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抵达南云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101字
  • 2013-09-01 15:53:19

这是连续两次,被死丫头片子坑了!

铁锹实在是气不过,差点想冲过去抢西玥的小挎包。要不是怕大晚上的往妹子铺位上扑,容易让人误会,说不定他就冲过去了。

铁锹正在犹豫的时候,西玥又拿出美工刀在手里把玩,薄薄的刀锋在灯下闪着寒光。她时不时挑衅似的看铁锹一眼,大有你敢动我一下,我就让你后悔终生的感觉。而且,她还冲铁锹做着无声的口型,那是准备喊“非礼、抢钱、杀人、救命……”这一类的话。

铁锹看着那柄美工刀,再看这死丫头片子的嘴型,感觉她就像一只充满戒备随时准备张牙舞爪的小花猫。他心里对于要回那五十块钱的想法,彻底死心了。

“花了五十块,买不超过五块钱一袋的鱿鱼丝,还不是满装的……”铁锹一翻身躺在了铺位上,暗道:“死丫头片子,你特么给我等着……”

火车哐切、哐切……单调的声音中前行,终于到了熄灯时间。

卧铺车厢的白炽灯全部暗了下来,只有镶在车顶的备用灯还在亮着。备用灯的灯光昏黄柔和还不刺眼,好让旅客在夜里上厕所什么的,不用两眼一抹黑。

西玥看似睡了过去,实际上却紧张地保持清醒,时刻防备着铁锹。可是,防备的时间久了,眼皮也有些打架。她看铁锹很长时间才翻个身,而且还打起轻微的呼噜,觉得铁锹应该已经睡熟了。

不过,她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怕铁锹是为了麻痹自己,假装睡着了。说不定,铁锹就等着她也睡了,找机会报复。

她暗中不停的给自己打气,道:“白西玥,你一定要挺住!绝对不能给那个混蛋翻盘的机会……加油,坚持住……再有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你到了南云再好好的睡……”

西玥一直这么想着,可是车厢晃晃悠悠的频率,再加上哐切哐切的催眠魔音。不知不觉中,她就睡了过去。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短暂的旅途就要结束了,感谢您一路上对我们工作的支持……”火车的广播里,传来列车员和蔼亲切的声音。

西玥迷迷糊糊地从铺位上坐起身,才发现火车已经缓缓开进南云车站。其他的旅客,已经大包小包的提着行李,站在过道上等着下车。

她呆呆的道:“唔……我怎么睡得这么死?”

当西玥看到对面的铺位空空如也,周围也没发现铁锹的时候。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心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摸自己的小挎包,然后低头查看。等她细细地查了一遍,发现夹着歌词的本子在、钱在、零食在、证件在……总之,在确定什么都没丢之后,她才长长地吁了口气,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那个混蛋,估计去门口等着下车了。”西玥喃喃自语。她想想昨天和这个混蛋斗智斗勇,最后终于胜出,不由得大为振奋。她挥舞了两下手臂,轻声赞道:“白西玥,你真了不起!面对抢你鸡翅,说你男朋友坏话的混蛋。你能坚持斗争毫不退缩,并取得最终的胜利,特别提出表扬一次。中午的时候,奖励你吃南云美食……”

西玥本想去洗漱,可是看火车已经停了下来。再去洗漱的话,时间上来不及。她只好先收拾行李准备下车,洗漱的事情等忍到宾馆再说。

可是,她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周围的旅客看自己的目光,非常的怪异。她以为那些人这么看她,是因为她没去洗漱,比较邋遢的原因。

“我不就是没去洗脸梳头吗?至于,这么盯着我看吗?烦死了……”西玥小声不满地嘀咕。不过,这种嘀咕解决不了问题。几乎每一位旅客走过她身边的时候,看着她的眼光都会变得很怪异。她无奈之下,干脆就坐在铺位上,扭头看着窗外卖呆。她想等其他旅客都走完之后,自己再下车。

这时,她看见昨天和自己斗了小半夜的家伙,身上背着好几个大包,扶着中铺那位老大娘,慢慢的从车窗前走过。

铁锹正扶着老大娘出站,心中忽有所感。他一转身,就看见车窗内的西玥。

两人四目相对,视线在空中纠缠碰撞,仿若火花四溅。

车窗外的铁锹邪邪一笑,做了一个刮脸的动作,就扶着老大娘向出站口走去。

车窗内的西玥,以为铁锹在说自己不嫌羞。她心头火往上撞,立刻不甘示弱地回以颜色,又是紧鼻子瞪眼,又是伸舌头做鬼脸!

铁锹出了火车站,打量着周围的情况,四处找方超的影子。他找了半天都没看到方超,就打电话道:“老四,你在哪呢?”

“铁锹,你到南云了吗?”方超的声音懒洋洋的。

“废话,我现在就在南云火车站呢。”铁锹游目四顾转了个圈,又道:“你在哪呢?”

“铁锹,你是不是在出站口附近?”

“对呀,我就在出站口外面。”

“好,前面大约五十米就有出租车,你过去打车到金海大道的青山雅居正门。”方超道:“等你到了之后,我再去接你。”

“靠,你不是说来火车站接我吗?怎么又让我打车过去?”铁锹非常的生气,他道:“打车多少钱呐?喂喂……”

方超挂了电话对屋里坐着的几个人,道:“我同学一会就过来了,他的嘴特别贫……”

他的话还没说完,手里的电话又响了。

方超皱了皱眉,按下了接听键。他还没来得及讲话,电话里就传来铁锹的喊声:“方超,去你那地方有没有公交车啊?出租车太贵,哥坐不起……”

西玥背着吉他和画板,刚走从出站口出来,就有人迎了上来道:“师姐,你怎么才出来啊?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如果铁锹在这,一定会认出说话的人,就是他曾经见过的纯情骚年。

西玥看着走过来的学弟,微笑道:“小牙,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就是担心你。”小牙伸手去拿西玥的吉他和画板,道:“师姐,农主管已经给你在五星级的桂景酒店,订了房间。他中午会去酒店请你吃饭……”

他说到这里,忽然怔怔的看着西玥的脸,不往下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