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萌妹报复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5112字
  • 2013-10-01 11:56:30

铁锹接受着赞誉的目光,浑身轻飘飘的舒服。他觉得福贵要是能说两句,感谢英雄打抱不平,社会正义能量的话就好了。他再谦虚表示,秉持正义是每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自己不过是无数这样有理想、有道德的人们当中,最普通的一员。然后,他呼吁大家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夜影同志,知道怎么解决问题了吧?我这不叫缩头乌龟,而是运筹帷幄、智胜千里!像你刚才那样,动不动就要暴力解决问题,那是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铁锹得意洋洋地对着夜影数落,他道:“我发现禹奕这狠辣娘们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你们老扛把子是教育缺失,还是心理有问题?”

“噗”的一声闷响,铁锹捂着肚子,痛苦地弯下腰。

人一旦高兴过头,就容易乐极生悲。

夜影吹了吹拳头,打量着那几个传销佬,撇着嘴一个劲地摇头。她道:“铁锹,我觉得不是你运筹帷幄、智胜千里。那几个传销佬,连这么简单的忽悠术都看不出来,绝对是智商存疑……呵呵,他们好像有点醒过味了。”

铁锹揉着肚子,淡淡的道:“财帛动人心,要是我有机会赚这么多钱,肯定也拼了。”

坐在对面一直没说话的西玥,忽然接话道:“这么说,你也能像传销佬那样不要脸?”

“我觉得毛爷爷那张脸,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看着就挺好……”铁锹转头看着萌妹子,道:“你脸洗干净啦?”

西玥一听“洗脸”这话,两腮瞬间鼓成了一个球。她右手华丽地竖起了中指,道:“无耻,一点底线都没有。”

“哎呀,好萌好可爱喔……”夜影的星星眼都出来了,道:“铁锹,你认识她吗?”

“我X啊!竖中指都可爱?”铁锹心里嘀咕,嘴里却没理辩三分。他道:“这叫宁为真小人,不做伪君子,明白不?”

“哼,狡辩……”西玥冷哼一声,质问道:“你说说伪君子和真小人的区别?”

“伪君子就不是君子,而是小人。真小人不是君子,他是……他不是伪君子……”铁锹说不下去了,因为发现了逻辑问题。

“真小人当然不是君子,是小人嘛……伪君子也不是君子,是小人嘛……伪君子是小人,真小人也是小人。”西玥左手也华丽的竖起了中指,两只手并排举着,好像要同爆一朵菊花。她道:“所以,不论是伪君子还是真小人,你都是小人。而且,还是那种特别混蛋的二合一混合型小人!”

“你这……我不和你一般见识……”铁锹看着那两只手指,菊花没来由的一紧。他被西玥骂得贫嘴失效,都不知道怎么回嘴。他忽然转头对夜影埋怨道:“我说,你能不能别打我的肚子?禹奕往我肚子上打,你也往肚子上打?我告诉你,要是再往下打一点,你就完了。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他顶不过西玥,只好转移目标。

可是,夜影的言辞虽然不如西玥犀利,却是行动派。她双手抱拳,骨节捏得嘎巴嘎巴直响,似笑非笑的道:“铁锹,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呗?”

“没……没说什么……”铁锹干咽着吐沫,转头看向那几个传销佬。

这一看,就看出问题了。

刚才夜影说,传销佬醒过味了,他都没注意。现在,必须要想个办法了。

那几个传销佬,一个个眼珠子血红的盯着铁锹。传销佬也不是傻子,这时早就明白过来,铁锹把他们耍了。只是他们互相拆台,拆得恨意重重,一时间还联合不起来。不然的话,一帮人已经打过来了。

铁锹面带无辜的微笑,看起来人畜无害。他转过头用手捂着嘴,悄声道:“我去看看能不能换到别的车厢,免得这帮家伙报复……”

“怕什么?”夜影无所谓的道:“放心吧,他们不敢。”

“现在不敢,等他们重新勾兑之后,就难说了。”铁锹解释道:“别忘了,明天早上才到岭南。晚上睡着了,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胆小鬼,小心点不就行了?”

“这和胆小没关系,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铁锹提醒道。

夜影也不说话,拿过自己的背包,从里面翻出一张大红的请柬,递了过来。

“太早了吧?”铁锹无奈地直翻白眼,道“结婚发请柬的事情,能不能以后再考虑?我也不能少你的红包……”

“啪!”夜影拿着请柬拍了铁锹一下,道:“你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

铁锹接过来打开一看,才发现不是结婚请柬,而是手写的一份邀请函。字迹银钩铁划,颇有几分锐气。

邀请函上面写着:老扛把子民间武术社,邀请您拨亢出席华夏武术交流会,望您大驾光临。凭此函,可在康氏集团旗下宾馆、酒店、车行,获取所需帮助……

铁锹明白夜影的意思,只要把邀请函给那些传销佬一看,传销佬若想继续在南云混饭,就不能得罪他们。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的道:“这东西,能有用吗?”

夜影拿着薯片咔嚓咔嚓的吃着,道:“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铁锹一想也对,试试也没什么损失。他运了一口气,摆出一副的鼻孔朝天的高傲模样,走向那个戴眼镜的传销佬。

“我操,你他妈是不是……”戴眼镜的传销佬看铁锹还敢过来,张嘴就骂。可是只骂了半句,就像被塞了二斤哑巴药。因为铁锹把那张邀请函打开,让他看了个清楚。上面老扛把子的字样,要多烫眼就有多烫眼。他赶紧站起身点头哈腰的赔笑道:“我刚才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哥,实在不好意思。大哥,您可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

“刚才的事就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嘛……”铁锹一看有效,更是趾高气扬。他绷着脸道:“你拿着给其他人看一下,然后给我送回来。”

戴眼镜的传销佬屁都不敢放一个,双手捧着邀请函给刚才互相拆台的传销佬看。

几个传销佬看过之后,一个个心惊胆战的过来道歉。然后,灰溜溜的拿着行李就跑,这节车厢不能呆了。没办法,前几天老扛把子发威,一口气干挺十几家最大的传销队伍,传销佬谁不害怕?这些势力不足的传销佬离开南云,就是为了避风头。现在南云翻江倒海连大鳄都挂了,他们这种小鱼小虾哪里挡得住?

传销佬一走,车厢转眼就空了大半。大约有十几个长座位没人坐,剩下的乘客每人一个长座当卧铺,都富富有余。

铁锹拿着邀请函回到座位,夜影正和对面的西玥聊得火热,还用薯片和西玥换零食。

铁锹忍不住问道:“夜影,你有这东西,怎么不早拿出来?何苦让我和传销佬折腾大半天,还差点挨打?”

夜影和西玥聊得正开心,不耐烦的道:“早拿出来,就没有热闹看了。”

“你真行,我记住你了!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铁锹气得半死。

铁锹觉得为了方超和夜影的幸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夜影这么干,就是新人入洞房,媒人扔过墙的翻版。

“小人,那么多的座位空着,你去别的地方坐呗?”西玥嘴里嚼着薯片,幽幽的道:“我看着你,薯片都吃不下去。”

铁锹被西玥的话刺激了,对着西玥怒目而视。

西玥毫不示弱,用那双黑洞洞的大眼睛,狠狠地瞪了回来。

夜影嘴里嗑着西玥给的瓜子,不明白西玥为什么对铁锹那么敌视。

“这俩人认识的过程一定不简单,不然不会这么仇深似海!不管了,看好戏就行……”夜影兴高采烈的看热闹,又拿出一堆零食,准备饱眼福的同时也饱口福。她还要把瓜子和薯片,分给对面的福贵和老太太。可看中年人和老太太,已经趴在桌子上打盹,也就算了。

铁锹瞪了一会觉得吃亏,他的眼睛大小只能算普通,严格点说还是小眼睛。平时,他都用小而有神这句话安慰自己。不过,安慰毕竟只是安慰。他的小眼睛和西玥这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对视,实在有些吃力,一点不占上风。

“不行,不能以己之短、攻敌之长……”铁锹决定决定拿那首驴之歌说事。他悠闲地靠在椅背上,道:“西玥,你的脸上好像有个驴字啊?”

西玥瞬间怒火万丈,粉嘟嘟的娃娃脸升上一层红彤彤的云霞。手里拿着的薯片,直接被攥成了渣。她咬牙切齿的道:“你这小人,趁人不备算什么本事?”

果然,驴之歌这事是西玥的痛处。

铁锹看西玥气成那副样子,大有满足感。他根本理西玥说什么,继续打击道:“咦,有意思!你这脸一红,又多了一个字,母。两个字加一起,就是母驴。”

西玥快气疯了,脸也不红了而是转成一片煞白。她那两颗小虎牙,死死地咬着嘴唇。只是她的样子太萌,以至于这种危险的表情,看起来更加的可爱。

夜影在旁边唯恐天下不乱,使劲地拍手。她赞道:“西玥妹子,你好可爱,一定要让我亲一口……”

说着,她趁西玥还没反应过来,啵的一下,在西玥脸上亲了一口。

铁锹看着不由得啼笑皆非。不过,他也觉得西玥萌到了极点……

“咳……我们是敌人,再可爱的敌人也是敌人!”铁锹赶紧收敛心神,防止自己心软。西玥的狡猾,他是领教过。知道西玥长得可爱,人却不好对付。来南云的时候,在火车上几次和西玥斗法,他被西玥坑得够呛。要不是趁着西玥睡觉的时候,在她脸上连写带画,那天吃亏就吃大了……

西玥愣愣的看着夜影,忽然变得泫然欲泣。她慢慢地垂下头,身体微微的打颤,就像一只无助的小羊羔,惹人垂怜。

夜影马上放下手里的零食,拉着西玥的手安慰道:“哎呀,你别哭!铁锹这个人确实很讨厌,你别理他……”

“我就随便说了两句,不至于这么伤心吧?”铁锹刚刚坚定的心情,也有点动摇了。

好在旁边福贵和老太太,一个扛着那么重的东西累得不轻,另一个年纪大了精神不济。这时已经睡得很沉,没看到西玥的样子。不然,也得帮着哄西玥。

萌者无敌,西玥的软杀伤实在惊人。

不过,这只是西玥反击计划的第一步。现在,西玥准备实施第二步了。她抬起头,眼中闪烁着泪花,凄然道:“夜影,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烦铁锹吗?”

“为什么呢?”夜影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也想知道答案。

西玥欲语还休,犹豫了好一阵,才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她道:“本来我不想说的,但是这件事不应瞒着你。不然,我怕你和我一样上当受骗。”

夜影惊讶的催促道:“是吗?你快说。”

铁锹以为西玥要说,上次因为零食斗法的事情,也可能再说点脸上写字的事,控诉自己多么的狡猾无赖。然后,再怂恿夜影打自己一顿。他觉得无所谓,狡猾就狡猾,无赖就无赖。就算他大大方方的承认,又能怎样?

大不了,躲到别的座位。

夜影就算想打,也不好意思追着吧?再说,夜影是方超女朋友,凭什么打他!

铁锹心里盘算好了,就等西玥说完之后,用我是无赖我怕谁的态度再刺激西玥一次。可是,不知为什么。他隐隐觉得不对,但是哪里不对还想不出来。

西玥握住夜影的手,好像很不安的道:“我要是说了,你千万不要生气,好吗?”

夜影有些不明所以,很奇怪的道:“呃,不会……”

铁锹那种不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西玥看了铁锹一眼,好似终于下定决心。她道:“夜影,其实铁锹是我的男朋友。”

“啊?”夜影张大了嘴,惊呆了。

铁锹比夜影还不堪,惊得下巴都掉了。他喃喃自语,道:“这……这是要演哪一出啊?”

西玥对夜影和铁锹的惊讶效果,非常满意。她认真的道:“夜影,你放心。我不会和你争他,因为我已经识破了他的真面目。这个人就是狡猾的骗子,无耻的混蛋,只会欺骗我们女生感情的小人……所以,我和他分手了。”

铁锹终于明白哪里不对了。原来,西玥把夜影当成了他的女朋友。她以为说一堆坏话,能破坏夜影和他的感情。

如果夜影真是他的女朋友,这么说还真有点作用。

可是,夜影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女朋友。

西玥这一番折腾,全都是无用功。

他决定什么也不说,就看着西玥表演。等事情到了高潮,再一举戳穿……

“我好期待!”铁锹想着想着,差点笑出声。他急忙忍住,继续保持惊呆的表情。

夜影面色古怪,道:“你说不和我争铁锹,是什么意思?”

西玥什么也没说,只是不住地摇头,好像强忍泪水。她站起身从座位底下拿出吉他和画板,哀怨地看了一眼夜影,又无比愤怒的瞪着铁锹,道:“骗子!”

说完,她转身走了。

“嗨,这招绝啊!”铁锹大为佩服。他一直等着后发制人,没想到西玥扔下一句“骗子”就走,所有的事都没说透。这样一来,反而给人无限的猜想空间。如果夜影真是他的女朋友,肯定会疑心四起。然后百般询问,他也一定是百口莫辩。因为这事,根本就解释不清。一个弄不好,心底藏着的小秘密再漏出一点半点,事情就闹大了。

“这位萌妹子,可爱是可爱,就是手段狠了点……”铁锹看着西玥走向后面的卧铺车厢,不停地扁嘴咋舌。

铁锹正在那感叹着,忽然肩膀一沉。他转头一看,夜影表情充满了怀疑,用很危险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抓着他肩头的手已经带上了战术手套。

“夜影,你怎么这副表情?”铁锹愕然问道。

“铁锹,你和西玥是什么关系?”夜影凶巴巴的问道。

“我觉得你应该问的是方超,不是我吧?”铁锹晃了晃肩膀,想要晃掉夜影的手。他没好气的道:“用不用我去厕所,替你把方超叫回来?”

“不用叫方超,我问的是你!”夜影语气转冷,五指用力。

“哎呦……”铁锹感觉肩膀被螃蟹夹了,那叫一个疼。他龇牙咧嘴的道:“你管得太宽了吧?我和西玥什么关系,该你什么事?”

“小奕该不该你事?”夜影另一只手扬了起来,也戴着手套。她道:“我是小奕的大姐,能不能问你?”

铁锹呆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姓铁的,你喝了干爷给小奕订婚出嫁的兰陵酒,就是小奕的未婚夫。”夜影的手越来越用力,语气越来越冰冷。她道:“现在,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哎呦,你轻点!”铁锹的肩膀被抓得疼入骨髓,赶紧想好汉不吃眼前亏。他道:“我解释什么啊?我和西玥就是萍水相逢,一点关系都没有……”

“骗子,你还不说实话!”夜影一拳擂在铁锹的肚子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