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浪漫梦幻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5167字
  • 2013-08-31 23:00:14

纸片有些熟悉,确切地说是上面的字迹有些熟悉!

那两笔狗爬字,简直和铁锹自己写的一模一样。

要是拿出去,能上小学生臊得撅两个筋斗,就和没上过学的文盲水平差不多。

可是,打眼一看字的内容,铁锹却不能不惊讶了。

“今天的你已然离去。

我的世界被你遗弃。

我曾想随爱情而去。

上苍却拒绝了我的心意。

前进,前进,我匍匐前进。

悲催的生活还得继续……”

这词怎么这么眼熟啊?

铁锹脑海中浮现出在车站等车时的情形!那时候,他刚刚洗发水配中药丸子,玩了一回自杀。扫把星突如其来的出现,在现实和玄幻中,就那么把他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然后,他算是暂时放下心结,重新开始生活。接着,就在车站碰到了,那个对师姐纯情到犯二的骚年,弹一首听起来不错的曲子……

他当时不知怎么回事,心有所感,想把情绪都发泄出来。

于是,就写了这么一首词。

这事,过去了一段时间,他已经都快忘光了。

可是,现在看到这首词的时候,记忆开闸。那段时日发生的事,再次全景回放了一遍。

铁锹忽然觉得生活真的就像说不清道不明的罗圈戏,总能在不经意的时候,看到曾经发生的事情,让你感慨不已。

“就是这张……”萌妹子伸手抢了过去,看了两眼就像是宝贝一样把纸张捧在胸前,一副失而复得、惊喜万分的模样。

铁锹故意笑着问:“什么东西,你这么宝贝?难道是男朋友写给你的情书?”

萌妹子这时已经从惊喜中恢复过来,看了看铁锹没说话。她打开刚才的小本子,小心的把那张纸夹在里面。因为怕纸张被窝折,还特意把本子抚平,显得小心翼翼。

“至于,这样吗?这东西不是古董,不用像清明上河图那么保管吧?”铁锹嘴里虽然在调笑,但心里其实挺有成就感的。没想到,他一时心有所感、随便写几笔的东西,别人这么重视。而且,重视的人还是那么可爱……至少是长得可爱的萌妹子。

他现在的调笑,实际上属于那种高调的自嘲,低调的炫耀。就像是暴发户拿着百元大钞点烟抽,嘴里不屑的说:“钱这东西,就是个王八蛋……”

看起来是鄙视,实际就是炫耀。大爷我有的是钱,王八蛋就是多!

萌妹子觉得对面这个家伙……虽然性格有些很讨厌,但心地还算过得去。所以,她没好气的道:“刚才谢谢你帮我!”

“唉……你这表示感谢的语气,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铁锹懒洋洋的靠在铺位上,道:“听起来一点诚意都没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萌妹子已经把一袋鱿鱼丝放在了面前。

“我收回刚才的话,你的诚意我已经感受到了。”铁锹精神大振,拿起鱿鱼丝刚要往嘴里放。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道:“这个鱿鱼丝不要钱吧?”

萌妹子觉得这个家伙,不是很讨厌,而是非常非常的讨厌。她打开小挎包,拿出了十块钱拍在铁锹的面前,道:“还给你!”

“算你良心未泯!”铁锹毫不客气的把钱装进兜里,拿起鱿鱼丝张嘴大嚼。他不停地赞叹:“好吃,鲜美……劲道……有咬头……太好吃了……就是少了点,填不饱肚子啊……俗话说的好,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这么让人吃不饱饿不死,不像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能干出来的事……”

萌妹子鼻子都气歪了,自己看在这个家伙帮忙找回歌词的份上,不但给了他吃的,还把钱也还给了他。没想到这家伙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了。她暗道:“老妈说得对,有些男人就应该好好的教训,不能给他好脸……”

不过,老妈的说法,萌妹子只是在心里想想。她总不能因为人家说两句不好听的话,就拿美工刀捅人吧?她低下头整理那一堆纸张,不想理会这个讨厌的家伙。

萌妹子不想理会铁锹,但是铁锹却对萌妹子感兴趣。

先不说铁锹对这首词到底怎么到萌妹子手里,有很大的好奇。就凭铁锹的肚子问题,也要继续和萌妹子打交道。毕竟,一包鱿鱼丝吃不饱不是?

“刚才那张纸上,写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铁锹继续在那首词上做文章,道:“我看了开头两句,感学写得乱七八糟。写这东西的人,文学水平一看就不怎么样……”

萌妹子终于忍不住了,很不客气的道:“喂,你不是很饿吗?为什么不吃鱿鱼丝?”

她早就看出铁锹肚子饿了,却没什么吃的。不然,也不会被自己坑回来十块钱。

“我在吃啊!”铁锹大嘴一张,把大半袋鱿鱼丝全都塞了进去。他含糊不清地道:“现在,已经吃完了……”

萌妹子也不说话,就用黑洞洞的大眼睛,盯着铁锹看。

铁锹一开始还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过了一会,就撑不住了。

萌妹子的大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不生气,也不激动,也没有厌恶感,甚至没有一点波动,平静得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可是,偏偏这种静到极点的眼神,铁锹反而难受得要命。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一个高清摄像头监控着。

虽然萌妹子没有任何表示,但那种一举一动都被别人了然于胸的感觉,相当的别扭。

他不由自主的说了实话,道:“我肚子很饿……”

铁锹说到这,尴尬至极。但是话已出口,后悔也来不及了。他干脆就摊开了:“你要是有多余的吃的,就再给我一点吧……”

他觉得自己说得像个要饭的不太好,又补充道:“那个……我花钱买也行……不过,你得公平交易,别坐地起价……”

萌妹子的眼神总算有了些变化,默不作声的掏出来几袋牛肉脯,递了过来。她想了想,干脆把小挎包里的零食,一样样的全拿了出来,放在铁锹的面前。

铁锹愈加的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像个骗吃骗喝的恶棍。他回身从背包里拿出了五十块钱,递给了萌妹子,道:“那个……这些钱够了吧?”

“不要!”萌妹子摇了摇头,道:“你吃吧,不要钱。”

说完,她低头整理那些捡起来的纸片。

铁锹真想顺水推舟,就这么把钱收回去。但是,最终他还是把钱放在了萌妹子面前,道:“要是随便吃一点,我也就不给钱了。这么多东西,不给你些钱说不过去。”

萌妹子只是把钱放在桌子一边,继续低头整理东西。等她整理完了,又开始写写画画。

铁锹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着萌妹子写东西。她发现萌妹子写的东西,就是自己曾经写的那首词。只是,每一句旁边都会有萌妹子画的配图。

比如:今天的你已经离去,配图是一个萧索的男生,背对着画面,站在城市的街道上看着地上两行脚印,延伸向远方。而且,脚印一看就是女生的脚印。因为每个脚印特意画成了大小两个部分,中间却不相连。同样是美术专业的铁锹,自然知道这是高跟鞋的表现手法。从这点也能看出萌妹子,画得很用心。

“你叫什么名字?”铁锹问。

萌妹子头也不抬地道:“你猜。”

“哟,这是不想告诉我啊!”铁锹刚想展开贫嘴技能,说萌妹子姓可名爱,哄萌妹子高兴。他忽然看见纸的右下角,有两个类似签名的字体:西玥。

“好,那就让我猜一猜啊!”铁锹摆了个掐指算命的造型,神神叨叨地道:“猜名必然要合乎地利四方、天时变化,方能心有所悟。南云在华夏西南,看来和你的姓氏有相合之处。贫道……咳咳……我先取一个西方的西字。

接下来,我从天时的角度再取一个字。现在已经是深夜,正是明月高挂之时,那么我就取一个月字。由于你身怀王者之气,那么这个月字前,当有一个王字,合为王字月的玥字。这么一来,你的名字也就呼之欲出了。我想应该叫做西玥吧……”

萌妹子看了看纸上那个签名,道:“嗯,两块钱设计的签字体,不用担心别人不认识了。”

铁锹觉得心口发闷,讪讪的说不出话。他发现眼前的萌妹子,看起来天真无邪,清纯可爱。实际上却聪慧异常,做事也“腹黑狡猾”,当真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他装神弄鬼的胡扯,原也没打算瞒过萌妹子。无非就是想借这个话题,掩饰自己白吃的尴尬,顺便再问问萌妹子,到底从哪得到的那首词,是不是车站那个清纯骚年给的?

他看萌妹子的年龄,最多就是十六七岁,刚上高中的年纪。怎么也不像,那纯情骚年嘴里所说的师姐。那小子可是已经上大学的猥琐青年了……

没想到,萌妹子一句话就戳穿自己的表演。而且,萌妹子要表达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就是拒人千里之外,没兴趣和他进行交流。

“那个……我想问你一下啊!”铁锹虽然尴尬,但还是想弄清楚,萌妹子是怎么得来这首词的。他厚着脸皮道:“那首词……”

铁锹的话还没有说完,萌妹子已经抬起头,很卡哇伊的笑着道:“帅哥,你抢了我鸡翅,我拿回了十块钱。你刚才帮我找回了很重要的东西,作为感谢,我把钱还给了你,还请你吃东西,解决你肚子饿的问题。

但是,我并不想认识你!

明天火车到站之后,我们就各奔东西,我也不想再见到你。所以,请你不要和我套近乎,好吗?从现在开始,这些零食你随便吃,我完成我的设计作品。我们谁也不要理睬谁,谁也不要和对方说没有必要的话。谁要是不答应,或者谁要是做不到,就骂谁就是二货王八蛋!谢谢,非常感谢你的配合!!”

说完,她又低头写写画画。

“我靠,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蔑视啊!!”铁锹伤自尊了,肚子气得一鼓一鼓的,就连嘴里嚼着的零食,都变得难以下咽。他暗道:“不行,这死丫头太猖狂,一定要找回面子!”

铁锹要找回面子,一时间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人家不想和你说话,你还要贴上去,岂不是成了二货王八蛋?

他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到好办法。忽然,她看萌妹子给自己写的那首词专注配图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动,觉得找到反击的突破口了。

“今天的你已然离去,我的世界被你遗弃……悲催的生活还得继续……明天的太阳依旧升起……我在地狱的火山里,翻过悬崖峭壁……前进,前进,我匍匐前进……”铁锹开始背诵自己写的那首词,看似喃喃自语,但声音恰好能让对面的萌妹子听见。

果然,萌妹子停下笔,抬起头无奈地看着铁锹,道:“帅哥,看不出你记忆力挺好啊?”

“不是我记忆力好。”铁锹看萌妹子没骂二货王八蛋,知道自己选这个突破口有效。他故作不屑地道:“这种破词,连五岁小孩都能写,记起来还用费心思吗?”

萌妹子小嘴撅了起来,小鼻子也紧了起来,满脸的怒意。

铁锹继续打击,道:“偏偏有那么些胸大没脑的女生……”

他说到这里,故意瞄了瞄萌妹子的胸部,用上了人身攻击。他叹了口气道:“呃,我说错了,是胸不大也没脑的女生,把这么首狗……破词,当成经典了……”

铁锹本想说“狗屁不通”的破词,但一想这词是自己写的,还是别损得太厉害。他道:“没办法,谁让这词是男朋友写的呢!就算写得再差,也得跟着捧啊!不然,男朋友一生气,岂不是要被甩……”

铁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车站里那个纯情骚年。当初他写了这首词,还了个出主意,让那个纯情骚年拿这首词去追师姐……

萌妹子两只白嫩嫩的小手,紧紧攥成了拳头,脸色也涨得通红,呼吸急促。看起来,恨不得咬铁锹一口。

铁锹心情大爽,得便宜卖乖。他抬头看着车顶,故意不看萌妹子愤怒的样子,道:“我这是自言自语,没和别人说话啊!”

萌妹子忽然趴在了桌子上,好像在稳定情绪。过了一阵,她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又恢复了卡哇伊的笑容,道:“帅哥,你觉得我男朋友写的词不好吗?”

铁锹听萌妹子说这首词是“男朋友”写的,知道萌妹子算是上了钩,忍不住嘴角往上翘,露出揶揄的笑容。

“到时候,看我怎么戳穿你!”铁锹心里暗暗得意。他继续挖坑道:“我觉得你男朋友,一定是刚上大学不久的无知青年。等见了大学里那么多美艳学姐,就不喜欢你这种还在上高中,没长开的小丫头。他肯定另有新欢想和你分手,才给你写了这首词,对不对?”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扔了个炸弹过去:“西玥妹子,我看你少不更事,就再提醒你一下。说不定,这首乱七八糟的词,都不是你男朋友写的呢!”

萌妹子本想保持冷静,可是眼前这个家伙,说话实在太可恶,气得她怎么也冷静不下来。这首词是学弟送给她的,说是在等车的时候突发灵感写出来的,也许能配自己创作的那首曲子。她一看,就被这首词蕴含的坚强和豁达感染了。

每次,她读这首词的时候,眼前都会浮现一个遭受挫折,已经遍体鳞伤的人,依旧带着玩世不恭的态度,潇洒地面对生活。

她毫不犹豫的用这首词,配上自己创作的那首带着重金属风格的摇滚乐。她还在学校举办的社团演出里,演唱了这首歌。由于歌曲节奏明快激昂,还带着时代气息,所以获得普遍的好评。

当时,社团演出的赞助商,红蝶国际软件有限公司的一位主管,听了她的歌之后,大加赞赏。这次,她去南云,就是应那位主管的邀请。代表红蝶公司在南云举办的华夏企业文化节,进行演唱。

事后,她为了感谢那位写词的学弟,特意请学弟吃饭。并且,拿出自己新创作的曲谱,拜托学弟写词。

新创作的曲子和上一首,在风格上完全相同。但是,学弟却写不出来。好不容易弄出来几句,意境和效果都比上一首,相差甚远。

她不由得起了疑心,几番追问之下,学弟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来这首词,是学弟在等车的时候,一个不认识的人,听学弟弹自己那首曲子,写出来的词。

学弟把写词的人好一顿贬低,说那小子长得奇丑无比,人品也差得要命,一看就是地痞流氓,车匪路霸,总之就不是好人……

她不相信学弟的话,觉得能写出这首词的人,必然是个才华横溢,并且对感情和生活有着很深感悟的人。

可是,她百般追问写词的人,到底是谁?

学弟却指天画地的保证,真的只是在车站偶遇,根本不认识那个人。

越是这样,她越是好奇,越是想知道写词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甚至,她的心里还带着一点少女的梦幻,希望这个人能是自己的白马王子。

虽然,她也知道这个梦幻过于浪漫,也不切实际,基本不太可能实现。但她还是把这个浪漫的梦,埋在了心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