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原来是你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233字
  • 2013-08-31 22:13:01

鼻屎男老爸和小王来到众人面前,先是点了五个人的名字,感谢他们来公司面试,请他们去一楼大厅拿小礼物。

铁锹一听没有鼻屎男的名字,知道这五个人已经挂了。他纳闷的是,为什么自己和多桑还在?难道那个素未谋面的鼻屎男老爸,准备大义灭亲,公平公正的面试?

听完了多桑告诉自己的事,铁锹觉得这种可能性为零。再看鼻屎男坐在那稳如泰山的样子,这种可能性从零变成了负数。

被点到名字的五个人,有心思灵醒的已经反应过来,为什么他们有小礼物了。这等于上刑场枪毙前的断头饭。

刚才跟铁锹聊得最好的学生也在其中,他垂头丧气地站起身准备离开。坐在他旁边的铁锹,拍了拍他的胳膊,安慰道:“李兄,节哀。在这个拼爹时代有礼物拿,就不错了。”

姓李的学生知道自己被淘汰心情奇差,只是草草地应付了一句:“祝你好运。”

就和另外四个被淘汰的人,跟小王向电梯走去。

铁锹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坐在圆桌旁的人肯定都能听见。剩下的两个面试的学生,以为他在展现幽默感,所以没往心里去。他们脑子里想的,都是下面的面试。

鼻屎男却身形一抖,稳坐钓鱼台的架子差点绷不住。

鼻屎男老爸也心里咯噔一下,感觉有些不安。他联想刚才铁锹看着自己时,充满嘲讽和敌视的目光,心里不安的感觉越发浓重。

当时,他以为铁锹那么看自己的眼神,只是一些参加面试的人,常有的不成熟心态。

因为,有些参加面试的人会拿负责考核的员工,跟自己的专业能力对比。如果发现对方还不如自己,内心往往会不服气。如果掩饰不好,就会下意识的显露出来。这种情况,在专业技能要求很高的面试当中,比较常见。

现在看来,铁锹的话不像是单纯的开玩笑,而是意有所指。

“难道这两个瘪三,把小楠说的话当真了?就算当真又如何?为了小楠能参加面试,我让他把简历里的父母名都改了。就算有人查户口本都没用,老子就是管这事的……”鼻屎男老爸虽然觉得铁锹的话,不像是单纯的开玩笑,而是意有所指。但又觉得儿子的事情,安排得天衣无缝。单凭铁锹这种捕风捉影、无凭无据的话,就算意有所指也翻不了天。

鼻屎男老爸盘算了一圈,心里的不安淡化不少。他用眼角的余光瞥了铁锹一眼,暗道:“这小子绝对是个祸害,越快找个借口让他滚蛋越好!”

铁锹没注意鼻屎男老爸偷瞥自己,就算注意到了也不在乎。多桑说了,这次面试只招一个。鼻屎男有爹当靠山,最后十有八九是这个人渣过关。

而且,鼻屎男还跟他爸告了黑状,要搞掉他们。他和多桑,无非就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

不过,正因为如此。卸掉心里负担的铁锹,反而格外的放松了,甚至有些肆无忌惮。他手里拿着根烟把玩,不时还放鼻子底下闻闻。

这烟本是多桑拿出来要抽,当时铁锹觉得太嚣张,就抢了过来。现在知道了面试的黑幕,他反而比多桑还嚣张。鼻屎男老爸就在眼前,也一点不避讳。要不是觉得公共场所吸烟不好,他现在都要点着仙两口。

当然,铁锹不知道面前坐着这位手捧大搪瓷杯,还笑眯眯的胖老头,就是鼻屎男的老子。对方和一个美女从电梯出来的时候,他正为得知面试黑幕满心愤懑。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想法,放过了美女,却对胖老头狠瞪了几眼。

没想到这胖老头不但不介意,还冲着他回报善意的笑脸。这让心情逐渐平复的他,颇有些不好意思。

铁锹决定跟胖老头聊聊,借机表示一下歉意。他随便找了个话头,道:“老人家,您在这干很多年了吧?”

鼻屎男老爸微微一怔,心道:“这个瘪三居然问起我来了?到底谁面试谁啊?不过,安抚一下这个瘪三也好,省得他破嘴瞎嚷嚷。虽然改变不了什么,但也挺烦人。”

想到这,他做出一副和善的模样,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是从您的个性茶杯推理出来的。”铁锹举起了大拇指,做了个赞叹的表情。

鼻屎男老爸看了看手里的搪瓷大茶杯,心中暗怒:“你这个没教养的瘪三,敢跟我没大没小的开玩笑?”

口中却呵呵笑道:“这个茶杯从我一进公司就跟着我,快三十年了。质量相当好,这么多年除了掉点漆,一点毛病没有。不像现在的杯子,花里胡哨看着挺好,质量却差得很……”

“老人家,你这就武断了。”铁锹看胖老头挺健谈,贫嘴也就开闸了。他道:“新杯子也有质量好的啊!您看现在的不锈钢杯,美观大方还轻便结实,功能也多,有的还能真空保温。不过,您老人家说的也有道理……”

铁锹说到这,斜眼看着鼻屎男道:“有些新杯子,确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外表看着漂亮,实际上就是渣。”

鼻屎男老爸听出铁锹是在暗讽儿子,心头愈加恼火。他本想呵斥铁锹两句,又怕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多了,会对儿子有影响。于是,转移话题道:“你要抽烟的话,去其他楼层的专门吸烟室。空中花园,禁止吸烟。”

“我没抽烟呐。”铁锹很无辜的道。

“那你手上拿的是什么?”鼻屎男老爸感觉对着铁锹,装好人忒累。

“烟。”

“那你还说没抽?”鼻屎男老爸再三忍着气问。

“我没点着,当然没抽啊?”铁锹的语气不但无辜,还委屈。

“……哦嗬嗬嗬……你的反应很快,不错,不错,我很喜欢……”鼻屎男老爸不知费了多大劲,才说出这么一句赞赏的话。

“我就知道您老人家是在考验我。”铁锹顺着杆就往上爬,很天真的问:“这是什么发散式思维评测吧?考察忽悠能力,我懂……”

鼻屎男老爸血压暴升,想吐老血。

两人貌似聊得开心,鼻屎男眼睛瞪得溜圆。他差点跳起来冲他老爸喊:“你老糊涂啦?跟铁锹聊个屁?我才是你儿子!!”

抛开两个打酱油的不算,铁锹、鼻屎男、还有他老爸,都没注意旁边低着脑袋神游太虚的多桑,忽然双拳紧握,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胖老头说话的声音,他印象太深刻了,跟在厕所里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

多桑慢慢抬起头,看着鼻屎男老爸,眼中的敌意赤|裸|裸的不加掩饰。

他暗道:“原来是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