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想简单了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3100字
  • 2013-08-31 23:06:39

铁锹总算从举手投降的造型中,解脱出来。他毫不怀疑胡丽丽手里拿的是真枪,就算胡丽丽拿的不是真枪,禹奕放在自己脖子上那把刀,可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至于,胡丽丽敢不敢开枪这事,他觉得并不重要。因为那个站在旁边的狠辣娘们,肯定敢给他的脖子放血。

一开始,还想着屌丝闹翻天的铁锹,忽然间冷汗沁沁。他觉得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先不说,禹奕能带着人劫他和方超。单说那手飞刀功夫,一般人就练不出来。

现在,那个看起来很风骚,这会又端庄要死的“狐狸女”,居然能掏出枪来。这更是铁锹,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离开了现实中的华夏,穿越到了美国唐人街。

而且,不论是“狐狸女”,还是“狠辣娘们”,还有夜影和方超,都对面前的这个糟巴老头子,又畏又惧,不敢稍有违逆……

对了,方超这个混蛋,要论心计和狡猾程度,也不比他差多少。寝室四匹狼的能水都差不多,烂的也差不多。方超都乖得像个孙子,他还敢这么嚣张,那不是脑子有裂缝吗?

“你现在给我看相了吗?”老头平平淡淡的话,听在发呆的铁锹耳中,就像打了个炸雷,吓得他浑身一哆嗦。他一改刚才的从容,畏畏缩缩地道:“我我……我先酝酿一下情绪……不,我酝酿一下法力……”

“你要不要我的生辰八字,姓字名谁啊?”老头伸出两根手指,胡丽丽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掏出支雪茄,放在他的手中。

“靠,老东西还挺能摆谱!”铁锹心里这么骂着,手却忙不迭的从兜里,掏出方超给的ZIPPO火机。他陪着笑,凑过去给老头点烟,那叫一个狗腿。

可不知道是过于紧张,还是火机出了问题。他咔吧咔吧的打了好几下,火机只见火石声响,偏偏就是不冒火。

“不是吧……”铁锹郁闷得想哭,自语道:“ZIPPO火机,号称美国大兵人手一个的战时装备,居然也会坏?”

老头看着那个火机,眼神忽然变得炽热无比,好像燃烧的两团烈焰。他缓缓伸手,把铁锹手里的火机拿了过去。

“您老人家要是喜欢,就送给您了。”铁锹恭恭敬敬地拍着马屁。

老头平摊开枯瘦的手掌,火机就放在掌中。

胡丽丽又从身上,掏出雪茄剪给雪茄剪去尾部。接着,她又掏出一盒蜡封的长杆火柴。“嚓”的一声划出火焰,给老头手里的雪茄预热,然后才均匀地点燃雪茄。

铁锹忽然明白胡丽丽为什么身材丰腴了,身上装那么多东西,看着能不胖嘛……

烟雾缭绕中,老头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火机,陷入了沉思。他的眼神时而炽热,时而死寂,时而凶狠,时而悲伤……

铁锹则趁这个工夫,偷偷地看向方超。他想从方超那里得到些提示,弄清楚现状。

方超心道:“我刚才提醒你不听,现在怕了吧!”

不过,他和铁锹算是一体,总不能不管。

于是,方超一阵挤眉弄眼。这是在告诫铁锹,千万不要放肆。不然,事情就大条啦!万一惹毛了夜影的干爷,干掉他们俩就跟拍碎两根黄瓜。“啪啪”两声脆响,加点盐就是一盘凉菜,不费什么力气。

铁锹虽然没有理解得特别透彻,但四匹狼同一个屋檐下,宅了好几年。猥琐的勾当搞多了,也差不多“心心相印”了。他得了方超的提示,连着干咽了好几口吐沫。心里一个劲地盘算,是不是把方超撂在这,自己找个借口开溜。

反正,方超有夜影罩着,还是正牌两口子。就算这糟巴老头子想要棒打鸳鸯,也不会把方超干掉。但是,他和禹奕可是假夫妻,还是假得不能再假的那种。而且,那个狠辣娘们好像随时都想捅他几刀……至于,找机会狠狠大闹一番,给那个狠辣娘们好看的屌丝心事……还是别妄想了吧……

铁锹正在那盘算着找什么借口,老头终于结束了沉思。他掂了掂手中的火机,道:“铁小子,自打我建起了锦绣湖。这地方从没有像你这么放肆的人,能竖着出去。不过,看在你的火机让我想起过去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了。刚才,你小子的无礼,咱们一笔揭过。”

“多谢您老人家高抬贵手……”铁锹点头哈腰地道:“我这就离开,不打扰您休息了……”

“这个混蛋,居然想撂挑子!”夜影恨恨地看着铁锹,心道:“当初,真应该让小奕扎他个透心凉……”

“慢着,你火机拿回去。”老头把火机抛了过来。

铁锹伸手接住,就往兜里揣。他嘴里却道:“您老人家要是喜欢,就留着玩好了。”

“哼,就算是真的,我都瞧不上眼。何况你这个假货……”老头轻轻敲了敲石桌的桌面,道:“棋!”

胡丽丽姿态优雅地在后背摸了摸,拿出来一块二尺见方的蓝玉石盒,放在桌面上。真不知道,这么大块东西。她是怎么放进衣服里,还让人看不出来。

“老人家,这可不是假货。”铁锹虽然害怕,想快点开溜。但看自己就这么一个值钱的物件,还被老头鄙视,心里很不服气。他道:“不是我放肆,也不是我卷您面子。这火机是我朋友花一千多块钱买的,正品的ZIPPO火机。您老看走眼了……”

老头很好笑地道:“这种火机,大多数型号都跟了我十几年。是不是正品,我一试重量就能知道。你这款火机,属于假货当中最差的一种。加油后,能点火的时间不超过三天。出厂价是五块,外面卖价不会超过二十。”

铁锹不信的问:“你怎么知道?”

“前几天,我刚刚收购越南的打火机厂。他们原先生产的,就是这种假冒火机。”老头玩味地道:“你确定你的朋友,花了一千多块,买这么个东西吗?”

铁锹转头,对方超怒目而视。

方超缩着脑袋,只看自己的脚尖,绝不抬头。

“娘的,你给我等着!”铁锹已经知道答案是什么了。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背着手半转身鞠躬,文绉绉地道:“多谢您老人家解惑,我这就走了。祝您老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说着,背在身后的手,对着方超竖了一个华丽的中指。

铁锹往亭子外走的时候,还想给禹奕也来个中指。不过,他看着禹奕那冷冰冰的眼神,再想想那寒光四射的飞刀。心里实在发憷,最终也没敢。

他刚走到亭子的入口处,身后传来了老头的声音,道:“铁小子,你还没给我看相呢。”

“啊?”铁锹怔在那里,保持着抬腿迈步的姿势,慢慢地转过身。他哭丧着脸道:“您老人家不是说,一笔揭过了吗?”

“你无礼的事,可以一笔揭过。”老头嘴里喷出浓浓的烟柱,道:“但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不用看相了?”

他打开蓝玉石盒,里面是一张金线勾勒的象棋棋盘。在棋盘的两边,镶嵌着一红一黑两排棋子。这些棋子质地是红玉和墨玉,雕刻成各式各样的形态。有骏马、战车、火炮、战象、持刀卫士、手握长枪的军卒……一个个惟妙惟肖。

“我叫康茂青,生辰八字是甲申猴年、丁卯月、丙戍日、申时。”老头摆着棋子,幽幽地道:“铁小子,你给我算一算吧!要是算得不准……哼哼……”

他后面的话没说,但说不说意思都很明白。

铁锹听着甲申、丁卯……这些古代按着天干地支编纂的历法,一脑袋浆糊。他僵在那里,干嘎巴嘴却说不出话来。

这连日子都听不明白,怎么说啊?他就是想忽悠,都不知道从哪开口。

“铁小子,你要是算不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老头抽了口雪茄,眼神一下子又变得霸悍至极。

“康老爷子,您就别为难我了……”铁锹哀求着告饶。他几乎想扭头就跑,可是又觉得跑不过枪子和飞刀,所以没敢动。

“不为难你,也行!”老头笑得愉悦,好像很好说话的道:“但你要告诉我,你和禹奕是什么关系?如果,你说实话,我就放你一马。不然的话,就算我让你走出锦绣湖,你也出不了南云。”

夜影一下子紧张起来,方超更是脸色煞白,禹奕则紧咬着嘴唇不出声。

“康老爷子,您问禹奕多好啊?”铁锹的脸,本就被打得鼻青脸肿。现在更是垮得像塌了半截的豆腐渣工程。

老头淡淡的看了禹奕一眼,禹奕不由自主地低下头,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

“铁小子,我就问你!”老头说着,微微一抬手。

胡丽丽的那把手枪,又对准了铁锹。也不知道胡丽丽,怎么分辨老头让她干什么。不过,她显然领会了老头的意图。

胡丽丽很平静,很平静的道:“铁锹,你猜!如果你不说实话,我会不会开枪?”

铁锹差点破口大骂,我猜个屁!

人一旦被逼到份上,往往会爆发出巨大的潜能。

铁锹现在就被逼到了份上,他刚刚平息的屌丝之气,又爆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