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不敢赖账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243字
  • 2013-08-31 22:16:30

铁锹来到车站等车,准备回学校。他正靠着站牌志得意满的吹口哨,扫把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小子,鼻屎男老子够倒霉的吧?”扫把星在盘腿坐在大扫帚上,在识海中飘飘浮浮。他道:“这一撞,至少进医院躺半个月。不中风,也要少口气。”

“啊……这事是你搞的吗?”铁锹一阵嗬嗬嗬的干笑。

“你说呢?”识海中的扫把星,脸色变了。他从屁股底下抽出大扫帚,阴阴的道:“你不会以为门是自己坏的吧?”

“我就是这么认为的……”铁锹咽了口吐沫道。

“哟嚯,你小子想赖账啊。”扫把星手一挥,大扫帚蓝白色光芒大放。

铁锹眼前忽然浮现出,扫把星横眉立目举着大扫帚的样子。

“别别别……别让人看见你……”铁锹害怕了,说话都有点哆嗦。当初被扫把星毒打**的记忆,跃然心头。

“放心,我用了法力。除了你以外别人看不见我。”扫把星的大扫帚周围,开始闪烁出细小的霹雳雷电。他道:“小子,知道赖我账的人,会有什么下场吗?”

“什……什么下场?”铁锹硬着头皮问。

“两千多年前,你们华夏的大秦朝有人赖账。我用了点法力,他被五马分尸。四百多年前,欧洲还有个想赖账的人。我用了点法力,他被活活烧死了。三百多年前,还是你们华夏有人赖账。我用了点法力……”扫把星的话还没说完,铁锹颤微微的道:“你就直接说他怎么死的吧……”

扫把星阴森森的道:“凌迟!”

铁锹感觉心律不齐,嗓子眼发干,后脊梁冒虚汗。总之一句话,他害怕得要死!

按理来说,铁锹中药丸子加洗发水吞服,已经死过一回,对死亡的威胁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这次不同,他想赖账,所以心虚。心虚,就容易害怕。

唉……心理素质不过关呐!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决定紧跟形势。对于敢赖账的人采取点新花样,争取做到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比如,霹雳扫把棍**,满城尽带黄金甲。”扫把星手中的大扫帚,噼里啪啦的闪着电弧。他问:“小子,你想不想赖账啊?”

“咱……咱的人品响当当,怎……怎么会赖账……”铁锹结结巴巴的道。他决定付账,谁让他找扫把星帮忙呢。

“那你刚才……”

“我刚才就是希望祖宗能温柔点……人家怕嘛……”

“哼!小样,敢跟我叫板?不吓唬吓唬你,就不把我当盘菜。”扫把星看威胁见效,心中得意。他法力一收,身影渐渐虚化。

“嘶……”铁锹忽觉阵阵发虚,浑身的力量迅速流失,如同感冒发烧40度,整个人成了团轻飘飘的棉花。他知道扫把星开始抽精气了,呻吟道:“一天精气,你不能多抽……”

话还没说完,他腿一软,扑通跪下了。

铁锹前方是个五六岁的小孩,手里正拿着棒棒糖舔得开心。他看铁锹跪下,急忙把棒棒糖藏在身后,紧张道:“糖是我的,跪下也不给你吃。”

铁锹头昏眼花,勉力道:“我不要糖……”

“那你给我跪下干什么?”

“我祝你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小孩松了口气,舔着棒棒糖道:“朕知道了,爱卿免礼平身吧……”

“我靠,你个小破孩……”铁锹两眼翻白,被抽得厥过去了。

他厥过去的时候,好像听扫把星说:“小子,这次用法力帮你,生成的两件倒霉事。一件已经发生,就是那个女的给你脑门一家伙。另一件晚一些才会发生。别说我不提醒你,倒霉事发生得越晚,倒霉的力度就越大。你自己小心吧……”

傍晚,学校食堂开饭的时候。

两个大师傅,正较着膀子抬一大桶免费汤,看见铁锹冲进食堂,立刻往回转。

“快回去,不然今晚又没刷锅水喂猪了。”

铁锹照例又是一阵狂吃猛塞。扫把星抽完了精气,他的肚子就成了无底洞,总觉得吃多少东西都不够。

最后铁锹把兜里的钱吃得干干净净,才拎着两大塑料袋米饭,在学生和大师傅吃惊的眼神中,施施然的离开了食堂。他出门的时候,还从发呆的学生那里,顺走了一碗酸辣粉……

晚上宵夜,可以酸辣粉泡饭了。

铁锹顶着青里发黑的脑门回到寝室,多桑正在计算机前发简历。他把米饭和酸辣粉往多桑面前一扔,道:“吃了没有?没吃就泡着吃点。”

多桑打开袋子一看,米饭和酸辣粉。他问:“你弄这么多米饭干什么?”

“面试失败,我化悲痛为食欲。”铁锹坐在床上打火点烟,道:“酸辣粉的汤给我留一半。”

多桑找了个碗盛饭泡汤,一边吃一边问:“是不是鼻屎男选上了?”

“嘿嘿……不是他。”铁锹得意的笑。

“嗯?”多桑有些奇怪,他咽下嘴里的饭,问:“不是鼻屎男是谁?”

“我也不知道是谁。”铁锹吐了个烟圈,坏坏的道:“但我敢肯定,绝对不是鼻屎男。除非,思考者集团彻底不要脸了。”

“怎么回事?”多桑饭也不吃了,很感兴趣的凑过来,道:“你给我说说。”

“听评书要付费!”铁锹伸出一根指头晃了晃,开出了价码,道:“一个方便面,要你藏在箱子里的来一桶,不要外面放着的便宜货。”

“靠,准了。”多桑虚踢了铁锹一脚,催促道:“快说。”

铁锹把下午面试暴打鼻屎男,还有黑鼻屎男老爸的事说了。期间不乏无限美化自己形象的描述。比如,保安恭恭敬敬送他出门,他都走出老远,保安还鞠躬保持敬意。鼻屎男老爸昏迷前还感激他,没有让儿子滑向罪恶的深渊……

铁锹吹得眉飞色舞,多桑却面色古怪,一声不吭。

铁锹不高兴了,道:“老二,我说得口干舌燥。你听了这么半天,就算没崇拜得爱上我,也应该喊个好捧场吧?”

“老四,你真说鼻屎男老爸偷看方雨洁上厕所了?”多桑怀疑的问。

“那当然,不往他身上扣屎盆子,能把鼻屎男干掉吗?”铁锹嘴角撇成了下垂的西葫芦,表达对多桑不相信的鄙视和不满。

多桑用看稀罕物的眼神,看了铁锹好一阵,才叹道:“你说人家总经理这话,还能不坐轮椅自己走回来,不能不让我怀疑。如果你说的是真话,等于证明了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这句老话……”

“我靠,你还想不想听?”铁锹瞪着眼睛问。

“想。”

“那好,两个方便面。”

“你刚才不是说一个吗?“

“哥现在不高兴,要涨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