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拖延时间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093字
  • 2013-09-09 13:13:40

办公室里,康老爷子放下手机,面色如铁。他拉开身边的抽屉,对着里面红色的按钮,重重地按了下去。

康氏集团的办公楼,想起了悦耳的口哨声《掷弹兵进行曲》。

一楼大厅,正在训练的壮汉们,先是一愣。接着,就像马蜂窝被踢了一脚的马蜂,迅速冲向大厅的更衣室。

东南亚广场,一家冷饮店里。方超和夜影正在甜甜蜜蜜,亲亲我我,你一口我一口的互相喂冰淇淋。

夜影看了看手机,手里的冰淇淋直接搥在方超的脸上。

方超还没反应过来,夜影拉起他就跑。

冷饮店的帅哥服务生在后面大叫:“妹子,不用跑,赶快和那个男的分手吧!他不请你吃冰淇淋,我请你……”

红鸡冠头和鼻环男,推开办公室的门,肃然而进。

康老爷子把计算机屏幕掰过来,上面显示出一幅立体地图,其中有个红点不停地闪烁。他指着红点道:“这是哪里?”

红鸡冠头看了看地图,道:“东南亚广场的防空洞,现在是改建成地下停车场,属于光头佬的势力范围。光头佬是越南籍华人,不少犯事的雇佣兵,在他那躲风头。”

“正在当值的行动组,立刻去东南亚广场的地下停车场,禹奕正被人围攻,夜影也在那里。沟通组的人也一起过去,进行善后,不要让事情扩散。让监控组的人,查光头佬的位置。其他传销佬的头目,也要跟踪。他们去厕所擦没擦屁股,我都要知道。通知行动组所有休假的人,立刻回锦绣湖戒备。另外,让越南的杀虫组把那些不安份的苍蝇干掉。如果有一只苍蝇进入华夏,我拿他们是问……”老扛把子有条不紊地发布命令,安排行动。

红鸡冠头和鼻环男,听完康老爷子的安排,转身离开。

康老爷子点燃了雪茄,森然自语道:“想翻天,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地下停车场,禹奕手里拿着飞刀目不转睛的看着后视镜。

忽然,后视镜里的人影一闪,禹奕正要扔飞刀,却又滞住了。她看见独眼雇佣兵手里拿着枪,指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如果她没受伤的话,飞刀出手有把握干掉对方。

可是现在,她一条腿一只手都受了伤,行动能力大受影响。飞刀干掉对方的可能性很低,何况对方还有枪。

“这位小姐,我们只系找你问鲁,你缺对我们大打出手,很不应该。”独眼雇佣兵操着怪异的腔调,客气的道:“但系,只要你不把今天的系说出去,我们可以放你走。”

“黎猜,死了这么多人,还说要放过我?”禹奕冷冷的道:“你还是去骗鬼吧!”

“原来你认系我,怪不得有防备。”黎猜的那只独眼,凶光频闪。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又道:“不对,问鲁的人不系我,难道你也认系他?还系其他系情出了问题?”

禹奕之前一直在车里休息,阳光很晒。她想找个阴凉的地方,就把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昨天到现在,因为铁锹和方超的事情,她也没怎么休息。

她正想趁这个机会睡一会,一辆面包车开进来。面包车里下来个人,拿着一份地图向自己的车走来,一副问路的模样。

禹奕主动下车迎了上去,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那个问路的人说了两句,就原形毕露,掏出匕首想要刺杀她。

结果,被早有防备禹奕一顿暴打,挨了几下狠的。

要不是黎猜带着人,从面包车里冲出来。装着问路的家伙,身上就得多几个窟窿放血。不过,他最后的下场,还是被干掉了。

铁锹看见那个在车顶跳来跳去,被一飞刀干掉的人就是他。

“狠辣……呃,火柴妞,他们什么地方露了马脚?”铁锹鼻梁挨了重重一击,眼泪哗哗的淌。没想到,这下歪打正着。眼泪把酸辣粉的汤汁冲掉,眼睛反而变得舒服了。他大声道:“你和外面几位大哥解释一下,让他们也明白哪里出了问题。咱们不要固步自封,有交流才能有进步,对不对?”

“闭肛!”禹奕看铁锹刚在自己胸前当完色狼,又说自己是火柴妞,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她狠狠地瞪了铁锹一眼,道:“再敢多嘴,我捅死你!”

铁锹缩了缩头,偷偷向禹奕招手,示意她靠近一点。

禹奕视若不见,只是警觉地通过后视镜观察四周。

铁锹无奈,只好主动把嘴凑在禹奕的耳朵边,还用手拢住嘴和鼻子,防止声音扩散。他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火柴妞,你笨呐?”

禹奕听铁锹说自己笨,两道凤眉一挑。她正要发作,铁锹又道:“你多和他们说话拖时间,我偷偷地打110报警,你把电话给我……”

铁锹说报警的事,禹奕直接过滤了。但是,铁锹让她和黎猜多说话拖时间,却让她深以为然。她刚才已经发了求援信息,过一会老扛把子的人就会赶来,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越有利。

禹奕正想着铁锹的话,铁锹忽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耳唇。温热湿润的舌头,让禹奕的头皮一阵发麻。手一哆嗦,飞刀差点掉地下。她赶紧用力握住,可是这么一动,飞刀稍微偏了偏。

“唉哟……狠辣娘们,我拜托你动刀之前先弄清楚情况。”铁锹的脸上多了一道血口,他捂着脸从嘴里拿出一粒麻椒,哭丧着脸道:“我舌头上有酸辣粉说话不方便,想把这东西吐出来,不是想舔你耳朵……”

禹奕脸色一红,好在脸上沾了不少干粉。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她想起铁锹刚才抱着灭火器喊“老婆”,满地打滚的装疯。不但把那些雇佣兵给蒙住了,连自己也差点被蒙住……

“这种奸诈的家伙,说话绝对不能信……”禹奕在告诫自己的同时,也在心中默默的问:“我都让你跑了,为什么不跑?”

铁锹脸上不但有干粉,还有不少酸辣粉的辣油,现在又多了点血,混在一起都快成浆糊了。伤口沾上特别加料的酸辣粉,火烧火燎。那感觉,就像被烙铁烫过一般。他暗暗后悔:“早知道这样,就不放辣椒不放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