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下棋争锋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5146字
  • 2014-11-10 17:54:18

胡丽丽放下手机,冷冷地道:“水瓶座!”

这话听在铁锹耳朵里,好像是在说:“要死啦!”

“怎么办,要不要再找个理由说看不了?”铁锹看对面坐着的老头,貌似在闭目养神,但老树皮似的额头,青筋突突的跳个不停。为了能够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他非常明智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咳……”铁锹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他手里捏着仙人指路的造型,开始瞎掰道:“康老爷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远看如半兽人,近看像大马猴……”

康老爷子的那双昏花老眼,一下子睁开了,怒气勃发!

胡丽丽毫不犹豫地掏枪指着铁锹,道:“你说什么?找死啊?”

“不、不……我说错了,口误……我说的是近看像美猴王……”铁锹忙不迭的解释。

康老爷子微一摆手,让胡丽丽把枪收起来。他虚点了两下铁锹,道:“铁小子如果你不想死得很难看,就别耍花样,明白吗?”

“明白,明白……”铁锹忙不迭的点头。

“嗯,你继续往下说吧!”

铁锹觉得能活着看到明天太阳的希望,非常的渺茫。他苦着脸道:“你老脸上的刀疤,就像楚河汉界……”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无意中扫了一眼棋盘。心中一动,又想到个拖时间的方法。他道:“康老爷子,咱们下盘棋怎么样?”

“看相看不下去了,你又想下棋?”胡丽丽嗤笑道:“你先看相吧!要是看准了,留着小命再说吧!”

“其实,我是这么想的。今天初见康老爷子,有些激动。我的情绪波动过于剧烈,容易出现看不准的问题。”铁锹干笑道:“要是能下两盘棋,陶冶一下情操。等我的情绪恢复平静,看得会更准。当然,要是能让我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再看的话,那就能把老爷子谈过几次恋爱的事,都看出来……”

胡丽丽的脸上,又露出不屑的神情。她道:“别用这些没用的小伎俩,既然看相看不准,就主动和老爷子请罪。老爷子大发慈悲,还能饶了你的小命。”

“狐狸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铁锹又开始喊姐了。他忽悠道:“我想和康老爷子下棋,那也是为了活跃思维,恢复情绪。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给康老爷子看相,你怎么能说我这是小伎俩呢?”

“哎呦喂……你的理由还真充分呢!”胡丽丽冷笑连连。

“当然充分了,能不充分吗?”铁锹口不由心地道:“我这是一腔热血洒春秋,全心全意为康老爷子着想!”

“你想和我下棋?”康老爷子的眼中,精光四射。

“对呀!”铁锹怕康老爷子继续让他看相,就激将道:“康老爷子,你不会怕输吧?”

“哈哈哈……”康老爷子放声大笑,笑声把湖里的锦鲤惊得四处乱游。他道:“你觉得和我下棋,比看相容易活命?”

“总比看相活得久些……”铁锹心里嘀咕,嘴里又是一套说法。他道:“老爷子我都说了,陪你下盘棋是为了平稳躁动的情绪,能更好地给你看相。您想啊……从我见您老人家开始,我这脑门和脖子不是枪就是刀,好人也吓坏了不是?”

“你觉得能赢我?”

“我家里睡觉的枕头,就是象棋的棋盘。”

康老爷子又让胡丽丽叫人沏茶。他道:“铁小子,我可以给你个机会,陪你下一盘。但是,我要两个彩头。”

“什么彩头?”铁锹问。

“如果你输了,方小子滚蛋,再也别打夜影的主意。”

“好,这我答应。”铁锹当场点头。

“不行!”夜影大声阻止道:“干爷,我和方超的事情自己决定。”

“够了!”康老爷子一声低喝,满头灰白的头发,都竖了起来。他道:“我已经决定了,不要再废话。”

“干爷,感情的事和下棋有什么关系?”夜影面红耳赤地抗辩道:“再说,我和方超的事,怎么能让铁锹来决定?”

康老爷子冷冷地看了方超一眼,道:“我再说一遍,你和这个窝囊废的事,我不同意。如果,你觉得让铁小子替你决定不合适,就让这个窝囊废出来下棋。”

他顿了顿,道:“这是我给这个窝囊废,最后的机会。”

“干爷,你的棋艺那么高,别人怎么下得过你?”

“夜影,你放心吧!”铁锹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大言不惭的道:“我从下到大,下象棋就没输过。你干爷再厉害,也不是我的对手。”

夜影气得差点骂人,只是她还没来的及开口,方超已经无所谓的笑道:“行,就这么定了吧!没关系,我相信铁锹的水平。”

铁锹偷偷对着方超翘了大拇指,暗道:“老四,你放心吧!哥,就是输也输得潇洒!”

这时,康老爷子又说话了。他道“铁小子,还有一个彩头我没说呢。”

“您老尽管说,我听着呐。”铁锹把看相的事情忽悠过去,特别的轻松。他自作聪明的道:“您老是不是想说,我输了之后,别再打禹奕的主意?您放心,我要是输了,绝对不打她的主意。她愿意和那个越南教官在一起,我还送她个红包。不论是搁置争议,还是共同开发,我都不在乎……”

“姓铁的,你这个混蛋……”禹奕一开始还不出声,但听铁锹越说越不对味,扬起手就要甩飞刀。

康老爷子抬手制止了禹奕,道:“铁小子,我的彩头不是禹奕。”

“啊,不是这个狠……禹奕,那是什么?”铁锹掏出兜里的火机看了看,道:“康老爷子,您不是说这个火机是假的,看不上眼吗?”

康老爷子上上下下打量着铁锹,看得铁锹直发毛。他道:“如果你输了,我就找人割掉你的舌头。记住,我不是和你开玩笑。”

铁锹吓了一跳,道:“咱们还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吧!”

康老爷子又缓缓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了。他漠然道:“你不同意的话,就继续看相。”

铁锹堆尿了,刚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模样,瞬间消失。他正要再找点话分辨,方超忽然上前道:“康老爷子,我来和你下棋。不过,下棋之前能让我和同学出去走走吗?不用多,只要十分钟就行。”

康老爷子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睨了方超一眼后,淡淡的道:“可以。”

“谢谢您。”方超深深鞠了一躬,拉着铁锹就往外走。

两人走出凉亭,一直顺着长廊走道湖边。

方超道:“老三,你快走吧!”

“一起走啊!”铁锹道。

方超摇了摇头,道:“我要去下棋,不能走。”

“下个屁棋啊!”铁锹气急败坏地骂道:“老四,我说你什么好?你和夜影根本就不合适。你头脑清醒点,行不行?你看没看见夜影干爷,抽多少钱的烟,喝多少钱的茶?更别说那个胡丽丽有枪,禹奕那个狠娘们的飞刀……你不过是靠着两栋小破楼收租金混日子,以后最大的发展就是当寓公。这种人的干孙女,你能高攀起吗?

我和你比是屌丝,你和夜影比连屌丝都不如。你当初还把夜影给上了,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给夜影下药了?不然的话,你怎么可能得手?”

方超苦笑着叹了口气,靠在长廊的围栏上。他道:“现在还有时间,你先给我支烟抽吧!”

铁锹拿出了红双喜,又放了回去。他把从方超那顺来的中华掏出一支,递了过去。

他道:“老四,我知道你对夜影动了真情。夜影对你也是真心,不然不会让禹奕假装我的女朋友。但你有没有想过,夜影为什么这么做?还不是因为,你们之间的差距太大,她想让禹奕和我给你造势吗?

再说,这个康老爷子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就是出租车司机说的老扛把子。咱不说老扛把子是好是坏,但他是黑道还是白道,还能看得出来吧?你这边已经惹上了三百万的赌债了,要是再惹上老扛把子,你还想不想活啦?”

方超听着铁锹苦口婆心的劝,只是闷头抽烟。过了一会,他道:“老三,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你想不想听听,夜影怎么把我推倒的?”

如果在平时,有这样的八卦听。铁锹一定搬着马扎,准备好瓜子、花生、方便面,催促更新了。但他现在一门心思的想跑,恨不得下一秒钟就离开这处是非之地。

他道:“老四,咱们能不能先离开这,再讲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别忘了,你只和那老头要了十分钟。要是耽搁久了,那个狐狸女再追过来,咱们就交代了。那女的身上可有枪,一扣扳机全玩完……”

“你说的也对,十分钟确实说不完。”方超点了点头,道:“老三,你快走吧!夜影干爷,早就看出你和禹奕没什么关系。你要是走的话,他不会为难你。不然,他也不会同意让咱们出来……”

“老四,我靠你啊!”铁锹气得一把薅住方超的衣领,低吼道:“我和你说了半天,你到底听没听进去?你和夜影不合适,不合适,特么不合适……你以为有夜影护着你,就不会有事?别天真啦……那个老家伙一直在找机会,棒打鸳鸯。要是达不到这个目的,他说不定就会玩阴的。你仔细想想,他为什么答应下棋?

你以为那个老家伙让咱们出来,是希望我跑吗?他是希望你跑!如果你现在跑了,老家伙还可能放过你。如果你回去了,老家伙为了绝夜影的心思,可能真要弄死你……因为,那个老家伙真正要对付的不是我,是你!

方超,你知道咱们两个在那个老家伙眼中,算什么吗?顶多算两只耗子……我是那只想往外溜的耗子。你则留在洞里,念念不忘的想偷他的水晶杯。你告诉我,那个老家伙会怎么对付你?难道,你认为他会让你把爱若生命的水晶杯,偷回洞里搭窝吗?”

“老三,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也听进去了。但是,我不能没有夜影。”方超坦然地笑着,他道:“我有种预感,如果我退却了,可能真会失去夜影。”

说完,他转身向凉亭走去。

“你特么不退的话,可能会丢了小命。”铁锹怒道:“你就不想想你妈?”

“现在是我唯一的机会,虽然渺茫,但继续争取的话还有希望。我不能这样放弃,不能一辈子都生活在痛苦之中……”方超停下了脚步,道:“如果我妈知道,我在给她往家里抢媳妇,她一定会支持我的。”

铁锹看着一无反顾往凉亭里走的方超,不由得仰天长叹:“2B啊!”

他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扯住方超,道:“咱们两只耗子,一起和那只老猫斗吧。”

方超拒绝道:“老三,这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还是走吧。”

“怎么没关系,禹奕可是我的女朋友。”铁锹搂着方超的肩膀往前走。

“你们两个假装而已。”方超道:“我看禹奕对你很不感冒,好像比夜影的干爷还烦你。”

铁锹大言不惭地道:“假的也能变成真的,烦我的下一步,就是爱我……”

“对了,那个老家伙的棋艺如何?”

“夜影带我来的路上,介绍了她干爷的爱好,倒是简单的提过一嘴。”

“哦,她怎么说?”

方超皱眉道:“夜影说她干爷特别爱下象棋,水平好像很高。曾经和华夏几位特级象棋大师较量过,都是不分胜负……”

“嘶……老四,我肚子疼要去拉屎,祝你旗开得胜……”铁锹看方超那副吐血的模样,又大笑道:“我开玩笑的,哈哈……别担心,我有办法对付那个老家伙……”

他从兜里掏出了手机,一脸的奸笑,道:“一只老猫有啥可怕,壮起鼠胆把猫打翻!”

两人回到凉亭的时候,众人的神色各异。

康老爷子眼含怒意,面容阴森。

胡丽丽频频冷笑,一副这是你们自己找死的模样。

禹奕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夜影则神情激动,看着方超的眼神。桃花朵朵,深情无限。

“康老爷子,我们回来啦!”铁锹大模大样的往石桌面前一坐,道:“您老不会介意吧?”

“嘿嘿……”康老爷子冷笑一声,道:“你们想好啦?”

方超点了点头,神情坚定。

“康老爷子,我有件事想问一下。您刚才一直说,我们输了会怎样。”铁锹大大咧咧的道:“但您好像没说,我们赢了怎么办?”

康老爷子淡淡的道:“你们能赢吗?”

“万一我们赢了呢?”铁锹把玩着手机,笑嘻嘻地道:“如果我们赢了,康老爷子就让方超做你的乘龙快婿,如何啊?”

“好!”康老爷子气极反笑,道:“如果你们赢了,只要我的两个孙女愿意和你们在一起,我绝不阻拦!”

“行嘞,就等您老这句话了!”铁锹好奇地拿起一个棋子看了看,问道:“康老爷子,您这棋子和棋盘可是够高级的啊?到底是什么做的啊?”

康老爷子听铁锹的话,不由得露出哀伤之色。就像之前,看铁锹那个假冒火机的模样。他沉默了一会,缓缓的道:“这副象棋,棋子是我用老朋友送的,一块缅甸老坑的红翡和戈壁的墨玉制成,棋盘则是我购得的一块莹石。”

他伸出干枯的手,爱惜地摸了摸棋子,道:“铁小子,这副棋已经跟了我二十几年。每天晚上,我都会把它拿出来摆一摆……”

铁锹听康老爷子说得郑重,急忙道:“您放心,下棋的时候我一定轻拿轻放。万一要是掉个渣,我怕赔不起……”

说着,他伸手摸了摸棋盘,又摸了摸棋盘上的金线,脸色不停地变换。过了一会,他苦笑道:“康老爷子,您老还是换一副象棋吧!不然,我怕忍不住会偷两个子……”

康老爷子听铁锹说得有趣,脸上头一次露出了微笑。

胡丽丽也道:“康爷,我让人再拿一副别的棋吧。”

“不用了……”康老爷子挥了挥手,做了一个让他后悔终生的决定。他道:“今天这盘棋意义重大,用这样的棋子才配得上。”

铁锹故意道:“康老爷子,这盘棋会决定你两个孙女的幸福。”

禹奕听铁锹强调两个孙女,显然是包括了自己,不由得眉头一皱。她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忍住没说。

“随你怎么说!”康老爷子一点不在乎。他压根没想过铁锹能赢,自然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康老爷子,您爽快!”铁锹一拍大腿,竖起了大拇指。他道:“方超,摆棋!”

方超答应一声,过来摆棋。而且,他有意无意的站在了铁锹的右边。

这么一来,原本站在那里的胡丽丽,不得不让出了位置,站到了康老爷子身边。

铁锹拿出手机,道“康老爷子,您先走!我给家里人发条短信,报一下平安。”

康老爷子淡淡的问了一句:“铁小子,你信心很足啊?”

“有信心不一定会赢,但没信心一定会输。”铁锹豪气干云地道:“康老爷子,您请!”

康老爷子身体往后一仰,闭目道:“炮二平五。”

胡丽丽上前一步,伸手把炮推到了中间的位置。

“老家伙,你摆谱吧!一会,我让你哭!”铁锹奸笑着按了下手机,然后跳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