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幸运观众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5065字
  • 2013-09-07 01:35:12

东南亚广场占地面积辽阔,比华夏最大的燕京广场小不了多少,也算是全国排名靠前的广场。

广场前面办的是华夏美食节,都是各地的小吃。后面却是华夏企业文化节,国内不少企业都在那展示自己的企业文化。这样既能扩大知名度,还可以借机宣传自己的产品。

有些知名企业还聘请国内的歌星,前来表演助阵。所以,后半部的广场人数比前面还多。光是那些著名歌星的粉丝,就快把空间挤爆了。

不少吃货在前面吃完了东西,就去后面看歌星表演,尖叫欢呼还能消食。

铁锹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那碗特别加料的酸辣粉,慢慢悠悠的到处闲逛。他估计方超和夜影小两口,肯定不会早回去,自己不妨也多逛一会。要是回去早了,单独和禹奕相处,恐怕不妙。

万一,那个狠辣娘们尝了这碗特殊加料的酸辣粉。他觉得自己,完整回岭南的可能性肯定为零,说不定还得是负数。

铁锹看了几个有著名歌星表演的企业,只是人实在太多了。每个搭建的展台周围都围满了人,可以说里三层外三层,一圈套着一圈。他站在最外面,看那些著名歌星充其量只是一寸高的小人,无数的粉丝大声尖叫,弄得连音乐都听不太清楚。他不是不想挤进去追星,但看着遥远的歌星和展台,还是理智地放弃了。

铁锹继续悠哉的闲逛,漫无目的地到处转悠。他逛着逛着,忽然听见一阵很特别的音乐,那是带着重金属的摇滚风格,曲调极为激昂火爆。

他听了片刻,就被音乐吸引了。不由自主地用脚踩着重低音的拍子,顺着音乐声走去。

转了个弯,他看到一个不是特别大的展台,上面横挂着“红蝶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的大红条幅。周围摆放着红蝶公司的介绍,企业文化,发展历程等等。

展台上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安装投影仪,并没有表演的人。在展台的中间位置,摆的是架子鼓、电子琴、电吉他等乐器。左右两边,摆放着液晶大屏幕。这时正播放着红蝶公司的宣传片,音乐正是这部宣传片的配乐。

铁锹听着音乐,脚下打着拍子摇头晃脑。他觉得音乐很熟悉,可是就是想不起来是哪首歌。他正在那使劲地回忆,已经有不少人被音乐声吸引过来。

有一对学生模样的情侣喝着可乐,互相依偎着走过来。

女学生嗲声道:“哇耶,好嗨的音乐。”

男学生赞同道:“不错,这音乐很狂,蹦迪很嗨。”

他一边说,一边扭动身体。

“这音乐,好象是飞信乐团的OneNightin燕京。”女学生也不由自主的轻轻踏脚,手里的可乐随着节奏晃动。

“不对,这可不是飞信乐团的燕京一夜,这曲子我听过……”男学生用力跺着脚,努力寻找着答案。他忽然大声道:“我想起来了,这是一首老歌。名字叫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咦,好像哪里不对……”

铁锹为之绝倒,不由得笑出了声。

男学生觉得旁边的家伙卷了自己面子,眼光很不善。

铁锹急忙摆手,表示自己无意冒犯。他道:“我也是听这个音乐好听,没别的意思。”

女学生很活泼地问:“帅哥,你知道这音乐是什么歌吗?”

“我好像在哪听过……”铁锹搜肠刮肚地想答案,却看男学生面沉似水,充满敌意。他识趣的道:“对,就是叫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

他这么一说,男学生的脸色立刻大为缓和,笑道:“不一定是这歌,就是听着有点像……”

“那是,那是……”

铁锹和男学生同时哈哈大笑,只是笑容同样的猥琐。一只狼想要护食,另外一只狼表示纯属路过。那么两只狼完全可以做朋友,进行亲切友好的交流,甚至还能探讨如何护食的经验……

铁锹看被音乐吸引来的人越来越多,怕一会被围住出不去,就主动往后面退。

男学生还热情地挥手,和他再见。

这时,音乐声忽然停止。

展台落下了白色的荧幕,安装好的投影仪射出了蓝色的光芒。表演的乐队从展台后面走出来,拿起乐器。

一个穿着白衬衫,蓝色牛仔裤的学生,拿着话筒走上台。他略带腼腆的道:“各位……那个……下午好,呵呵……那个……我是今天演出的主持人,代表红蝶公司给大家做一些交流……那个……希望大家能喜欢……”

展台底下听音乐的人,发出阵阵哄笑。

别的企业,主持人不是西装革履的帅哥,就是美艳性感的美女,哪会派这么个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小子上来。

铁锹停住了脚步,也没有笑。他已经知道刚才听的音乐,到底是什么歌了。

因为,这个主持人他见过。

那是他刚刚从自杀当中恢复过来,在车站等车的时候,听一个学生弹曲子。

这个弹曲子的学生,就是展台上的主持人。

人越聚越多,刚才那对情侣也逐渐退到铁锹的身边。

两人还在分析那段音乐,到底是什么歌。

男学生实在不知道,又想在女朋友面前显示博学,就只能信口胡猜了。他从变形金刚主题曲,一直猜到加勒比海盗,最后把贝多芬命运交响曲都猜了出来,越猜越不靠谱。

女学生和他,逐渐变得不那么如胶似漆了,越来越有脱离他怀抱的趋势。

男学生正在急得抓耳挠腮,耳边悄然传来一句话:“那段音乐的名字,叫失恋欢歌。”

“亲爱的,我想起来了。那段音乐,叫失恋欢歌!”男学生急病乱投医,听到什么顺口说什么。等说完之后一转头,看见铁锹站在旁边,好像什么也没说过。

女学生听了这个名字,重复了两句,疑惑地问:“失恋欢歌,是谁唱的啊?”

“这个……”

铁锹不再理会两人之间的对话,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展台。

那个当主持人学生,展台下面哄笑阵阵,更是紧张得脑门冒汗。他磕磕巴巴的道:“下面……那个……请大家欣赏,我师姐……那个原创的歌曲……失恋欢歌……”

说完,他就钻进了展台后面,像只灰头土脸的土拨鼠。

聚在展台周围的人,笑声更大了。

乐队的人,都皱起了眉头。他们都是各个酒吧比较出名的演奏人员,不是主持人那种初哥,自然知道情况不妙。演出还没有开始,气氛就这么不好,后面很难达到预期的演出目的。他们的收入,可是和演出效果直接挂钩。这么一搞,收入可能要少上好几百。

展台后面,几个红蝶公司的行政人员,也变得严肃起来。不过,这种情形他们使不上力。让他们讲PPT介绍企业文化行,在这种场面作秀……不如让他们直接上去跳艳舞,来得实在。就是跳艳舞也没人看呢,几个行政都是大老爷们……

就在乐队和行政人员一筹莫展,展台下众人的大声哄笑的情况下。一个穿着粉红色奥黛,面带轻纱的女孩,拿着话筒从展台后走了出来。她从容地给众人鞠了一躬,清清甜甜的道:“各位观众大家好,我的学弟比较紧张,希望你们不要介意,我替他给你们道歉。现在,我就为大家献上这首失恋欢歌,希望你们能喜欢。”

女孩虽然带着面纱,众人还是能看得出她在笑,而且笑容非常可爱。那双又大又萌的眼睛,弯成了一双月牙。那清澈的眼光,让人觉得非常讨喜。

这么可爱的萌妹子主动道歉,再说人家也没做错什么,谁还没紧张过……观众是宽容的,也逐渐的安静下来,等着女孩唱歌。

铁锹捏着下巴,眼光闪烁。他暗道:“这奸商,脸上的字还没洗掉吗?”

女孩看观众已经安静下来,转身向乐队扬手示意。

刚才吸引众人过来的劲爆音乐,再次响起。

今天的你已然离去。

我的世界被你遗弃。

我曾想随爱情而去。

上苍却拒绝了我的心意。

前进,前进,我匍匐前进。

悲催的生活还得继续。

没有时间悲伤,也来不及哭泣。

我在钢筋水泥的巢穴里,埋葬回忆。

明天的太阳依旧升起。

我在地狱的火山里,翻过悬崖峭壁。

前进,前进,我匍匐前进。

精彩的生活还得继续……

女孩说话的声音甜美清脆,歌声却高亢嘹亮,有着金属质感。唱歌的时候,还跳着极富节奏感的曳步舞。粉红色的奥黛,随着她的动作起舞。如云的黑发盘旋飞扬,让她看起来既像阳光下歌唱的精灵,又像高贵的公主展示内心的狂野。

劲爆的音乐,略带伤感沧桑却桀骜坚强的歌词,狂野的舞步,可爱的女孩……这一切的一切,搭配得如此完美。

观众的情绪被点燃了,进而热血沸腾。无数双手臂高高举起,用力地挥舞。尖叫声此起彼伏,那些年轻男孩更是纵声大吼,宣泄自己的兴奋。

越来越多的人被这里狂热的气氛吸引,向这里汇聚而来。展台周围的人群迅速膨胀,短短片刻已经有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围得水泄不通。

铁锹的情绪,也显得亢奋起来。这首词是他所写,却头一次听人演唱。西玥的歌声,激起他对那段恋情的回忆。

青涩的爱,苦辣酸甜。

他用所有的一切去爱,包括自己的生命。可是,冷冰冰的现实,摧垮了一切美好。哪怕海一样的深情,也冲不垮钞票的堤坝。

你要的我给不了!

你爱的也就不再是我!

莫颜,祝你幸福……

不知不觉,铁锹已经泪流满面。

刚才还眉头大皱的乐队,已经被激情万分的场面感染,一个个全情投入。贝斯手的重低音,差点把展台震塌。打架子鼓的仿若变成了八臂金刚,鼓点密集得就像狂风暴雨。吉他手的五根手指,抖出片片残影,愣是弹出了六脉神剑的效果……

红蝶公司的行政人员,早就喜笑颜开。这么多的观众,只要等表演间隙的时候,放两个视频广告。啥企业文化,啥企业形象,还不是要有啥就有啥,这次赚大了……

西玥这首“失恋欢歌”特意循环唱了两遍,直到展台前的人气已经够旺,才示意后面演奏的乐队结束。

她的学弟,手里抓着个红穗捆绑的金色绣球,又跳了上来。不知是受了狂热的气氛感染,还是痛定思痛缓过神了。总之,他这次对完成主持人的任务信心满满,再没有开始的慌张。

“各位观众朋友,我师姐的歌,唱得好不好啊?”西玥的学弟拿着话筒大声问话,就像歌星在演唱时和歌迷互动。

底下观众情绪狂热,再说歌确实唱得不错。于是,大声应和道:“好!再来一首!!”

西玥的学弟完全进入了主持人的角色,他扬起手里的金色绣球,道:“现在让我们玩一个游戏,我把这个绣球扔下去。谁要能拿到就是今天的幸运观众,我会请这位观众上来抽取三个问题。如果三个问题全都回答正确,就能获得红蝶软件公司赠送的,纯金红宝石戒指一枚,价值五千元……如果上来的观众回答错误,就要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唱歌或者跳舞都行,有没有问题?”

“好,快扔……”

“扔啊……”

“别废话,赶快扔下来……”

“别耽误我拿戒指……”

底下的观众群情激奋,一排排高举起的手,密集如林。

西玥的学弟,用力把球向高空抛出,大叫道:“幸运的观众,绣球来了!”

金色的绣球刚刚落下,一人就高高跃起,把球抓在手中。他刚站稳脚步,还没来得及欢呼。旁边伸出一只手,又把球给打飞了。

球在空中飞出了十几米远,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四五个人同时跃起,用标准的排球姿势又把球给打飞了。

等球再落下的时候,排球变成了橄榄球。落点周围,方圆十米之内的人,都冲了过去。一时间鞋子和零食到处乱扔。鬼哭狼嚎中,球又不知被谁踢了出来。

铁锹一直在看乐子,感觉扔绣球就像古代大户人家的剩女,找倒插门的老公。那些抢绣球的人,就是没结婚的老光棍。

他正在那不怀好意的想着,却发现绣球三弹两跳奔着自己的方向来了。

旁边那对学生情侣双双跃起,来了个双人篮板。

男学生估计动画片看多了,还大吼一声:“我是天才,樱木花道!”

可惜,两人配合不好。先后碰到了球,却都没抓住。

绣球在空中停留了片刻,直接掉进铁锹怀里。

“不是吧?”铁锹觉得不可思议,下意识的道:“自从疯子在我脑袋里安家落户,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运气?”

虚无的识海中,这段时间一直休眠恢复神识的扫把星。忽然鼻子发痒,重重的打了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在大扫帚上翻了个身,又沉沉地睡去。

铁锹正在发呆,周围的人如同下山猛虎,一起向他扑来。

“我靠,我就说没好事……”铁锹急中生智,他悠着膀子猛的一扔,绣球又被扔回了展台。

西玥学弟伸手接住绣球,道:“刚才把球扔回来的观众,请上展台。各位观众,请给这位观众让一下路,谢谢!如果……呃,你们怎么回事……”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情况不太对。

上展台的观众不是一个,而是一口气上来十个人。

一直站在展台里面休息的西玥,那双可爱的大眼睛,忽然喷出怒火。她看见一个让她做梦难忘,恨之入骨的家伙……

“你们互相是朋友吧?”西玥学弟愣了片刻,就反应过来了。他道:“请问,你们哪位是把球扔回来的观众?”

“我是……”

“我才是……”

“明明就是我扔回去的……”

“主持人,他们都说谎,只有我才是……”

上来的人都说自己是幸运观众,其他人说谎,直接吵成了一团。

唯独铁锹表现得很淡定,既不激动,也不争吵。

西玥学弟有些蒙了,正不知怎么办才好。铁锹来到他身边,对着话筒大喊一声:“我才是最后把球扔回来的人,其他人都在说假话!”

因为有话筒传音,铁锹的话不止是展台上的人能听见,就连下面的观众也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一下子就掌握了话语权。

刚才还吵成一团的人先是一愣,接着把矛头一起对准铁锹。他们气势汹汹的质问:“你凭什么说,我们说的是假话?”

“你嗓门大了不起啊?”

“有本事,你离话筒远点……”

铁锹也不着急,依旧很淡定的道:“我有证据!”

他举起了手,里面抓着两条红色线绳,道:“主持人,这两条线绳是我把球扔回来之前,从球上拽下来的。你看一下球上面的红穗,是不是和两条线绳一样?”

剩下的九个人没想到铁锹还有这一手,顿时都说不出话来。脑子转得快的,已经面红耳赤的往下溜了。

展台下的观众也看清楚怎么回事了,发出阵阵的起哄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