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好这一口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031字
  • 2014-11-10 17:54:18

“你给我闭肛!”如果禹奕不是被夜影缠住了手脚,估计又是一飞刀。

铁锹立马不出声了,玩命把身体缩成一个球。

这时,屋外有人用甜腻的声音,喊道:“夜影,禹奕,你们怎么还不过去?老爷子已经等得着急了……”

“狐狸精来了!”夜影轻呼一声,从禹奕身上跳了下来,急得满地转圈。她嘴里不停地道:“怎么办,怎么办……”

禹奕看着夜影焦急的样子,终于长叹一声,大步走到床前。她一伸手,把铁锹从被子后面薅了出来,凶狠地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男朋友,明白没有?”

“那个……做你男朋友不是不行……”铁锹虽然堆尿,但还能为自己争夺权益。他道:“我就提一个要求,你能不能别总动刀子啊?”

寒光一闪,一撮毛发飘飘荡荡地下落……

铁锹另外半边的鬓角,也没了!不过,看起来倒是对称了!

禹奕用刀尖挑着铁锹的下巴,冷冰冰地问:“还有别的要求吗?”

铁锹拼命的往后仰头,哭丧着脸道:“亲爱的,没有了!”

禹奕听了铁锹这句“亲爱的”脸色一变,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费了好大劲,才忍住直接捅死铁锹的想法,收起了飞刀。

铁锹感觉下巴底下火辣辣的痛。他用手一摸,手指上一抹鲜红。好像吸饱血的蚊子,被打死留下的痕迹。

这下,他怒了!没想到这狠娘们居然玩真的,刺刀见红啊!

禹奕的飞刀功夫,让铁锹有三分佩服、三分惊惧!

毕竟,一个漂亮女孩有门这么帅的绝活,很了不起!

铁锹还不是很清楚,禹奕到底是什么身份?但看禹奕动不动就拔刀的狠辣模样,估计不是什么良善的路数。这让他心底,又多了三分害怕。

不过,哪怕佩服、惊惧、害怕,已经占了九分。铁锹的身上,还是剩下了一分屌丝之气。而且,这一分屌丝之气,还是他身上所有被其他情绪挤压到一起的凝结!

九九归一,超级雄厚的屌丝之气!

“哥哥大胆地和你斗哇,九九归一不回头哇……”铁锹心中哼唱起激昂嘹亮战斗歌曲,恐惧值下降,怒气值直线飘红。他要准备反击了!

一个穿着黄色奥黛的美妇,风情万种地走进屋里。美妇四十多岁,身材稍显丰腴,看起来却风韵犹存。面容长得好像满月盈盆,保养得也很得宜。如果不是眼睛周围,有了淡淡的鱼尾纹,美妇两字中间就能加个“少”字,变成美少妇。

美妇扫了一眼屋里的情形,未语先笑道:“哟……夜影你来叫禹奕,看见人家小两口吵架,怎么也不劝劝?你们可是好姐妹呢!”

“嘁,用你管?”夜影不屑地嘀咕一声,抬头看向了屋顶。

“这孩子,就是倔强呢。”美妇没有对夜影的无理,表现出任何不悦。她打量了一下铁锹,脸色忽然沉了下来,道:“嗯,长得还算周正。但我们家禹奕配你,可是有点委屈!”

禹奕冷哼一声,面色木然,反感的态度表露无遗。

“好啦,我就不唠叨了,省得你们年轻人烦。”美妇自顾自的笑着,好像对禹奕的反感也习以为常。她道:“我先去告诉你们干爷,让他再心平气和地等一会。你们也要快着点,卿卿我我也不差这点时间……”

美妇说着,转身向外走去。可是,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停住了脚步。她面色冷然的站了片刻,又回身走到铁锹面前,从身上掏出块手帕,用两根手指拈着,递了过来。

美妇略带嫌弃地道:“你把下巴上的血擦干净,再去见禹奕的干爷。”

现在的铁锹,刚才被禹奕用飞刀吓出的堆尿样,半点都没有了。下巴上抹出的两道血痕,反而让他的面目多了几分血性。

他好似没有感觉到美妇的嫌弃,从容地接过手帕。不过,他没有用手帕去擦下巴的血,而是捂在鼻子上猛嗅了一口。

鼻子往回抽气的声音,就像在擤鼻涕。

“嗯,好香呢……”铁锹意犹未尽的用手帕撸了撸鼻子,才抬起头轻佻的道:“大姐,您贵姓啊?”

禹奕和夜影,看着铁锹的举动都怔在那里,一时说不出话来。

美妇也是一怔,满月似的脸上乌云密布,瞬间成了锅底。不过,她的怒色一闪即逝,瞬间就切换成笑容满面。

“哎呦喂……大姐这个称呼可不敢当。”美妇夸张地笑着,前仰后合地道:“我姓胡,叫胡丽丽,是禹奕的阿姨,你就叫我胡姨吧……”

“怎么能叫姨呢?顶多叫您一句狐狸姐。”铁锹一脸的猪哥相,却突然把旁边站着的禹奕拽到身前,道:“您这容貌,您这身段,我这火柴妞怎么比得了啊?说实在话,我要是先见到您,打死我也不能选火柴妞啊……”

铁锹一边说,还一边往禹奕身上指。说到容貌的时候就指屁股,说到身段的时候就指脸……总之,他就是想恶心禹奕,最好直接恶心死这个狠辣娘们。

“咯咯……你叫铁锹吧!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胡丽丽笑得更加勾魂夺魄,道:“你要小心呢!不然,你的下巴可不会只出这点血了。”

“出点血,怕什么啊?我就好这一口……”铁锹的手,看似亲密的搭在禹奕后腰。然后,用力的一扭。他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还嬉皮笑脸地道:“我这位火柴妞,今天正好来大姨妈。所以我也出点血,算是标配!”

禹奕猝不及防,被铁锹拉倒了身前,还被指这指那,早就心头火起。如果不是当着狐狸精的面不方便,她肯定要在铁锹身上,戳几个透明窟窿。现在铁锹得寸进尺,不但嘴里胡说八道,还在暗中掐她。

“混蛋,你说够了没有?”禹奕转身一记升龙拳,重重打在铁锹的下巴上。这一击不但姿势标准无比,还充满野性的美丽,就差一个“嗥优哏”的配音。

铁锹被打得惨叫一声,直挺挺撅在床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