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往日情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274字
  • 2013-09-01 18:32:05

方雨洁的办公室,陈主管坐在桌前,有些头疼的揉着太阳穴,道:“方总,这么处理是不是过了?”

站在窗前看远处风景的方雨洁,转过头嗔道:“大陈,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你就不能叫我小洁吗?”

这种罕见的情绪化表情,哪怕赵明月也不常见。可惜,方雨洁这番神态完全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好的,方总。”陈主管依然愁眉苦脸,甚至把脑袋杵在了桌子上,道:“不管怎么说,毕主管也是集团多年的老员工,这么处理稍微有些重了。我觉得扣罚奖金和降职就可以了。另外,这个铁锹实在不宜招入。”

方雨洁微微的叹了口气,对陈主管的态度有些失望。她又转头看着窗外,道:“我刚回国的时候,我爸曾跟我谈过集团的问题。他觉得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集团到了最强盛的时候,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但活力不足,还有些走下坡路。近四年,集团对新产品的研发投入逐年增加,但研发速度却逐年下降,这就是一个信号。而且,人事固化和内部人际关系也越来越复杂。他希望我能改变这种现象,不然会严重影响集团的未来。

大陈,你在国外的时候锐气十足,曾为了我的论文不合格跟导师据理力争,针锋相对。哪怕冒着不能毕业的风险,也在所不惜。我劝你说,算了,大不了重新弄一份。但你坚持认为那是一篇优秀的论文,只不过没有顾忌导师的观点,才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还鼓励我不要低头,坚持斗争到底。这件事……还有你和我之间很多事,都是我美好的回忆……大陈,至今为止,我一直觉得在国外碰到你,成为你的同学,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方雨洁说到后面,不知道还是不是在谈工作。反正,她的语气越来越温柔。甚至有点像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望着远处暗恋的邻家大哥哥,小声的表达爱意。带着既期望对方抬头看着自己,又怕邻家大哥哥真知道自己心思,说不出的矛盾和羞怯。

陈主管听着听着,神情有些恍惚,也露出同样的温柔之色。但片刻后,好像想起了什么,急忙发出一阵干咳声,打断了方雨洁的话,转而谈工作。他道:“咳咳……方总,我们谈工作。关于毕主管这事,我觉得还是要慎重,毕竟他是老员工……”

“慎重?还要怎么慎重?难道因为毕富剑是老员工,就可以违反公司规定,安排他儿子面试?而且,他还在人事行政方面上下其手,贿赂小王替他遮掩。我只是让他提前退休,不但保全了他的面子,待遇也照旧,这还不够慎重?”方雨洁看陈主管又装出一副逃避的老样子,恨恨地剜他一眼,发泄道:“你只比我早回来半年,已经被同事称为点头派了。再这样下去,你是不是也要变成和毕富剑一样的老员工?”

说到这,她又意带双关的问道:“大陈,你能不能像在国外那样,稍微勇敢一点?只要你勇敢一点点,我就答应……”

“咳咳……”陈主管照例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不顾方雨洁的失望,道:“方总,你也说了,那是在国外。反正得罪了老外,大不了回国。他们也不能咬我,是不是?可这是在国内,是在自己家,有些事还是要悠着点,不能太草率。说不定,你会有更好的选择……呃,我真的是在说工作……”

他这最后一句话,还不如不解释。

方雨洁怒意勃发,恶狠狠的问:“陈元明,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主管的全名,叫陈元明。

“呃……谈工作……我是在谈工作……”陈主管干巴巴的道。

“好,今天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我、我扣你这个月的工资。不,扣你一年的工资……不,扣你一辈子,我扣死你……”方雨洁发飙了。

“咳咳……方总,您手下留情……”陈主管看方雨洁真生气了,急忙道:“我觉得对毕富剑的处理英明果断,不用再改了,我支持您的决定。但这个铁锹,绝对不能招进来。不管因为什么,面试的时候大打出手都不应该。招他进来,会引起其他同事的非议。”

“可这件事,毕竟是毕富剑有错在先。”方雨洁道。

“但毕富剑的错误,不能成为他打人的理由,他完全可以采取更沉稳的做法。”陈主管正色道:“我怀疑他用这么激烈的手段,有其他的动机。而且,他的专业基础并不好。第三环节的专业评测,毕石楠的作品最成熟。至于铁锹……如果不是你让我特别照顾,我不会把他的作品排在第二位。”

“你觉得谁应该排在第二位?”方雨洁问。

“那个叫多桑的不错。”陈主管道:“虽然他设计的作品,完成得心不在焉。但就绘画功底看,他是十个人当中最好的一个。”

方雨洁不是不知道,这时招铁锹进来不合适。她这么说,主要是想看陈主管在自己面前,锋锐十足的样子。这让她感觉回到了以前,两人在国外一起上学的日子,份外的温馨。

“可是,铁锹在招聘会帮过我。”方雨洁故意显得犹豫,小女儿神态十足。

犹豫往往意味着弱小,进而就会期待保护。

这种神态如果让其他员工看见,一定惊掉下巴。如果铁锹看到,说不定对方雨洁的气场,就此免疫。

“帮过你是应该报答,但报答的方式很多种。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完全可以给他一笔钱。”陈主管想了一下,坚持了自己的意见。他道:“我跟这个铁锹见过。虽然见面的时间很短,但从他的表现看,属于有心计头脑快,还胆大妄为的人。这样的年轻人,多经历些社会磨炼,让心性变得沉稳。对他们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

“大陈,你现在说话的样子,越来越像我爸了。”方雨洁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着笑意。

陈主管也恍若回到了和方雨洁一起上学的日子。他顺口问:“是不是特别的沉稳?”

“是特别的没精神。”方雨洁笑道:“我爸瞌睡虫上来的时候,跟你说话的样子差不多。”

她说完这句话,双臂抱胸,准备欣赏陈主管尴尬的表情。

陈主管口中,需要多经历磨炼的铁锹,现在正经历一场磨炼。

不,应该说是倒霉。

铁锹暴打鼻屎男搅和了面试,还把鼻屎男老爸也拉下马,自己却只挨了一文件夹。虽然脑门也被打得够呛,但跟鼻屎男父子比,还是相当划算。至于搅和完了,能不能让多桑有机会,他心里没谱。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作为好兄弟,他已经尽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