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怎么可能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5023字
  • 2014-11-10 17:54:18

走廊里所有的房门都紧紧的闭着,长长的走廊寂静无声。

铁锹拿着雪茄信步走到窗户处,看着外面的风景。从高处看去,下面绿树成荫,小径通幽,偶尔有人在慢悠悠地走过。再往远处看,则能看见一个停车场,里面停着不少汽车。

他回想这一天多的时间,所遇到的事情,不由得苦笑不已。

方超这二货,居然惹上这么大的麻烦。传销就不算什么了,还欠了三百万赌债。欠了三百万赌债也不算什么了,居然还要逆袭黑道大豪的干孙女……

这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啊……

“不过,说实在话,我还真挺嫉妒这小子的……”铁锹抽着雪茄,喃喃自语。

办公室的门一开,夜影撅着嘴满脸不高兴的走出来。

“你怎么出来了?”铁锹笑着打趣道:“不怕你干爷吃了方超啊?”

“我干爷要和方超单独谈,不让我在屋里呆着。”夜影抱怨了一句,忽然问道:“铁锹,你是方超的好兄弟吧?”

“嗯,算是最佳损友之一。”铁锹觉得干等着也很无聊,不妨和夜影聊聊天。他道:“你有什么指教?”

“你和我说说方超以前的事,好不好?”夜影满怀期待的道:“方超说他在学校,积极学习,乐于助人,热爱祖国,群众基础深厚……而且,他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你们都很崇拜他,对不对?”

铁锹一口烟呛到肺里,差点把自己给呛死。他暗骂道:“方超,我顶你个肺啊!你吹自己优秀就算了,还特么说我们都崇拜你,要不要脸啊?”

不过,本着替兄弟抬轿子,蒙骗无知女孩进门的想法。

铁锹强忍着恶心,道:“是啊……我们都崇拜他,希望每天聆听他的的教诲。一日不听就浑身无力,鸡皮疙瘩掉一地……”

夜影的神态,就像想听故事的小女孩。她问道:“那你说说,方超怎么积极学习的?”

听别人夸奖自己的男朋友,是恋爱中的女孩,最愿意听的事。愿意的程度,甚至超过男友对自己说的甜言蜜语。

毕竟,其他人赞美自己的男朋友,听着更有幸福感。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女孩的选择没有错。

当然,夸自己男朋友的人,必须是男性。但是,基友除外!

现在,铁锹满足了这两个条件。

“方超,特别好学。其他同学的笔记,他都会认真地复印……”铁锹强忍着恶心,开始替方超吹嘘。

实际上,是准备考试打小抄……

“那乐于助人呢?”

“方超,总是帮我们拿书去自习室……”

实际上,是帮别的女生占座……

“那热爱祖国呢?”

“方超,总是希望能为华夏梦贡献自己的力量……”

实际上,是想考公务员……

“那群众基础深厚呢?”

“方超,认识的特别多,不少人天天都找他……”

实际上,是那些被挖墙脚的同学,想要过来揍人……

“铁锹,方超的德、智、体、美、劳,你最崇拜哪个方面?”

“我真要吐了……”铁锹感觉自己的胃深受折磨,想要反抗无耻压迫,发动起义了。

可是,当他看着夜影睁着星星眼,幸福期待的样子,心中忽然一动,有些明白了夜影的想法。这奇葩妹子想和方超在一起,却被她干爷极力反对。而且,她干爷积威极重,对她的影响很大。说不定,其他人对方超也未必感冒。只不过,看她这么坚持不太好反对而已,禹奕就是这样的例子。

虽然,她还是想和方超在一起,但说内心中没有一点迷茫,肯定是假的。她现在想听自己夸赞方超,实际上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夸赞,坚定她的信念。

“这么奇葩单纯的白富美,都能被方超碰到,这畜生真是走了狗屎运呢。”铁锹靠在窗台上,向空中吐出个烟圈。他看着那个烟圈在面前慢慢的扩大,然后变淡消散,暗道:“老三,希望你能通过康老爷子的考验吧!”

“铁锹,你继续说啊?”夜影看铁锹只顾抽烟,也不说话。她只好催问道:“你们最崇拜方超哪个方面?”

铁锹老神在在的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告诉我,有好处呢!”夜影说话的模样,就像在诱骗小孩交出手里的糖块。

“算了吧!你们老扛把子的好处,我实在不敢恭维……”铁锹大摇其头。他撇着嘴道:“从昨晚到现在,你们老扛把子给我的好处,不是开枪想打死我,就是拿刀捅死我。最差的好处,也是让我在湖里喂鱼……”

夜影非常生气的申辩道:“我干爷那是在吓唬你。”

“你干爷砰砰开枪,都快打死我了,这还叫吓唬我?”铁锹眼睛一下瞪得溜圆,道:“我现在还能站着和你说话,完全是我神经够粗大。”

“当然是吓唬你。”夜影做了个开枪的手势,道:“我干爷在越南和柬埔寨,还有缅甸当了二十多年的雇佣兵,枪法特别准。前段时间,干爷和我去射击俱乐部玩。四十米的靶子,干爷枪枪十环。他要真想打死你,这么近的距离,你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你以为你是黑客帝国里的救世主,能躲子弹啊?”

“哎呀……”铁锹也不干了,道:“你这么一说,好像我冤枉你们老扛把子啦?”

“当然冤枉啦!”夜影理所当然的道。

“好,你干爷这事咱们先不说。”铁锹一副非把事情掰扯明白的架势,他道:“禹奕,拿刀捅我这事怎么说?难道,我屁股上的伤是假的不成?”

他为了加强这话的真实性,还特意朝自己屁股指了指。

“这件事,你更活该!谁让你去亲小奕的?”夜影好像比铁锹还生气,她道:“你知不知道,那是小奕的初吻?小奕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她早就捅死你了。”

“你少来,还初吻?你骗谁啊?”铁锹嗓门也拉开了,道:“你干爷都说那个狠辣娘们,喜欢一个越南人。既然喜欢这么长时间了,还能保留初吻,你信吗?”

“混蛋,你爱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夜影的火气越来越大,她怒道:“姓铁的,你必须和小奕道歉,不然我就把你打成猪头。”

“哇哈哈……”铁锹把雪茄往嘴里一咬,痞里痞气的道:“要是禹奕那个狠辣娘们,我还怕上三分。你这模样的还敢叫板,我让你一只手。”

“嗨呀!”夜影一声娇喝,腿一下子踢过头顶,再迅猛下砸。

“嘭”的一声,窗户旁边摆放的金属垃圾桶,被她这一记鞭腿,砸得直接瘪了半截。

铁锹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心道:“我看见了什么?假的吧?”

夜影不等铁锹反应过来,又是一记旋风踢。

铁锹只觉面前一阵劲风刮过,嘴里咬着的雪茄,只剩下小半截散花的烟屁股,另外大半截直接被踢飞了。

夜影往后退了两步,摆了一个弓字踢腿的造型。她挑衅似的对铁锹招了招手,道:“来呀!”

“吸烟危害健康!你不让我抽烟是为我好,我又怎能恩将仇报呢?嗬嗬嗬……”铁锹咬着半截烟屁股连连摆手,一个劲地媚笑。他心道:“方超也太特么强了!这种婆娘也能推倒,他也真敢干……”

“铁锹,我告诉你。”夜影收起了动武的架子,得意的道:“老扛把子里,除了小奕和几个顶尖的好手,其他人都不是我的对手。”

“那是……那是……”铁锹没口子的恭维道:“日出东方,夜影不败!这话已经在江湖上流传很久了……今日得见,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怕啦?”夜影问。

“不,我不是怕,而是敬!”铁锹认真的表情,就像在宣誓。

这时,康老爷子办公室的门一开,方超有些沮丧的走出来。

夜影第一时间就冲了过去,拉着方超的手,问道:“干爷和你说什么了?”

“那三百万的赌债,你干爷还是让我自己摆平。”方超反握住夜影的手,又道:“你干爷说,两天后约孙敏峰和江成来这里谈判。我的赌债问题,必须在那个时候解决。如果解决不了,就让我后果自负。”

“那你有什么打算?”铁锹也走过来问。

方超想了一会,还是无奈地垂下了头,表示还没想到办法。

夜影却显得不太在意,她小心地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才低声道:“你放心吧!干爷已经给我准备了一份保障基金,有不少钱呢。我用这个基金,绝对可以替你还债。”

方超猛地抬头,眼神中满是喜悦。可是,只过了不到五秒钟,他就坚决的道:“不行,我不用你的钱。”

“你笨啊……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夜影温柔的道:“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

铁锹在旁边无语望天,暗道:“方超这种花心大萝卜,有这么好的女孩喜欢。我这么纯情的处男,居然还没有女朋友。什么世道啊……”

他一边自怨自艾,一边往走廊另外一头的窗户走。他想躲远点,免得被人家小两口当成电灯泡。

铁锹刚走到窗前,就听旁边“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他转头一看,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禹奕,擦着汗从电梯走了出来。

禹奕没想到铁锹在电梯门口,不由得微微一愣。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铁锹看禹奕面色红艳,额头带着细密的汗珠,还有些微微气喘,好像刚刚运动完的样子。他忽然觉得,禹奕如果不总是摆出一幅“扑克牌”脸,不动不动就扔刀子,应该是个非常性感的女孩。他想起禹奕在身后抱着自己的时候,那火热充满弹性的身体……又想起在亭子里,那毫无快感但充满故事的一吻……

“让开,别挡路!”禹奕从愣神中摆脱出来,又恢复了漠然的模样。

“靠,还是个狠辣娘们。”铁锹没敢多说,直接往旁边躲。

“小奕,训练完了吗?”夜影拉着方超走过来。

“没有呢。”禹奕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道:“干爷让我上来,有事要交代。”

“小奕,我都说你多少次了。这不是深山老林,你擦汗带块手帕。”夜影说着,从身上掏出块手帕给禹奕擦汗。她一边擦还一边埋怨,道:“都是黎维武把你给带坏了……”

这时的夜影,看起来有些大姐的样子了。

禹奕让夜影不要擦了,但夜影固执的不肯停手,禹奕只好苦笑着让她擦完,才道:“大姐,我去干爷那里了。”

铁锹等禹奕进了办公室,凑过来问道:“那个黎维武,就是禹奕喜欢的越南人?”

“嗯!”夜影点了点头。

铁锹觉得夜影对黎维武的态度,好像不太感冒。他本想再详细问问黎维武的事,又怕追根问底的不太好,就转移话题道:“方超,几点了?”

方超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才想起自己的手机上缴给孙敏峰了。他恨恨的骂了一声:“该死的传销佬。”

铁锹也想起了这件事,他道:“我的手机,昨晚泡水了。”

夜影拿出粉红色的水果机,道:“现在是十点整。”

“你们老扛把子,是不是该尽一下地主之谊啊?”铁锹摸着瘪瘪的肚子,道:“我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行,中午你去老扛把子的食堂吃吧。”夜影很大方的道:“我请客,你随便吃。”

“啊?还要等到中午?”铁锹觉得自己肚子咕咕叫。

“食堂还要两个半小时才开饭……”

“我最起码也是客人,你们能不能别让客人饿死啊?”

“问题是两个小时,你也饿不死。”夜影满不在乎的道。

“你……”铁锹话还没说完,肚子真的传来了一阵咕噜声。

方超看铁锹是真饿了,他也摸了摸肚子,道:“小影,我也有点饿了。”

“我去拿点巧克力,你先垫一垫。”夜影看方超说饿,立刻就改口了。她道:“等小奕出来,我带你去吃特色小吃。”

旁边的铁锹翻着白眼,感叹这种差别性待遇。但是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小两口呢?

夜影正要进电梯,禹奕已经从康老爷子的办公室出来了。

“小奕,一起去吃东西。”夜影招呼道。

“大姐,你们去吧。”禹奕拒绝道:“我还没有完成今天的训练……”

“哎呀,一起去啦……少练一天又不会死……”夜影不由分说地拖着禹奕,就往电梯里走,铁锹和方超也赶紧跟上。

“可是……”禹奕还在犹豫。

“别可是了,先去吃东西。”夜影把禹奕拖进电梯,道:“今天,是华夏美食节和企业文化节一起开幕。不但有各种好吃的,还有明星来表演节目呢……”

四人从电梯出来,又到了训练大厅。

二十几条壮汉,身上挂着铅块,正双手平举地蹲马步。而且,每人屁股底下都竖着一把两尺长的尖刀,往下蹲得稍微大点,就得菊花盛开。

“你们老扛把子的人,平时都这么训练啊?”铁锹悄悄的问夜影,道:“这也太折磨人了吧?”

夜影还没有说话,禹奕已经冷冷的道:“他们觉得被你打败,丢了老扛把子的脸,自愿受这样的惩罚。”

“不是吧……”铁锹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些人盯着自己的眼神,充满怒火。他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四人出了门口,夜影拉着禹奕去停车场提车,铁锹和方超在原地等着。

当夜影和禹奕走远后,铁锹问道:“康老爷子都和你说什么了?”

“他还是不同意,我和夜影在一起。”方超的脸色比刚才沮丧了几十倍。他道:“这老头还说,我现在能搞传销、赌博,将来有一天同样会干这种事。他为了夜影的幸福,不会同意我和夜影交往。除非,我能靠着自己的力量,把这件事摆平。而且,他和特意强调,让我在哪跌倒就在哪爬起来……”

铁锹觉得,在哪跌倒就在哪爬起来这句话,听着很古怪。

可具体哪里古怪,一时间想不出来。

“这老头还说,如果我愿意离开夜影,就给我一千万……”方超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话头。

铁锹从地上捡起一片掉落的树叶,放在手里把玩着。他道:“老三,你不会那么没出息吧?”

方超慢慢的蹲在地上,直勾勾的看着地上面,那里有两只蚂蚁在打架。他有些惊惧的道:“夜影干爷打了个电话,对着电话问事情办好了没有?然后,就把电话给了我……我接过电话一听才知道,那个叫胡丽丽的女人正在我家,跟我老妈打麻将……”

“你……你说什么?”铁锹差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可置信的道:“老三,你不是在说胡话吧?”

“我也希望是在说胡话,可惜不是……”方超缓缓的摇头,道:“因为我老妈也接了电话,还让我在南云好好干,争取能干出一番天地,比呆在家里收房租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