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更为可贵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5058字
  • 2013-09-18 21:28:55

康老爷子走了,但老头的话却一直在铁锹的耳边回响。

方小子这次不受一个深刻的教训就轻易过关,一定会有侥幸心理。

那样的话,以后反而会害了他。

铁小子,将心比心。

如果你有孙女的话,会不会同意她和这样一个不靠谱的人在一起?

钱,我不缺。

老扛把子的势力,也不差。

但,这是我活着的时候。

有一天,我死了呢?

方小子这种不劳而获,幻想天下掉馅饼、一夜暴富的性子。就算我留下万贯家财也没用,迟早会让他败坏光。

那个时候怎么办?难道让我的孙女和方小子喝西北风吗?没有了钱,方小子还会那么在乎我的孙女吗?

铁小子,你不要急着替方小子说话。

那时他是富了,但你以为只要富到一定程度就会满足吗?

我活了一辈子,活明白了一件事。人的贪欲,从来都没有穷尽!

方小子现在不是我说的那样,你能担保他十年后也不是那样吗?

二十年后呢?你能担保吗?二十年前,老师问你长大想干什么?你可能会说当科学家,甚至是当****,或者其他很可笑的答案。

现在老师再问你同样的问题,你的回答是什么?

铁小子,你敢拍着胸脯告诉我。二十年后,方小子依旧和现在一模一样?

就算到现在,我还是不愿意夜影和方小子在一起。可是,事情就像你说的那样,他们两个现在爱得死去活来,根本分不开了。

我不是不能棒打鸳鸯,但我怕夜影伤心。

夜影的父母死得太早……

唉,年纪大了嘴碎。这些事说来说去,都是我太宠夜影造成的……

铁小子,你觉得我想得太多?这很正常,人老了总要想得多一些,多为自己的亲人打算。我这个孙女的性格太单纯,头脑也太简单,更是被我宠坏了。我不能不为她多打算……

总之,你明天必须要给方小子一次深刻的教训!让方小子感觉到疼,让他记一辈子。方小子以后只要想起这件事就会怕,就会裹足不前,不会再有任何投机的侥幸心理。

铁小子,如果你不能做到这点。我一定会把方超扔到DYD,让他为国尽忠……

你问我为什么不亲自出手,而是让你来做这件事?

原因很简单,不论我做什么,方小子都会觉得我是在压制他。有一天我不在了,这些压制也就失去了效果。

夜影不用说了,不把自己卖了替方小子数钱已经不错了。

禹奕对外确实狠硬,是把好手!可是,她太重感情。让她教训夜影的男朋友,肯定不会有什么效果……

铁小子,你的身份最合适。不但是方超的好兄弟,还陪他出生入死。如果你因为这件事,给他一个教训。方小子受到的震撼性最大,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再说,你喝了我的兰陵酒,也不算是外人……

“战场上,生死兄弟之间。当头棒喝有时比誓死相随,更为可贵!”康老爷子最后离开的时候,忽然说道:“誓死相随,是陪着兄弟一起死。当头棒喝,却能让兄弟一起活。这个道理,生活中同样适用。可是,能做到誓死相随已经难能可贵。当头棒喝,更是要冒着被兄弟误解的勇气。那种滋味,有些时候比挨一枪还痛苦……”

铁锹咀嚼着康老爷子的话,酒意却慢慢的上涌。刚才喝下去的四十年兰陵,入口虽然不辣,但是后劲棉足。不过,除了睡意上涌之外,没什么难受的感觉。相反,他身上还有点暖暖的感觉,非常的舒服……

不知睡了多久,铁锹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他还没等坐起来,就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保持着支楞八翘的造型,嘴里还发出“咦呀”的怪声……

只是,他嘴里的怪声还没到高音,就自动掐断了。

因为夜影和禹奕,正站在床尾看着他。

禹奕仍是一身黑色的运动服,面色有些苍白,眼神更是复杂难明。其中有恚怒、有不甘、有羞恼、有怀疑,还有些莫名的畏惧感。

夜影则歪着头,上下打量着铁锹,眼神充满了意外。她的表情就像去动物园看狗熊,结果去看见了国宝熊猫。虽然惊讶万分意外非常,但却是兴奋高兴的感觉居多。

“那个……嗬嗬嗬……”铁锹干笑了几声,赶紧收回支楞八翘的造型。他坐起身道:“夜影,你怎么来了?方超呢?”

他的话里没敢提禹奕,只是悄悄地瞄了禹奕一眼。

夜影嘴里啧啧有声,道:“你的意思是我不应该来,只让小奕来就对了吧?”

旁边的禹奕,脸色腾的一下红了起来。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关键是夜影的话,说的诱导性太强,她说什么都不合适。

铁锹也大为尴尬,赶紧转移话题道:“现在几点了?”

“中午十二点整,我和小奕接你去谈判。”夜影把手里的一个塑料袋扔在床上,道:“这是你的衣服,还有洗漱用具。”

禹奕冷口冷面的道:“我们在电梯口等你,给你十分钟洗漱时间。”

说完,她扭头就走。

夜影悄悄地问铁锹道:“听说,昨晚干爷到你这来了,你还喝了兰陵酒,是不是?”

“你说的是那个破壶里的酒吧?”铁锹点了点头,承认道:“我喝了,味道还行。不上头,睡得还挺舒服。”

“天啊!你真喝了!!”夜影大吃一惊,道:“你以后要是欺负小奕,我饶不了你……”

禹奕在病房门口问道:“大姐,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夜影蹦蹦跳跳到了门口,又回头道:“铁锹,你快点啊!小奕,最讨厌不遵守时间的人。”

“夜影今天说话,怎么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不着调啊?”铁锹心里纳闷,嘴里还在小声的嘀咕:“那个狠辣娘们有什么了不起……还敢讨厌?她再嚣张,直接推倒!还能翻天呐……”

他打开塑料袋,里面是透气绸缎的运动服和内衣,还有牙刷毛巾等洗漱用具。那件运动服的牌子,居然不是国际最大品牌DTH(地摊货),而是正经八百的李宁……他眼泪哗哗的,幸福得不得了!啥也不说了,冲着这件运动服,也得快一点洗漱。

铁锹不到十分钟搞定了一切,来到了电梯门口。

三人进了电梯,铁锹揉了揉肚子道:“咱们能不能先吃点东西,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不行!”禹奕一口回绝,道:“下午一点,必须要赶到锦绣湖。”

“那路上买点东西也成……”铁锹退而求其次。

“到晚上之前,你不吃东西能饿死吗?”禹奕的火气,好像特别的大。

铁锹觉得要去谈判,禹奕怎么也不会给自己一刀。他胆子也大了,道:“狠……那个……禹奕,你的车座是真皮的吧?我要是饿急了,一不小心把车座嗑坏,你可别怪我。”

禹奕冷冷的道:“随你便……”

“什么随便啊?你们两个斗气,别拿我的车撒气好不好?”夜影不甘地叫了起来,道:“铁锹,今天的车是我的甲壳虫,不是禹奕的吉普。你要是敢在车座上,弄一滴口水。谈判完了,我就让你进骨科……”

“我擦……”铁锹郁闷得够呛。

三人来到停车场,夜影去提车。

铁锹和禹奕,站在停车场出口等着。

两人谁也不说话,铁锹偷偷地瞄着禹奕,发现她脸上的肤色,有些异样的殷红,好像高烧发热时的样子。

禹奕不管铁锹怎么偷瞄自己,都装没看见。她定定地看着出口的栏杆,好像那个栏杆就是飞刀的标靶。

“这个混蛋,老偷看我干什么?”禹奕心里异常慌乱,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她用力咬住嘴唇,插在衣兜里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铁锹心里想的是趁这个工夫,把戒指要回来。可几次三番的张嘴,又不好意思说。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更加深了禹奕的紧张。

“男子汉大丈夫,磨磨唧唧的干什么?”铁锹思来想去,要回戒指的念头占了上风。他上前一步,用炯炯有神的目光,深情的、殷切的、满怀期待地看着禹奕。

有些时候,屌丝的心态实在难以捉摸。这就如同家里飞进来一只能够学人说话,甚至还能写字的鹦鹉。屌丝又是关窗,又是上串下跳的乱追,费尽力气总算抓住了鹦鹉,心里想的却是炖汤还是红烧……

禹奕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膛。衣兜里的手用力过度,已经捏得发白,人也微微地发颤。她非常恐惧,甚至想从这里逃走,离铁锹这个混蛋越远越好!

铁锹清了清嗓子,用深沉却不失清朗的男中音,道:“昨天,我……”

“混蛋,你给我闭嘴!”禹奕不等铁锹把话说完,出手如电。

铁锹还没反应过来,左眼就挨了重重一击。他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直撅撅的躺在地上。

“别以为你喝了兰陵酒,就能……就能……那是干爷,不是我……”禹奕再也没有平时那种漠然狠辣的样子,而是像一个闯了祸不知所措的小女孩。她连连跺脚,指着躺在地上的铁锹,道:“总之,你再敢提昨天在停车场的事,我一刀捅死你……”

她最后一句威胁的话和以前相比,半点威慑力都没有。这种语气,如果换成你再敢提昨天在停车场的事,我就哭给你看……就比较合适了。

不过,铁锹没有听到禹奕的话。禹奕那一拳打得他眼冒金星,躺在地上感觉天不停地转,或者是他自己在转……

夜影坐在车上,不时从后视镜看后座的铁锹,窃笑不已。

坐在副驾驶的禹奕,望着窗外一声不吭。

“你要是想笑,就大声笑吧。”铁锹左眼多了一圈黑印,冷眼一看好像一只熊猫。

夜影哈哈大笑,车差点撞到路中间的隔离墙。

铁锹恨恨地道:“你们老扛把子,不但粗鲁还不讲理,就知道欺负人!”

“如果别人打你的话,你还可以去找干爷伸冤。”夜影笑嘻嘻的道:“不过,小奕打你的话,就只能算你倒霉了!干爷也没什么办法……”

“我擦,你们老扛把子欺负人到家了!别人打我,还可以找康老头伸冤。禹奕打了我,就没什么办法,这是什么道理?”铁锹叫起了撞天屈,指责道:“再说,别人打我了吗?你这话摆明就是让我认栽,摆明就是偏袒……”

“啪”的一声,一袋硬邦邦的东西扔在他的脸上。

铁锹以为禹奕又要打人,刚摆出架势迎战。忽然发现,打自己的那袋东西是压缩饼干。他顿时忘了刚才的指责,把压缩饼干拿在手里左看右看,很好奇的道:“这东西我听过,却从来没吃过呢!”

“你尝尝吧,味道不错!这是小奕特意从军队买来的野战干粮,平时都是随身携带。她总去香格里拉,已经养成习惯了……”夜影的话还没说完,禹奕有些羞恼地阻止道:“大姐,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我没看错吧?”夜影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禹奕一眼。她惊讶的道:“天呐,小奕居然会生气,太难得了!”

禹奕无语,只能转头继续看窗外。

铁锹看着表情复杂无奈的禹奕,嘀咕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他撕开压缩饼干的铝箔包装,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咸甜适中。

两个火柴盒大小的压缩饼干,被铁锹几口就吞进了肚里。他感受了一会,不解的道:“压缩饼干,不是号称吃一块顶一顿饭吗?我怎么还是饿啊?”

“那要等饼干膨胀才行!”夜影道。

“什么时候能膨胀?”铁锹问。

“那要等上一阵,如果能喝点水,就会很快膨胀。”夜影伸手去摸储物格,却什么也没摸到。她道:“没有水了,只能等一会了。”

铁锹刚想说找个地方买点水,禹奕已经把一瓶矿泉水扔了过来。她道:“少喝!”

“为什么?”铁锹对禹奕表现出不合作的态度。他拧开盖子,故意仰脖子猛灌,还用眼角的余光斜睨禹奕。意思是我就多喝了,你能怎样?

“混蛋,你……”禹奕气得想把铁锹的另外一只眼睛也打黑。

夜影笑嘻嘻地道:“铁锹,如果喝得水多,压缩饼干会膨胀得很厉害。你的胃很快就要遭罪喽!我以前吃过这种东西,吃完后喝了一杯可乐。哇,我的肚子胀得差点爆炸,要多难受有多难受!除非,你是行动组的那些大肚汉,那就没什么事……”

铁锹赶紧不喝了,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他的胃里变得沉甸甸的,好像吃饱了撑的想吐……自从扫把星在身上安家落户,好久都没有这种吃撑的感觉了。

“哎呦,你怎么不早说……”铁锹捧着肚子艰难喘气。

半个小时后,车到了康氏集团办公楼。

铁锹跟着禹奕和夜影去坐电梯,穿过训练大厅的时候。老扛把子行动组的眼神,友善了许多。不过,有五六个壮汉,看着他的眼光很怪异,好像充满了嫉妒……

铁锹有些摸不到头脑,暗道:“你们难道嫉妒哥的肚子大吗?不服气的话,也去找那个狠辣娘们要压缩饼干,吃完再喝一大瓶水啊?”

三人到了五楼,却没有去康老爷子的办公室,而是进了电梯旁边的房间。这是一间能容纳,几十个人开会的会议室。房间里没有窗户,室内温度和空气全靠四台中央空调。

房间的墙体都贴着红色的隔音墙纸,隔音效果极佳。只要关上那道厚厚的实木大门,就是用低音炮放*****,外面也听不到一点声音。

会议室的两侧,摆着两排橘红色的沙发。中间是一个长长的椭圆形桌子,占满会议室一多半的空间。桌子两边的墙壁上,都挂着大屏幕投影。

康老爷子正坐在桌子正中的位置,悠闲地喝着茶。方超则坐在旁边,像只受气的鹌鹑,恨不得把整个人都缩到桌子底下。

“铁小子,昨天睡得好吗?”康老爷子看铁锹进来,那张疤痕横贯满是褶子的老脸,露出了些许笑意。他道:“要不要来杯茶?”

铁锹闻着扑鼻茶香,心痒难受。可是,他肚子实在撑得厉害,只好忍痛道:“不了,我现在不渴……”

他说到这,又补上一句:“康老爷子,你给留几杯,我一会渴了再喝。”

“那可不行!”康老爷子摇了摇头,拒绝道:“一会,你压缩饼干的膨胀感消失了,我这点茶哪里够喝?所以,你要喝就现在喝,不然就别喝!”

“康老头,你怎么知道我吃了压缩饼干?”铁锹愕然问道。

“我以前没少吃这个东西,吃得我做梦都想吐。”康老爷子幽幽的道:“你现在撑的那副模样,还不敢喝茶。我只要还没老糊涂,自然猜得出来……”

“你狠!”铁锹使劲打了个饱嗝,一股压缩饼干味。他道:“不喝就不喝,有什么了不起!我一会缓过来买瓶绿茶,又甜又解渴,比你那破茶叶好喝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