝酒的变成了铁锹、陆耳,还有步戟和张晨。四个人推杯换盏,你一瓶我一碗的毫不相让。铁锹今天酒品爆发,喝得不知超量多少倍,酒喝到嘴里越来越像水。这时候要从他身上抽血,估计抽出来的都是酒精。可他偏偏就是不醉,不但不醉还越喝越勇飘飘欲仙。

铁锹两只眼睛好像是两个大红灯笼,死盯着陆耳。一边跟他拼酒,一边防着他偷奸耍滑,也干出什么拿水当酒的事情。

陆耳被喝得差点口吐白沫,就连步戟和张晨这两台人形抽水机,陪着喝都有点吃不消。

既然喝不过,就侃大山吧。至少说话的时候,嘴巴能少喝点酒。

陆耳挑头,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大家从世界军事侃到了中东战火,又从世界历史聊到了上下五千年。从西方美女的身材三围,一直侃到了华夏美女的丝袜内衣,最后又侃到了华夏功夫……

铁锹和陆耳在功夫方面产生了激烈争执。一个说螳螂拳厉害,一个说猴拳无敌。

争到酣处,两人都说要比划一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才能分出高下。

步戟和张晨劝不住,又怕这两人打起来。于是,提议只是文比不要武斗,各自比划两下点到为止。

铁锹二话不说,窜上板凳就耍了一套螳螂拳。虽然耍的摇摇晃晃,还真就没掉下来。最后耍完,还摆了个金鸡独立的造型。那姿势说不清楚是鸡还是虫,反正说什么都行,至少他还立的住不倒。

陆耳遇上铁锹就是个悲催的命,不但游戏中被虐得裸奔,喝酒也好不到哪去。铁锹耍完了螳螂拳,他也跳上凳子耍猴拳。可耍了没几下,就从板凳上一头栽进了桌子底下。步戟和张晨再加上铁锹,三个人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拖出来。

铁锹一按他肚子,他就吐出一道水柱,再一按又吐一道……这模样知道的是他喝多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从河里捞上来。

陆耳不时还迷迷糊糊的蹦出句家乡话:“铁锹,劳资一定砍森恩撒,娘尼再抢额长辈,给次尼定让恩诺奔……”

(铁锹,老子一定砍死你撒,让你再抢我装备,这次一定让你裸奔……)

“他叨咕什么呢?”铁锹问步戟和张晨。

步戟和张晨对视了一眼,干笑道:“他说你游戏玩得好,喝酒够爽快,螳螂拳也无敌,非常佩服你……”

“真的?”铁锹很怀疑的问。

“真的。”步戟和张晨一起点头。

“无所谓了。”铁锹知道这俩家伙在忽悠自己,他也不在乎。

铁锹往凳子上一坐,端起二锅头道:“来,咱们接着喝。”

“还喝?”步戟和张晨很想问问铁锹,是不是出来喝酒没带胃。五个人喝到现在,趴下了俩。他们两个都有些头晕,铁锹怎么还像打了激素似的,越喝越兴奋。

“当然要喝!”铁锹咕咚咕咚往嘴里倒了小半瓶二锅头,道:“一斤二斤簌簌口,三斤四斤不算酒……呃,这点酒算啥啊?咱们是越喝越年轻……来,该你们喝了……”

三人又喝进去六个二锅头,桌上不论是白酒还是啤酒,全都一扫而空。

步戟和张晨的舌头也有些大了,正要说喝得差不多了。

老板和服务员拎过来一大箱啤酒,道:“几位兄弟海量,这是我答应赠送的啤酒,不要钱。你们喝个痛快……”

一大箱子啤酒二十四瓶。

铁锹两眼放光,亮度从红灯笼直逼探照灯,道:“好,今天不把这箱酒喝完,咱们不走。你们谁要是走,谁特么就不是男人。”

他从箱子里捞出一瓶啤酒,咬开瓶盖,道:“咱们一人一瓶,我先干为敬!”

说完,仰脖就往嘴里倒。

步戟和张晨傻了。

这是要喝死啊!再这么喝下去,就算他们是人形抽水机,也扛不住了。

步戟急忙道:“铁哥,悠着点。咱们别光喝酒也聊聊天,喝闷酒多没意思啊?咱们边喝边聊,这酒才喝得有意境。”

“聊什么?”铁锹放下酒瓶,打了个悠长响亮的酒嗝,道:“刚才不是说螳螂拳无敌了吗?难道你们还想耍一套别的?要是那样,你们就是逼我出绝招了……庐山升龙霸!天马流星拳!汽车人变形出发……”

说着,铁锹开始挥舞酒瓶。

“螳螂拳无敌,螳螂拳无敌……”步戟赶紧拉住铁锹的胳膊,道:“咱们聊聊别的……对了,铁哥,能不能给我们讲讲你和莫颜的恋爱传奇?尤其是爬女生宿舍那段,我们都不太清楚呢……”

“莫颜……”铁锹在酒精作用下的亢奋情绪,瞬间沉寂。这段时间,他把莫颜的名字深深地藏在心底。他知道无法遗忘,只能小心的不去碰触。

“对,给我们哥俩说说。”张晨也过来凑热闹,还拿个空酒瓶子当麦克风,作采访状。

铁锹沉默了好一会,才苦涩一笑,道:“聊点别的吧。”

“聊别的多没意思,就聊男女关系才过瘾,越香艳越好。”张晨笑得猥琐加淫荡。

“对对,就聊这个。”步戟也跟着帮腔,一脸饥渴。

“我的爱情,你们这种俗人档次不够,明白不了。”铁锹摇着头拒绝。

他能说什么呢?难道告诉这两个猥琐男,莫颜嫌弃自己没用,跟高帅富跑了吗?

步戟和张晨心里暗骂:“我们俗个屁!你还不是爬女生宿舍,被人用保温瓶给砸下来了?这点破事谁他|妈不知道?”

不过,俩人常在酒桌上混,经验丰富,深知天大地大喝醉的人最大,还是别跟喝醉的人叫板。他们连铁哥都叫了,也不在乎铁锹损他们一顿。

“是,我们档次不够。”步戟咧着嘴重重点头,道:“这种纯洁的男女关系,也不适合咱们这些大老爷们。铁哥,咱们谈谈找工作的事吧。多桑已经有了好地方,你有什么打算?是不是早就成竹在胸啦?”

说着,他在桌子底下踢了张晨一脚。

张晨正在啃鸡翅膀,有些莫名其妙的问:“你踢我干什么?”

步戟瞪着张晨,频频使眼色。

“哦,这是让我帮腔,唱二人转。”张晨明白过来,急忙附和道:“对,男人就应该以事业为重。只要有了事业就有了钱,男女关系还用谈吗?直接就干了。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晚上上床不用关灯的……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