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耗子斗猫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3072字
  • 2017-09-27 18:00:02

铁锹忽然有种感觉,眼前这位康老爷子,是用很灵活的手段,表现他的敌意……

他不断地释放压力,但每当碰触底线的时候,就会往回收一点。等铁锹稍微缓过点劲,他就再逼过来。

就像,猫在玩弄耗子……

至于,那个胡丽丽则无所谓了。反正,她都是在配合康老爷子。

铁锹相信,如果康老爷子不发话,胡丽丽也不能把自己怎样。就算胡丽丽想干点什么坏事,方超也不会袖手旁观。

毕竟,四匹狼之间的情分在那摆着。平时连打带闹、挖坑设套,虽然也搞得不可开交。但兄弟真遇到了危险,谁都会伸把手。

方超不袖手旁观,夜影就不会袖手旁观。夜影不袖手旁观,禹奕那个狠辣娘们,就算再不待见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这就如同田里的马铃薯,你拽了地上的苗,就会拉起一堆土豆。

胡丽丽手里是有枪,但是禹奕的飞刀也不是修指甲的。真要是打起来,这么近的距离,飞刀和枪子也差不了多少。

当然,这只是铁锹的延伸分析。毕竟,打起来的可能性,非常的低。而且,这里有个前提,就是康老爷子不存在。

现在问题来了,康老爷子偏偏存在。而且,这个老家伙不但存在,还是当前压力的操盘手,那只玩弄耗子的老猫……

铁锹不想当那只耗子,但却不能不当那只耗子。因为,他没有能力。他既没有枪,也打不过禹奕的飞刀。

怎么办呢?

猫玩腻歪了,耗子总会被咬死。

总不能寄望猫大发善心,或者突然改吃素了吧?

铁锹这只耗子,打不过猫,又不想被猫吃掉,那么只能想办法逃走了。而且,还必须逃得巧妙。不然,方超那只被小猫当玩具的耗子,也可能要嗝屁思密达。

恼羞成怒的老猫,一定不介意干掉方超。大不了哄哄哭闹的小猫,无非就是麻烦点而已,不算什么大事……

铁锹不理说话的胡丽丽,而是直接和闭目养神的康老爷子说话。他道:“康老爷子,我看相也要收费啊!”

胡丽丽不屑地道:“你要多少钱呐?”

铁锹压根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无聊的吐着烟圈。他拿着红双喜,抽得有滋有味。

胡丽丽也反应过来,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她对没能第一时间察觉铁锹的意图,感觉很受伤。这是对她智商上的优越感,莫大的侮辱。她尖声道:“铁锹,能给老扛把子的当家人看相,是你的荣幸。你还敢张嘴要钱?”

“哇……”铁锹愣住了,道:“康老爷子,原来你就是老扛把子啊?”

康老爷子缓缓的睁开眼,用责备的眼神看了一眼胡丽丽。

胡丽丽没觉得自己犯什么错误,但看着老头的眼神,还是表现出噤若寒蝉的样子。至于她心里怎么想的,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康老爷子抽了口雪茄,冲着正对自己横看竖看的铁锹,道:“你看得准,多少钱都如你所愿。如果,你看不准的话……”

“老家伙,你又来这一手,吓唬谁啊?”铁锹心里这么想着,人却一本正经地道:“如果看得不准,我分文不取。”

他不待康老爷子回话,又道:“您老把出生年月日,告诉我吧。”

康老爷子的眉头皱了起来,略显怒意。他道:“我最后提醒你一遍,生辰八字,我已经告诉你了。”

这次胡丽丽没有掏枪,但康老爷子怒意带来的威压,却让铁锹呼吸一窒。

“我X啊!这只老猫,还真挺吓人……”铁锹心里发憷,赶紧解释道:“康老爷子,我说的是您阳历生日,就是公历……”

他打量了一下,康老爷子苍老的面容,道:“比如,你得告诉我。一九二零年某月某日,我才能给您老看相。”

“为什么?”

“这是我新潮的独门秘法,不能外传……”铁锹说到这,话锋一转,又大言不惭地道:“算了,您老德高望重,我告诉您也可以。以前看相的方法,要问生肖。但是,我看相不问生肖,问的是星座!”

“什么是星座?”康老爷子已经七十三岁,自然不了解这种潮流性的东西。其他老扛把子的人,也不会没事和他聊这个。

“星座就是双子、巨蟹、狮子、处女……”铁锹滔滔不绝的瞎掰,云山雾罩的乱侃。他从雅典娜的十二圣斗士,一直说到十二奥林匹斯众神,差点要深入探讨希腊神话当中,宙斯一家的乱|伦关系……

这时几个靓丽的服务员,把茶水送上来了。茶水刚放下,口干舌燥的铁锹说了句谢谢,拿起来就喝。

别说,那碧绿清澈的茶水,味还不错。

夜影看着铁锹喝了茶,差点惊叫出声。禹奕也闭上眼睛,不忍目睹。胡丽丽则如择人而噬的母狼,想要扑上来吃人。

“这茶怎么样?”康老爷子不想听铁锹继续侃了,想要转移话题。

“不怎么解渴!”铁锹说了一句,又要接着侃。他想把老头侃得精神不济,昏过去才好。

现在的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小耗子斗老猫的第一种方法,就是消耗老猫的精力。

他有信心达成这样的目的……

“两万块一斤的碧螺春,就为了解渴啊?”胡丽丽忍不住讥讽道。康老爷子平时的起居生活,都由她负责。所以,她非常清楚这些东西的价格。

铁锹听到茶叶两万块钱一斤,也是吓了一跳。他再一咂摸嘴,确实是满嘴幽香、甘甜不绝、颇有神清气爽的感觉。

不过,面对胡丽丽的讥讽,他毫不犹豫地反击道:“怎么啦?两万块钱的茶叶,就不能解渴啊?刚才,康老爷子不也是说口渴,才让你沏茶的吗?”

胡丽丽觉得和铁锹这种屌丝,根本没有办法沟通。铁锹对她来说,就像蟑螂一样讨厌。她冷笑着问:“这茶钱,怎么算?”

铁锹梗着脖子道:“我看相的费用也很贵呢!”

“够了!”康老爷子一声沉喝,如老狮低吼震慑全场。

康老爷子心里也是一阵恼火,这茶叶除了他以外,只有夜影和禹奕两个孙女喝过。就连胡丽丽,都没有喝这个茶的资格。这只能是一家人之间,才有的待遇。

铁锹这个小子,居然也敢来喝茶?而且,铁锹还觊觎他的干孙女……虽然,这事不一定是真的,但也要好好的教训。

康老爷子心中恼怒至极,却并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道:“铁小子,我不知道什么是星座,你也不用再解释了。”

“那怎么行……”铁锹用极为严重的语气,道:“康老爷子,我不给你解释清楚,你不了解星座有多重要啊!”

“用不着!”康老爷子一句话就把铁锹给噎住了。他道:“你看相,你自己知道就行。”

“嗬嗬嗬……”铁锹干笑着道:“关键是我也不知道,您老说的生辰八字,到底是属于哪个星座!”

康老爷子面露杀机,横贯全脸的刀疤像条狰狞蠕动的蜈蚣。

铁锹暗自心惊,也怕这老头突然发飙,让胡丽丽开枪打死自己。他急忙道:“康老爷子,我刚来南云就听说老扛把子仗义。有人还特意给我留了名片,让我被人欺负的时候,找您评理做主,绝对的公正……”

他赶紧把出租车司机给的名片掏出来,道:“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您老人家不会坏了自己的名头吧?”

康老爷子气得把两千多块的雪茄,捏成了麻花。雪白的烟灰,像是墙皮一样往下掉。他忽然转头,道:“夜影,禹奕,你们告诉我。甲申猴年、丁卯月、丙戍日,是什么星座?”

夜影在干爷的积威之下,脸色煞白。

她正六神无主,方超的手轻轻碰了碰她的衣角。

“死鬼,你以后要是对我不好,我和你没完……”夜影暗中叨咕了一句。她低下头,怯怯的道:“干爷,我不知道。”

“你……你好……”康老爷子气得那张老脸,全是黑气。他猛地看向禹奕,道:“你来告干爷,甲申猴年、丁卯月、丙戍日,是什么星座?”

禹奕看了看夜影,夜影的眼神哀怨无比。她犹豫了好一会,才道:“干爷,大姐和方超确实互相喜欢,您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吧。”

“混账……”康老爷子一声咆哮,道:“我问你星座呢!”

虽然康老爷子不是对铁锹吼,但铁锹还是感到凶猛的压迫感。他吓得连着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

“尼玛啊!”铁锹脑门子又见汗了。他心道:“这老家伙哪里是猫,根本就是狮子嘛!”

百兽之王,哪怕老而垂死也霸道无匹!

禹奕的身形,也微微的颤抖。她死死的咬着嘴唇,就是不肯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康老爷子的怒色渐渐敛去。他慢慢靠在轮椅的椅背上,心中翻过来调过去的转着两个念头。

一个是,女生外向。另一个是,两个孙女都是好孩子。

“阿丽,你知道我是什么星座?”康老爷子有些疲倦的问道。

“我这就查一下。”胡丽丽对着铁锹冷冷一笑,拿出手机上网搜索。

“尼玛啊!不带这样的吧?”铁锹傻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