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涛声依旧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280字
  • 2013-08-31 22:10:22

铁锹被多桑吓得够呛,正想再详细了解一下他的面试情况,前台文员却走过来道:“铁锹先生,请跟我来。”

“我想上厕所……”铁锹哭丧着脸道。

前台文员一脸的错愕。

“我……我懒人屎尿多……我的意思是一紧张就想上厕所……我,你明白吧……”铁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旁边坐着的多桑随手拿起一张报纸遮住了脸。

八开的报纸,左面版面新闻“请大家伸出手,让世界充满爱,明星关注启智学校的弱智儿童。”右面版面新闻“精神病院的病人流落街头,到底是谁的责任?”报纸中缝,还登着精神病院的热线电话。

“好吧,你跟我来。”回过神,前台文员带铁锹来到公司门口,看起来是在给他指厕所在哪里,实际上却低声道:“如果因为紧张才想上厕所,最好等面试完了再去。主管正在等你,让他等太久不好。”

“啊,你……”铁锹有些迷糊,看着前台文员不知说什么才好。他本已做好被轰出去的准备,却没想到对方好心出言提醒。

“那天你在厕所门前很勇敢。”前台文员微笑道。

铁锹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提醒自己了,原来招聘会那天她也在。他想想,算上昨天面试时的提醒,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也许,这就是好心有好报吧!

虽然,他那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投简历。

“我……我还是先面试吧。”铁锹心中又鼓起了点勇气。

“好,跟我来吧。”前台文员在前头带路,铁锹在后面迈着顺拐的螃蟹步,亦步亦趋的跟着。

虽然,铁锹走路的姿态,看着不太美观。但对于他现在来说,能忍着不去厕所已属难能可贵,实在没办法做得更好了。

“这是铁锹,来面试的。”前台文员跟主管介绍道。

铁锹一看这个主管,就知道刚才多桑让自己画的是谁了。鼻子大,龅牙嘴唇厚,还带着瓶底眼镜,长得丑的人,不就是他吗?

铁锹在看主管,主管也在打量他。刚才铁锹那“雄姿英发”的步伐,给主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好,欢迎来我们公司面试。”主管虽然心里别扭,但还是彬彬有礼的伸出手。

“哦,你好。”铁锹赶紧伸手相握。

两人双手紧握,气氛看上去很友好亲切,但主管脸色怪异。

主管不是左撇子,所以很正常的伸出了右手。铁锹却是在顺拐,伸出的是左手。如果把背景从办公室换成荒野,两人就能上演著名电影《断背山》中的一幕。

主管虽然不如昨天那家公司的经理级别高,但水平却更胜一筹。他淡定的道:“请坐,我看看你的资料。”

一句话,就让铁锹乖乖坐下,从这种难受的局面中摆脱出来。

“我看看……看看……”主管嘴里念叨,手却在噼里啪啦的打字。他是在QQ上给刚刚出去的前台文员发消息:“小美,来面试的是残疾人吗?”

小美是前台文员的名字。

“不是啊,怎么啦?”前台文员问。

“这人有点古怪。”主管道。

“他应该是紧张吧。”前台文员回道:“应届毕业生刚进入社会,紧张很正常。”

主管抬头看了看木然呆坐的铁锹,冲他善意的笑了笑,又低头写道:“我看这人不行。”

“我跟你说,那天就是他装女人替我们解围。要是可以的话,你就给他个机会吧。”前台文员的心很好。她道:“晚上,我请你看电影。”

主管有些头痛的捏了捏眉心,妥协道:“好吧,只要他精神正常,我就给他一个机会。但不能太过分,不然BOSS那关过不去。”

“你真好。”前台文员发了个飞吻的表情。

“看完电影,我们烛光晚餐,好不好?”主管问。

QQ上一个调皮的鬼脸,在他面前晃呀晃。

主管坚定了信心,面色严肃起来。他道:“铁锹,介绍下自己,简单概括即可。”

他怕铁锹太紧张,还刻意提醒了一句:“你大胆说,没关系。”

一般来说,成熟的公司经营时间长了,都会有自己的风格。如果进一步发展,就会晋升为企业文化。

有的公司强调人性化和个性化,那么工作氛围就轻松活跃。员工之间谈工作时,上下级之间的分别,就没那么明显。

有的公司相对严谨凝重,这样就会显得等级关系明显,上级和下属之间谈工作时,就比较严肃。另外还有家族式公司,这种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尖管理体系,更是相对森严。

当然,公司的管理风格不同,不能代表公司的经营能力。比如说,RB和美国的企业管理方式完全不同。RB企业的上下级关系,类似于父子兄长,不容违逆。美国企业则类似于朋友和伙伴,相对松散自由。但都不妨碍各自国家的企业,在世界市场上攻城掠地。

华夏的企业在打开国门之后,吸取各方的经验。现在的管理风格,倒是有百家争鸣的状态。不过,这是好事,有竞争才有生命力。

主管对铁锹严肃的态度,是他们公司的管理风格,也是准备正式谈工作的表现。

可铁锹是只刚出茅庐还没有经验的菜鸟,不但没理解主管的想法,还误会了他的意思。

铁锹以为主管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胆怯,他头脑一热,整个人沸腾了。

“报告主管,本人铁锹。男,二十四岁,民族汉。现为应届毕业生,学习成绩挂科每年都有,现住美术系宿舍404室,工作经验有导厕半个月。无女友,处男……一会我要画鼻子大,龅牙嘴唇厚,还带着瓶底眼镜,长得最丑最有特点的人……”

铁锹的声音洪亮铿锵,主管的脸色阵青阵白。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呆住了。这是哪来的二货啊……

“咔嗒”一声,有人手里的画笔掉地上了。这一声脆响,成了战斗的前奏。

“你进来先把这当成了残疾人救助站,接着把这当成了监狱收容所,现在又把这当成了选美会场……”主管淡定的摘下了瓶底厚的眼镜,活动着手腕问:“你就不怕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吗?”

“主……主管,您别误会,我太太太紧张了……”铁锹这时福灵心至,完全清醒了。他现在一点也不紧张,而是恐惧。

“哥,当初在学校也是热血青年呢……”主管微笑着说完这句话,跳起来就是一记飞脚。

“哎呦,我不是故意的……”铁锹惨叫一声,被踢了个四仰八叉。

“主管,冷静啊……”

“保安,快叫保安……”

“快,把主管架屋里去……”

办公室的员工,一起冲过来阻拦。

主管被架走的时候,还狂喊:“放开我,哥要打他个满脸花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