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惊闻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191字
  • 2013-08-31 22:11:47

鼻屎男趾高气昂,向办公大楼的台阶走去,步伐如鬼步舞行云流水。他来到大门前,装了感应器的玻璃门,自动向左右打开。进门之前,他转身做了一个枪毙的手势,嘴里还“啪啪”的配音。

虽然说了不该说的话,但说出来的话也不能捡回去。而且,那两个该死的diao丝也被震住了,吓傻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舒心。所以,他觉得表现的再嚣张些也没什么。

铁锹等鼻屎男在视线里消失,自动门也关上了,才气呼呼的道:“多桑,鼻屎男居然敢鄙视你?你就这么忍啦?”

“我觉得他鄙视的是你。”

“你白内障啊?枪毙的手势明明指的是你。”

“无所谓,要是能让我在这上班,枪毙我都行。”

“其实,我也这么想。只要能让我在这上班,枪毙你都行。”

“……”

两人没心没肺的斗嘴,不过是为了掩盖面对嚣张人渣无能为力的抑郁。同时还有得罪了鼻屎男,会不会影响面试的恐慌。

“如果是在学校,非把他打出屎来。”铁锹心中暗骂。

“我们也进去吧。”多桑招呼道。

“可惜,这不是学校。”铁锹抬头看了看眼前高大华丽的办公楼,迈步踏上了台阶。

铁锹和多桑站在玻璃大门前,微微有些喘息。

“我这宅男的体格有点虚。”铁锹平复着呼吸,道:“这才十五个台阶,就累成这样。”

铁锹虽然这么说,但他知道自己不是虚而是又有点紧张了。

多桑没有说话,只是透过玻璃门死死盯着里面宽阔的大厅,眼中满是渴求。

“进去吧。”铁锹调节了紧张的心情后,轻轻推了他一把,道:“我们也有机会。”

多桑面色坚毅,大步向前走去。

铁锹也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的向前迈步。

“咣!”

“嘭!”

“我X,不是自动门吗?”

“唔……我的鼻子。”

两人一个弯腰揉额头,一个蹲地下捂鼻子。

铁锹再也忍不住了,刚才一直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贫嘴开闸了。

“我靠你个烂门,老爸不在这上班就不让进啊?信不信我进去找个儿子再找个孙子,给你们凑齐祖孙三代……”

铁锹正指着玻璃门狂躁,大厅里坐着的四个前台妹子,看大门处发生意外都站了起来。有两个已经一路小跑着过来,高跟鞋的脆响连成了一溜鼓点。

“小心,门是坏的……”铁锹虽然脑袋撞得嗡嗡响,但护花基因发作,赶紧提醒。

没想到两个妹子从旁边的侧门转出来了,根本没走自动门。

“你们没事吧?”一个妹子关心的问。

另一个妹子去扶还蹲在地上的多桑。

“你们这门是怎么回事?”铁锹的脑门一片乌青,现在还有些晕,刚才撞得确实够狠。

妹子伸手推了推门,道:“可能是坏了,我们这就通知人来检修。”

“你们先检修我吧……”铁锹揉着额头道。

“好的,休息室有急救药品,我们这就带你去。”妹子的态度无可挑剔。

“到底是大公司的人啊……人长得也挺水灵……”铁锹暗中叨咕,心态从狂躁恢复到正常水平。他道:“我没事,你看看我同学,他好象挺严重。”

“我也没事。”多桑放下捂鼻子的手,平时看起来又高又挺的鼻子,现在不但发红,还高了半寸,好象喝了几十年酒的酒糟鼻。刚才他那一撞还牵动了泪腺,这会泪流满面,看起来相当悲惨。

“呃……你们还是跟我去休息室吧。”妹子看两人撞得确实不轻,还是好心的劝道。

“我真没事,一会就好了。”

“我也是。”

“那好吧……你们来我们公司办理事务吗?”妹子善解人意的问道。她看铁锹和多桑坚决不肯去休息室,还面露焦急之色,知道两人可能有急事要办。

“呃,我们来面试。”铁锹说到面试,心情更平复了。何止是平复,神态都有点低调到恭谨。

“请让我们帮你们登记。”妹子主动推开旁边的侧门,客气地请两人进去,表现出良好的职业素养。

铁锹和多桑进入宽敞明亮的大厅,墙壁挂满了宣传产品的巨幅广告。周围不时有穿着统一蓝色工装的员工走过。虽然一个个脚步匆匆,但神情镇定。说明思考者集团的管理非常到位。员工虽忙不乱,而且对工作非常认真投入,这点从他们行走时的状态就能看出。这样的企业只看精神面貌,就能让人的认同感大增。

铁锹一边打量四周,一边跟前台妹子说自己面试岗位等资料,让她登记。

这时,多桑问前台妹子,道:“对不起,请问洗手间在哪里?我想去洗洗脸。”

他刚才泪流满面,现在泪水虽然干了,但都是泪痕。

前台妹子指着洗手间的方向,道:“前面右拐,第二个门就是。”

多桑点头称谢,去了。

铁锹则留下跟前台妹子说他的资料,帮着多桑登记。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多桑才面色苍白的回来。

“你怎么才回来?面试马上要开始了……”铁锹刚埋怨了两句,看多桑的脸色不对,问道:“怎么啦?”

多桑摇头不语。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前台妹子看多桑脸色白得吓人,也问了一句。

“不用了,谢谢。”多桑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不但笑得跟哭似的,还带着几分狰狞。

前台妹子带着两人来到电梯旁等电梯。

多桑的脑海中,不时闪现刚才洗手间发生的事。他在洗手间匆匆洗了把脸,忽然腹内便意紧急。他怕憋着会影响面试的状态,所以准备找个蹲位解决一下。

由于是早上,洗手间刚刚打扫完,很多蹲位的水还没干。多桑怕弄湿自己的裤脚不好看,想找个干爽的蹲位。他连着找了好几个,才在最里面找到一个相对干爽的蹲位。可能是这个蹲位靠着窗,风干得快些。

多桑关上拉门,褪下裤子就是一顿狂风暴雨。便意就像山洪暴发,来得快去得也快。他正准备来去冲冲,厕所门一开,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

其中一人道:“爸,这事真的不怪我。”

多桑一怔,听出了这个声音是谁。

鼻屎男!

这时,另外一个人的声音骂道:“闭嘴,我在家跟你说多少遍了,在公司别叫我爸。”

“叫不叫你也是我爸……”鼻屎男咕哝道。

“闭嘴。”鼻屎男的爸爸低声喝止,道:“去看看有没有人。”

“哦……”

接着,多桑听见蹲位拉门一个个被推开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