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特别祝福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5080字
  • 2013-09-08 00:03:24

西玥学弟看着铁锹,神情变幻莫测。他已经认出眼前人是谁了,就是那天在车站遇到的那个流氓、地痞、无赖、劫匪……这是他心里对铁锹的认识。

不过,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学姐的曲子,就是这个家伙填的词。

铁锹看着西玥学弟的古怪神色,想起了一句老话。他乡遇故知……债主!

“你……那个……”西玥学弟又有结巴的现象。

“主持人,你贵姓?”铁锹笑眯眯的问。

“我姓牙,牙齿的牙……你可以叫我小牙……”

“很特殊的名字呢。”铁锹从西玥学弟手里拿过话筒,做采访状。他道:“小牙你好,能说说你姓氏的来历吗?”

“呃……我是壮族。”西玥学弟期期艾艾地解释。

“哦,牙是壮族特有的姓氏吗?”

“是,这是我们壮族人的一大姓氏……”西玥学弟说到这,终于感觉不对了。他带着几分羞恼的抢过话筒,道:“咱们俩谁是主持人呐?”

展台下的观众,又是一片哄笑声。

红蝶公司的几个行政人员,纷纷摇头叹气。他们觉得请西玥而不是请明星来表演,策略非常的对头。但让这个自告奋勇的家伙担任主持人,实在是天大的败笔。大家只能说天气太热,脑子突然2B了。

“小牙兄弟,你才是主持人,这点毫无疑问……”铁锹笑眯眯的道:“我是和你开玩笑的,请别在意。”

“先生,你贵姓?”西玥学弟没好气的问。

“我姓铁名锹,这个名字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纯粹是因为好记……”铁锹客客气气的道:“主持人,你现在的问题属于能拿奖品的三个问题吗?”

“不属于。”西玥学弟急忙否认。他道:“那些问题要从提问箱里抽取……”

他的话还没等说完,铁锹就不耐烦的道:“既然不属于拿奖品要问的问题,你还在这废什么话啊?”

“这个……我们要先进行互动提问……”

“小牙同学,我有权保持沉默……”

太有意思了!这家公司的节目太精彩了!不但歌好听,连游戏环节也这么给力……展台下的观众大声起哄的,喝倒彩的,鼓掌叫好的,吹口哨的……此起彼伏,反正看热闹不怕事大,越过瘾越好玩越好……

西玥学弟多希望自己手里拿的不是话筒,而是狼牙棒!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一定把眼前这个地痞、无赖、流氓、劫匪、砸得满身窟窿眼……

红蝶公司一个行政人员,赶紧抱着提问箱上台。接着,另外一个人手捧着小盒走了过来。他把盒子打开,里面的戒指立刻吸引了观众的目光。

盒里的戒指为蝴蝶形状,两对金色的翅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翅膀上还镶嵌着两颗红豆大小的红宝石。整只蝴蝶的做工非常精细,好像要展翅欲飞。

展台前的观众,嘴里啧啧有声,可说是羡慕嫉妒恨。

铁锹的眼睛盯着戒指,再也离不开了。用“贪婪”二字形容他的眼神,一点都不为过。

西玥学弟趁着这个工夫,赶紧恢复了心态,介绍道:“这枚戒指是红蝶软件公司,请香港金九福金店特别订做。价值五千元,但这个价格只是所用黄金和红宝石的价值。如果算上戒指的做工和造型,那价格就会翻上好几番。因为,这枚戒指已经属于艺术品的范畴……”

“小牙,我能插句话吗?”铁锹不知是不是看戒指看得太专注,眼睛的瞳孔几乎和黄金一个颜色了,最深处还有两个红点。哦……那是红宝石……

“呃,你说……”西玥学弟对着铁锹,心里还是紧张。

“你能不能别废话了?”铁锹嘴里的吐沫星子喷出八丈远,咆哮道:“赶紧让我抽问题,别耽误拿戒指!!”

西玥学弟把话筒拧得咯吱咯吱响,展台周围的大功率喇叭传出刺耳的杂音。

观众都捂住耳朵,叫骂不停。

抱着提问箱的红蝶公司行政,一个劲的向西玥学弟使眼色。意思是别和这小子废话,赶快让他抽问题滚蛋……

西玥学弟忍着气指着箱子,道:“铁锹先生,你摸吧!一次只能摸一个小球,摸到之后把小球交给我……”

铁锹二话不说,把手伸进箱子里一顿乱摸,然后选了一个白色金属小球出来。

小球是空心的,西玥学弟把小球拧开,拿出里面的一张纸条。上面问题是,失恋欢歌的演唱者是谁?请说出她的名字。而且纸条上面还有编号:十五。

这时,展台上的两块液晶大屏幕外加一个投影,都出现了十五号问题。请问:失恋欢歌的演唱者是谁?请说出她的名字。

“铁锹先生,刚才我学姐在唱歌时,大屏幕已经显示过,失恋欢歌的演唱者是谁?希望你能注意到那两个字。”西玥学弟心里不停地祈祷,你没看见……你没注意……你没看见……你什么都没看见……他催促道:“你只有三十秒回答问题的时间,如果超过这个时间没有回答,就算你失败。现在还有十秒,九秒……”

西玥站在展台里面,两道弯弯的月牙眉,快拧成毛线团了。她唱歌的时候,投影屏幕上显示了名字,但时间只有三秒钟。而且,一开始就显示。有些人说不定不会看到,但是这个混蛋根本就不用看。因为在火车上,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名字了。

果然,铁锹淡淡的道:“演唱者的名字,叫做西玥。”

说完,他得意地看了一眼,站在展台里面的萌妹子。

西玥费了好大劲,才忍住对铁锹竖中指。

“啊,该死的……他居然记住了……”西玥学弟暗中咬牙切齿。

大屏幕投影上重新出现演唱时的画面,还定格在演唱者的姓名上。

展台下的观众有艳羡的、也有嫉妒的,哗然声一片……

铁锹又从提问箱中掏出个球,西玥学弟打开一看,差点哭出来。他暗道:“老天爷,咱们不带这么玩的,这歌词就是他写的……”

铁锹嘿嘿奸笑,大屏幕投影上出现了问题。请问,歌曲中第六句和第九句歌词是什么?

“第六句是悲催的生活还得继续,第九句是明天的太阳依旧升起。”铁锹算计了片刻,就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果然,大屏幕上显示的答案和铁锹说的一模一样。

展台下的观众,这回都是轰然叫好了。居然连续答对了两个问题,看来拿到戒指的可能性非常大……

西玥用力咬着嘴唇,暗道:“不行,一定要想办法,阻止这头贼驴。别人也就算了,他想拿走戒指,门都没有……”

红蝶公司的行政人员,也有点稳不住了。这才一开始,今天的大奖就让人拿走了,后面的展示还怎么往下办?

抱着提问箱的人,看似不经意的按了按箱子边角。提问箱,外表没什么变化。但是里面,却从夹层当中掉出不少新球。

铁锹伸手继续摸球,这第三球他摸来摸去选了好一会,才摸出一个来。

西玥学弟打开一看,不顾展台下那么多观众,兴奋地仰天大笑。他道:“铁锹先生,这回你完蛋了。这个问题,你休想能答对……你听好了,问题是:猜出我学姐演出的道具包,里面都装着什么?只准猜一次,还是必须在三十秒内回答……”

他的话音刚落,大屏幕投影就显示出了问题。

一个红蝶公司的行政人员,拿着一个粉红色的小挎包出来。

西玥学弟上前接过,道:“铁锹先生,请猜一下这个包里的东西,会不会是化妆品?”

他很阴险地引导铁锹,往错误的方向猜测。

红蝶公司的行政人员,都长吁了口气,暗道:“这白痴主持,总算在关键时候开窍了……”

展台下的观众,不少人大喊着出主意,答案各式各样。

“里面是化妆品,演员表演一定要用化妆品……”

“有可能是保护嗓子的药……”

“镜子,手机……”

“车钥匙,避孕套……”

铁锹看着眼前的小挎包,不由得笑了。这个包,就是西玥在火车上背着的那个,当时里面装满了零食。他转头看了看西玥,发现她那双亮闪闪的大眼睛,满是紧张。他道:“我猜里面装的是零食,很多的零食。”

观众听着这个匪夷所思的答案,大部分都摇头叹气。

可是,这个答案对展台上的人来说,却是石破天惊!

西玥学弟呆住了……

红蝶公司的行政人员呆住了……

西玥比学弟还狠,她希望自己手里的话筒变成手榴弹,炸死铁锹这头贼驴。

“你想好啊!”西玥学弟做着垂死的挣扎,他道:“我学姐是在唱歌跳舞,是在表演……她从来就不愿意吃零食……我再给你个机会,可以再猜一次……”

“哇……”展台下面的观众,又是一片哗然。

西玥学弟这么一说,只能说明他心虚。不然,直接就宣布铁锹说错了,岂不是更好。

不少观众都喊:“打开包看看……是不是零食,看看就知道了……对,打开看看……”

“打开啊!”铁锹催促道。

西玥学弟干咽了两口吐沫,道:“你再猜一次啊……”

“哦,好!”铁锹非常肯定的道:“我还是猜,里面都是零食。”

西玥学弟颤巍巍的打开包,哗啦一下,鱿鱼丝、巧克力、棉花糖……各种零食撒了一地!

观众大声欢呼,都觉得这小子运气好得爆棚。

当然,也有一些观众感觉有点猫腻,这也太巧了吧?不会是红蝶公司不舍得大奖给别人,找这小子当托吧?不然,怎么连包里是什么都能猜到?

不过,这些观众没出声。反正大奖不是自己的,爱给谁就给谁呗。他们就是来听歌的,有没有奖都无所谓。

铁锹也是兴奋莫名,马上就要拿戒指。

红蝶公司的行政一百个不情愿,却没什么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眼看铁锹就要拿过戒指,忽然一双白嫩嫩的小手伸过来,先把戒指抢了过去。

铁锹抬头一看,抢走戒指的是西玥。他发飙道:“嗨,你干什么?这戒指是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西玥就上前几步,对着展台下面的观众,甜甜的道:“今天是西玥的生日,希望大家能祝我生日快乐,让我拥有一个特别的生日……”

展台下的观众看西玥把戒指抢走,正不知怎么回事,就听西玥说今天是她的生日,还让他们送上祝福。不少年轻学生,立刻大声道:“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非常感谢大家!”西玥深深地给观众鞠了一躬,道:“我想让台上的幸运观众,为我送上一份祝福。因为,他今天是幸运的,我希望他能把幸运也带给我,再让我给大家演唱。这样,他的幸运会通过我的歌声,送给所有在场的观众……请大家鼓鼓掌,支持我的决定,好吗?”

说完,她双手举过头顶,带头鼓掌。

观众当中先是几个人鼓掌,接着十几个人鼓掌,再往后是几十个人鼓掌……最后,所有的观众都被鼓动起来,用力地鼓掌。

掌声带着节奏,如同永不停息的浪潮。

西玥看火候差不多了,又道:“现在请这位幸运观众,为我说上一段祝福的话。如果我觉得他说得好,就让我把这枚珍贵的戒指送给他……”

说着,她扬了扬手中的戒指,道:“如果他说得不好,就没办法为大家带去幸运。那么我就要罚他,没收这枚戒指。大家说,好不好?”

观众已经被鼓动得不知东南西北,大声应和道:“好,就这么办!”

铁锹张着大嘴,心里就一个念头:“这奸商,居然玩阴的……”

西玥来到铁锹身边,很萌很萌的道:“这位帅哥,请你给我送上一段祝福吧!”

她压低声音道:“贼驴,你最好别乱说话。不然,我鼓动观众一人一拳打死你……”

铁锹露出一个腼腆羞涩的笑容,像清纯的小男生。他也压低了声音,道:“你这奸商,戒指本来就是我的,还说什么祝福?”

“谁让你在我脸上写字?”西玥笑得可爱至极,像只偷到胡萝卜的小兔子。

“既然你跟我玩阴谋,就别怪我了……”铁锹保持笑容,伸手把西玥手中的话筒拿到嘴边。他的手故意握在西玥白嫩嫩的小手上,手指还轻轻地摩挲。

西玥觉得手上麻痒难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但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发作。她咬牙忍着,暗道:“贼驴,你给我等着……”

铁锹占够了便宜,忽然用一种沉重悲切的语调,道:“今天是西玥同志的生日,她为这次演唱,献出宝贵青春、付出了辛勤汗水……她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光辉的一生,伟大的一生,光明磊落的一生,艰苦奋斗的一生,无私奉献的一生……

西玥同志在工作中,踏踏实实,兢兢业业,从不讲条件。生活上,艰苦朴素,克勤克俭,从不铺张浪费。作风上,她一如继往密切联系群众,在歌迷和同学面前,不居功,不骄傲……青山不朽,万古长存,让我们永远记住这样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人……

西玥同志将作为楷模,作为偶像,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活在歌迷的心中,活在同学的心中,活在岭南人民的心中,活在华夏人民的心中,活在世界人民的心中……”

铁锹说着说着,留下了伤心悲痛的泪水,哽咽得语不成声……

展台的下观众呆住了,鸦雀无声……

西玥学弟呆住了,表情好像得了面瘫……

乐队的人呆住了,打架子鼓的人手中的鼓槌掉在地上……

红蝶公司的行政人员呆住了,嘴张得掉了下巴……

“咯咯……”

展台下的观众,不知谁先发出一声怪笑。

这下就像在烧开的油锅里,滴进去一滴水。

所有的人都炸了,爆出震天的狂笑!!

“哈哈哈……”

“嘿嘿嘿……”

“嗬嗬嗬……”

不少人笑得前仰后合,有的人笑得喘不过气,有的人笑着笑着忽然弯下了腰。这是吃得太饱,笑得肚子疼。但是,即使疼得满地打滚,眼泪都出来了,嘴里还是在笑……

不知道的人从这路过,还以为疯人院搬这来了。

周围几个企业的展台,很多观众看着这里的情形,感觉莫名其妙。以为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都冲过来看热闹。

弄得那几个企业的员工,一个劲大叫:“别走啊!我们的节目还没演完呢……”

西玥那双清澈明亮,又萌又可爱的大眼睛,喷出的都是核辐射!

铁锹假意擦眼泪,附在西玥的耳边,悄声道:“奸商,你要是敢说我的祝福不好,我就说你脸上有纹身,驴之歌!!”

西玥的面纱无风自动,鼓成了一个圆球。

铁锹趁着所有人都没注意,伸手抢过戒指,冲下了展台。

等展台上的人反应过来,铁锹已经钻进人群跑得无影无踪。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咿呀呀……”西玥忽然发出一声嘹亮尖叫:“现在,我要为大家演唱一首,最新的原创的歌曲,驴之歌……纪念一个应该被杀千刀的混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