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三无屌丝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5076字
  • 2014-11-10 17:55:22

“大姐,这怎么能怪干爷呢?”禹奕俯身趴在方向盘上,笑了笑道:“你知道,我从小就愿意舞刀弄枪,不喜欢坐在教室里读书。去雇佣兵参加训练,是我自己期待已久的选择。再说,干爷年龄那么大了,总要有人能接班。东南亚那几个雇佣兵组织,如果控制不住,康氏集团的生产原料就要断绝。咱们老扛把子这么多人,靠什么吃饭……”

“我也不愿意读书,但也没去参加雇佣兵啊?”夜影嘟囔道:“说来说去,你还是为了干爷,怕老扛把子控制不了生产原料,才参加雇佣兵。我听给你补课的家教说,大学四年的化学和机械专业课程,你半年就学完了。要是高中的时候,你不去当雇佣兵而是留在华夏上学,现在说不定能当女博士呢……”

说到这,她又自怨自艾的道:“其实,咱们两个当中,应该我去参加雇佣兵才对。你看我学了四年动画设计,现在还是一塌糊涂。”

“大姐,你学得很好啊。”禹奕又发动了汽车,准备去医院。她道:“干爷把你的画都收藏起来了,喜欢得不得了呢……”

“那些画,也就是干爷不懂行才喜欢……上次鸿运集团的李老总过来,干爷拿出那些画给人家看。结果,李老总以为干爷花大价钱买了假画。他怕干爷上当,就把我的画贬得比手纸还差。据说,当时干爷的清鼻涕都被贬出来了。李老总走后,干爷把我叫过去一顿臭骂,还让我一个月之内必须学完华夏商业概论,再画一百幅画……”夜影揉着手腕,满是抱怨的道:“我的水平别说一百幅画,就是十幅画都画不完。”

“大姐,你就别抱怨了。”禹奕笑着安慰道:“干爷也就是在气头上说你两句。”

“唉……那也够惨了。”夜影唏嘘道:“我觉得大学这几年最大的收获,就是毕业的时候把方超那个死鬼钓了回来!”

吉普车又向医院开去,两人随口聊着天。夜影知道禹奕的性格,非常的执拗。不论什么事,都不会轻易改变主意。她也适当的转移了话题,不再聊范教官的事。

医院里,铁锹手指夹着中华烟,显得老神在在。

方超咬着雪茄,被熏得有点睁不开眼睛。他道:“老三,我说得口干舌燥。到底行不行,你给我句痛快话啊?”

“不行。”铁锹翻过枕头拍了拍,躺了下去。他满足地自语:“好吃不过饺子,舒服不如躺着。吃得饱,就该睡得香喽……”

“靠,我和你说正事呢,先别睡。”方超对着铁锹的腰眼一顿乱戳,道:“为什么不行,你给我说清楚!”

“那个狠辣娘们喜欢谁,该我什么事?”铁锹把烟放在嘴里,连眼睛也不睁。他道:“别说她喜欢吃人肉的,就是喜欢吃牛粪的,我都无所谓。而且,我还祝他男朋友胃口好……”

“老三,你怎么这么冷漠?”方超做痛心疾首状,道:“难道,你能眼睁睁看着一个花季少女,被一个吃人肉的变态疯子欺骗吗?”

他用手重重地砸着床,显示内心的愤慨。

“老四,你是不是想从外科转骨科啊?”铁锹被方超弄得烦不胜烦,一挺身又坐了起来。他道:“那个狠辣娘们和我这个没钱、没事业、没未来的三无屌丝,有什么关系啊?”

“你还知道自己是三无屌丝啊?”方超喷出一口烟,道:“既然知道自己是三无屌丝,我介绍这么漂亮能干的白富美给你,还推三阻四个屁呀?”

“我特么是三无屌丝怎么啦?三无屌丝就一定要上白富美啊?”铁锹可能被伤了自尊,怒道:“哥,就想找一村姑怎么啦?”

“靠,做人不要太屌丝,你有点追求行不行?”

“我是屌丝我骄傲,干你屁事啊?铁锹抬起那条没受伤的腿,就是一脚。他道:“哥,找个村姑温柔体贴,名字叫小芳。每天我耕地,她织布,甜甜蜜蜜的过小日子,比和白富美在一起踏实多了。”

“嗨呀,想动手是不是?”方超屁股中了一脚,开始撸胳膊挽袖子。他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非抽你丫的……”

“砰砰啪啪……”两分钟后,铁锹抽着雪茄对捂着脸保持小受造型的方超,道:“你是不是还想再来几下啊?我刚吃完饭,正想着运动消食呢。”

铁锹说话期间,方超的鼻孔流下一趟鼻血。

方超捏着鼻子一个劲地摇头,态度那叫一个乖巧。

“这就对了嘛……”铁锹把那支雪茄又插回方超嘴里,语重心长的道:“暴力不能解决问题,明白了吧?”

方超接着摇头,铁锹眼睛立了起来,重重的哼了一声:“嗯?”

方超赶紧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行啦……朕,现在乏了!”铁锹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道:“小方子,你跪安吧!”

方超低着头,一瘸一拐的出了病房。

铁锹躺在床上头枕着胳膊,嘴里叼着烟愣愣的看着屋顶。他心里乱纷纷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眼前却浮现出几个女生的面容……

莫颜的依偎,云非遥的轻吻,赵雪那滑润的大腿,这些女生有的已经飘然远去,有的是酒醉无意,有的是被逼无奈,但不管怎样都和他或多或少的有了“肌肤之亲”。现在和他有“肌肤之亲”的女生当中,又阴差阳错的多了个禹奕……

“唉……这么多的女生,怎么就没一个真心喜欢我的呢?”铁锹想了一会,又自语道:“方超说禹奕对我有点特别的意思,难道是真的?”

他拿出火机把嘴里的烟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道:“拉倒吧……方超的话也敢信,母猪都能倒上树。不过,那个狠辣娘们喜欢的人居然爱吃人肉,这也太特么重口味了……我这种屌丝,绝对降不住!善哉,躲远点吧……”

“老三,你喝了夜影干爷的嫁妆酒,名义上就是禹奕的未婚夫。”方超一个鼻孔插着手纸,另一个鼻孔喷着烟,又一瘸一拐的进了病房。他道:“要是禹奕和那个吃人肉的疯子在一起,就等于给你戴绿帽子……”

“老四,你另外一个鼻孔是不是也不想喷烟了?”铁锹双手互击,不论动作和语气都充满了威胁。

“我不在乎!”方超非常嚣张的道:“你要是不追禹奕,我回岭南就和老大、老二说你戴了绿帽子。然后,就在咱班同学当中宣扬这事,接着扩散到学校。我还要在学校论坛上发帖,写一篇华夏大学生的求偶,败给越南帅哥的分析论文。我文笔不好就找枪手,不把你写成绿毛乌龟不罢休……”

“我X你个仙人板板,老子虐死你!”铁锹急火火的下了床,就要过来将谣言扼杀在萌芽中。他被方超说得毛骨悚然,要是真出现了这种局面,就是再死一次都解决不了问题。

方超瘸着一条腿,连蹦带跳的躲在门口。他叫道:“老三,你别过来。我打不过你,但跑得过你!别忘了,我的百米成绩比你快了三秒。不信,你就试试……”

铁锹信……

寝室四匹狼当中方超跑得最快,校运动会上这家伙参加百米,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他还笑过方超,说方超负心次数太多总被女人追杀,才练出这么一双飞毛腿。

“老四,我千里迢迢过来救你,连腿都特么搭上了。”铁锹忿忿地骂道:“没想到,你这孙子这么报答我!”

“少来,我特意给你介绍白富美。你可倒好,不但不感谢我,还特么把我鼻子打出血了。”方超的嗓门也够大,道:“我实话和你说吧,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的话,别怪我黑你满身翔。”

“老四,你为什么非要让我追禹奕啊?”铁锹特无奈的问。

“俺家夜影说了,禹奕确实对你有点意思,总是看着你送她的戒指。”

“那戒指是我丢的,不是送她的……”

“我不管!”方超得意洋洋的道:“俺家夜影说了,要是我能说动你追禹奕,别被那个吃人肉的疯子祸害。以后家里的碗,都是她刷!”

“方超,今天有你没我,给我死吧……”

“小样,来呀……跑得快一点,那条瘸腿再抬高点……

两人各自瘸着一条腿,从特护病房一直跑到大门口,又围着医院大楼单腿蹦着跳圈。

有个因为车祸一条腿被截肢的患者,正准备出院。失去一条腿的他拄着双拐满心沮丧,觉得世界一片晦暗,几乎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旁边他的妻子,正在耐心地安慰他。

这时,他看见铁锹和方超穿着病号服,单腿从自己身前跳过。

两人嘴里还大声呼喝:“嘿呦,快点跳,我瘸条腿你也追不上……嘿呦,我今天非把你追趴下,你特么有种别跑……”

那个被截肢的患者,看着如此励志的一幕,瞬间重燃生活的希望。他把手里的双拐一扔,腾腾的蹦了出去,嘴里还喊道:“心若在,梦就在,一条腿也能在地球上跳跃……我心飞翔,永不停歇……”

他跳的速度之快,愣是把他的妻子甩出去几条街,最后不得不打车才追上……

铁锹和方超经过激烈的追逐又跳回了病房,已经累傻的两人,一起瘫在床上呼哧带喘。

过了好一会,方超把塞鼻子的手纸扔掉,又把已经熄掉的半截雪茄点着。他问铁锹道:“这雪茄真特么香,要不要来一口?”

铁锹没好气的瞪了方超一眼,把自己的半截中华点着了。

“老三,你和禹奕也算共度生死,禹奕长得也挺漂亮,还是白富美。夜影也说了,禹奕对你有点意思。”方超特别奇怪的道:“你怎么就不感兴趣呢?”

铁锹闷闷的抽着烟,并不说话。

“好,就算你对禹奕没感觉,你看在我的份上也应该拉禹奕一把。”方超认真的道:“总不能真让她和那个范教官在一起吧?”

“老四,你要我说你什么才好?这不是拉郎配。”铁锹有些不耐的道:“如果禹奕真的喜欢那个范教官,就让她喜欢呗。就算是希特勒,死的时候还有爱娃陪着呢。我觉得爱情这种事,外人还是不要干涉的好。”

“老三,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方超不满的道:“夜影是我的女人,以后是我的老婆。禹奕是夜影的妹妹,以后也就是我的小姨子。有这层关系在,我怎么能算外人呢?我问你,如果你明知道小姨子去送死,你不拦着吗?”

“不是……”铁锹懒得反驳了。他道:“好,就算是有关系,也是你有关系,我和禹奕可没什么关系。所以,你要拦随你,但别扯上我,行不行?”

“怎么和你没有关系?”方超正要继续掰扯,病房门被推开了。他一看进来的人,吓了一跳。手上拿着的雪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进铁锹嘴里。

进来的人是夜影和禹奕。

夜影一进屋,就发现里面烟雾缭绕。她的眉头一拧,冲到方超面前,道:“死鬼,你是不是抽烟啦?”

“没有啊!”方超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道:“老婆你冤枉我了,抽烟的是铁锹,我只是在被动地抽二手烟……”

夜影看了看铁锹,孤疑的道:“真的吗?”

铁锹冷笑的看着方超,心道:“老四,你完蛋了……”

方超背着夜影频频的使眼色,满脸哀求之色。他嘴里无声的做着口型,道:“老三,不管有什么分歧,这时候都要拉兄弟一把……”

铁锹见不得方超的满脸苦相,只好道:“没错,我抽的烟。”

夜影问:“你同时抽两支烟吗?”

“这个……”铁锹看了看左手拇指粗的雪茄,又看了看右手拿着粉笔粗细的中华。他叹了口气,道:“我烟瘾大,两支烟一起抽……”

“哦,明白了!”夜影貌似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她笑颜如花的对方超道:“亲爱的,你到底有没有抽烟?”

“没抽啊……”方超还死鸭子嘴硬,道:“两支烟,都是铁锹抽的……”

夜影脸色忽然一变,出手如电,一把揪住了方超的耳朵。她叱喝道:“混蛋,你当我傻呀?两支烟一支那么粗一支那么细,怎么一起抽?”

“哎呀呀……疼疼疼……”方超歪着脑袋,龇牙咧嘴的道:“老三,你怎么抽的,你倒是快点说啊……老婆大人,你轻点,耳朵要薅掉了……”

他后面的话,已经变成向夜影求饶了。

热恋中的女人是盲目的,但陷入热恋中的男人往往还不如女人。

铁锹觉得方超就是这样。他道:“老三,我抽烟的时候你也在,还用让我说吗?”

方超傻眼了,才想起这个严重的BUG。

“混蛋,你还敢骗我,去你的病房……”夜影揪着方超的耳朵,就往外走。

“老四,你自求多福吧?”铁锹哈哈大笑道。

“铁锹,救命啊……”方超杀猪般的惨叫声,一路远去。

夜影和方超离开之后,病房里只剩下铁锹和禹奕两个人,忽然变得安静下来。

禹奕从进了病房,就站在病床前面不出声。眼神也特别的飘忽,一会看向窗外,一会又看墙壁。不然,就盯着地面。总之,就是不肯看床上的铁锹。

铁锹心头也乱纷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今天先是康老爷子,接着又是方超。他们跟自己说的都是同一个内容:禹奕和他之间的关系。

“难道,禹奕真的对自己有点意思吗?”铁锹本来是不相信的,现在却有些动摇了。

平时,禹奕从来没给过他好脸,不是拿刀捅人就是漠然不理,从来没拿正眼看过他。这时的禹奕虽然也不看他,但禹奕身上那种漠然的气息却不见了。他还从禹奕身上,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紧张感……

“我要不要追她?”铁锹心中不由自主的浮起这个念头。他虽然口口声声的不愿意,不想和禹奕在一起。但他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真实想法。

铁锹之所以拒绝,是因为感觉自己和禹奕的差距太大。他非常害怕,以后禹奕会成为第二个莫颜。他实在承受不起,第二次这样的打击了。另外,就是他不想加入老扛把子。这种危险的生活,不适合他。几天来的打打杀杀,给他刺激太大。

他隐约觉得,禹奕不可能离开老扛把子,不可能像夜影一样甩手而去。再说,他自家事自家知。方超敢带夜影回岭南,那是经济有保障。方超本身,就是高帅富一枚。家里的两栋楼,一年收百八十万的租金不算什么。这样的条件,只要夜影要求不是太高,应该能够满足。

但是,自己呢?

稳定的工作,没有!

吃的,如果不在家基本是方便面。

住的,三百块一个月的出租屋,两个胖子并排站在里面都觉得挤。

铁锹想到这,又变得没精打采,百无聊赖。他暗中苦笑道:“别做梦了……想要演绎屌丝逆袭的大高潮,条件还不成熟呢……”

“你的伤,恢复得怎样了?”禹奕终于开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