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开价三千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3151字
  • 2013-08-04 22:52:55

出租屋里非常的安静,铁锹极度的无聊。

他现在的模式是身体健康,精神变态。

按理来说,铁锹应该去劳动力市场转转,再找点新的活干。

这年头只要肯出力气,饿不死人。

如果不去的话,也可以在网上发发简历,看能不能瞎猫碰上死耗子。

万一有哪个公司的人事经理,当天和自己的伴侣怄气,或者,干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说不定就中了大奖。

脑子一抽,打电话让他去面试,也不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最不济,他也应该像往常那样,抓紧空闲的时间,提高自己的画功和软件操作技术。

可是这些,铁锹都不想做……

他呆呆的躺在床上,脑袋里想的都是一个字,钱!

如何能赚更多的钱!

确切的说,是如何能赚到当高帅富的钱!

从莫颜想买的那件裙子,到钱斌要喝的四千块钱猫屎,再到云非遥请他吃的那顿饭……都让他有一种极为烦躁的感觉。

铁锹从床上下来,打开计算机进了《英雄联盟》。他在里面横冲直撞,连偷带攻,所过之处一片豆腐渣工程的废墟。不知道几次在对方“德玛西亚,人在塔在”的喊声中,搞得对方鸡飞狗跳,塔毁人亡。

可是,他心头的烦躁感不减反增,最后干脆玩不下去了,直接退出游戏。

烦!烦!烦!

这就是他现在的感觉。

铁锹拿出支烟点着,狠吸了一口。他把烟雾全都吞进肺腑,却不肯再吐出来。浓烈的烟雾让他的肺部火烧火燎,咽喉好像有块砂纸在摩擦。

就这样憋了一分多钟的气,几乎呛出眼泪,他才一口气把烟雾吐了出来。

也许是尼古丁起了作用,他心中的烦躁感略有减轻。但实际上,房间中除了多些缭绕的烟雾,什么也没有改变。

铁锹点开音乐播放器,随手放了首歌。

一首带着沧桑困惑的老歌,在房间中回荡。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为何你总是笑个没够,为何我总是有追求……难道我能总是这样,一无所有……”

铁锹脚斜放在箱子上翘着,后靠着椅背,木然的盯着窗外,闷闷的抽烟。

播放器是单曲循环模式,这首老歌一遍遍地回放。

那带着愤怒不甘的嘶哑歌声,好像在拷问他的无能,怒斥他的颓废。

不知过了多久,歌声忽然戛然而止,显示器瞬间黑屏,主机的风扇也“嗡”的一声停止旋转。

铁锹愣愣地转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慢吞吞地从箱子上,放下已经翘得发麻的大腿,想要看看计算机出了什么毛病?

他拿了螺丝刀,又是拆又是卸,捅咕了半天。计算机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连显示器和主机箱的电源灯都不亮。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铁锹颤抖着站起身,把屋里所有的灯都开了一遍,终于证实了一件事。

计算机没问题,真的是特么没电了。

“我XX你个XX啊……”铁锹暴怒地把螺丝刀摔在地上,破口大骂。

不知道是骂自己的愚蠢,还是骂供电局今天停电,却没发通知。

其实,供电局已经发出停电通知,三天前就贴在了楼门口。

那时候,他又哪有心情看?

铁锹骂了一阵又觉得闹心,干脆躺在床上用被子捂住头,拼命地嚎叫。

他现在只想发泄,不停地发泄。

就这样嚎了足有十分钟,手机的铃声透过被子,钻进他的耳中。

铁锹把捂头的被子敞开一条缝,拿起手机一看,腾的一下就坐起身:“方超,果然是兄弟。还是,不是亲生但胜似亲生的那种!”

电话里,方超的声音热情洋溢:“铁锹,最近怎么样啊?”

“当然是好得不得了……”铁锹哈哈大笑着贫嘴,道:“哥,一直等着你叫我去杀人放火呢。”

“怎么样?”方超问道:“上次和你说的,咱们哥俩一起来南云发财的事情,有没有兴趣?”

铁锹刚刚兴奋起的精神头,又蔫了下去。他叹了口气,无奈的道:“当然有兴趣,这几天我做梦都在想这事。但有兴趣也没用,哥们没有钱呐。”

“跟你家人要啊!”方超不以为然地道:“才六万九千八,不是六十九万八。一共就不到七万块钱,你家还没有吗?”

“你以为我家,也像你家那么有钱呐?”铁锹贫嘴开闸,没好气地道:“你家没事就燕窝擦脸,鱼翅漱口,熊掌按摩……我们家天天吃糠咽菜,还拖华夏人均收入的后腿……”

“打住,赶紧打住!”方超一看铁锹开始贫嘴,就知道事情要坏。按着他三年多的经验,知道和铁锹贫嘴,最终的解决方式只有两个。

一个是他落荒而逃。另一个,就是对铁锹饱以老拳。任何抱着和铁锹斗嘴的念头,都是自寻死路,绝对不能考虑。

“打住?”铁锹不想放过方超。他道:“这事涉及到我七百五十万的华夏梦,不好好和你掰扯明白,能行吗?”

“我本来想给你出个主意,让你能赚这七百五十万。你要是不愿意打住,那也无所谓。”方超直接放大招,道:“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人的记性一向不好,时间长了就容易忘东忘西……刚才,我想告诉你什么主意来着……”

方超的大招直接打在铁锹的七寸上,他立刻服软道:“我这就打住,行不?你说说,什么主意能圆我的华夏梦?”

“我记不住了……”

“老四,别呀!”铁锹开始忆往昔峥嵘岁月,兄弟情深。他道:“当初,你偷窥女生宿舍,是谁替你买的望远镜?”

“买望远镜是我付的钱吧!”

“我不告诉你这东西在捏脚铺的瞎子手里,你能买到吗?”

“我靠啊!望远镜买回来,你看得比我还多……好不容易让我看一会,还是被人发现,你要逃跑的时候……”

方超的智商不够高,还是被铁锹绕了进去,开始斗嘴了。

半个小时之后,方超被铁锹打击得体无完肤,生不如死。最后,几乎是哭着告诉铁锹,他想的主意是什么。

方超的主意很简单,他让铁锹先带三千块钱来南云。实在不行就从别处借一借,这点钱应该不会太难。

到时了解完投资项目,如果觉得好,就先交一份订金。其他的钱,可以慢慢再想办法。

至少对投资项目有直观的了解,回去再说服家人给钱,也会容易些。

铁锹听完,却提出了另外一个办法。他道:“老四,你先借三千块给我吧!不然,我还要去打工攒钱。现在,我迫不及待想搞这七百五十万的华夏梦,实在不想打工耽误时间。”

方超一口回绝,道:“铁锹,我实话告诉你!我们做的金融投资项目有个规矩,就是行业内不允许借钱。要是谁违背了,就会被踢出投资项目,血本无归!所以,这事哥们真帮不了你,见谅……”

铁锹放下电话,考虑良久,觉得先弄三千块钱去南云考察一下,也是个办法。虽然,他向方超借钱被拒绝,心中有些不快,但也能理解方超。

人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行业内不允许互相借钱,这是规矩。他总不能为了三千块钱,让方超赚不到七百五十万,还血本无归吧?

“可是,哪来这三千块钱呢?”铁锹犯了难。

打工赚钱,攒到三千块至少要两个月,时间太久了。再说,他现在心里长草,哪里还有心思去打工!

铁锹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只能用禁忌之术!他只希望老爸不要一听这事,就拿出马桶擦“哼哼哈嘿……快使用双截棍……”

晚上,铁锹回家。

一家人吃完饭,老妈照例去“修长城”。

这阵老妈手气相当顺,连着几天赢得牌友面色如土。一边是报仇心切,一边是想再接再厉。所以,老妈撂下饭碗,拿起钱包就往外走。

好在,老妈看着表情哀怨的老爸,还安慰了一下。

她道:“孩他爸,我这些天能获得那么好的成绩,是因为你在背后默默的支持。我在外面搬砖,你在家中洗碗。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啊……走啦……记得把这三天的碗都洗了……”

铁锹当时还开玩笑,道:“老妈,反正你也是赢钱,还带钱包干什么?”

“笨,我拿钱包是怕钱赢得太多,没地方装。”老妈出门的时候,还道:“儿子,妈今天要是赢钱,就给你买个大榴莲……”

“那我就等着吃榴莲了……”

老妈走后,铁锹进屋打开计算机,进入“英雄联盟”。

他一边玩游戏,一边想着怎么和老爸开口要钱。

这时,老爸拿了张报纸走进来,道:“儿子,你玩的是什么游戏?看起来挺好玩啊?”

铁锹心不在焉地道:“英雄联盟。”

“哦……”老爸站在铁锹背后看了一阵,忽然道:“儿子,你想不想弄点零花钱?”

“嗯?”铁锹眼睛亮了,立马回身道:“当然想啊!”

“好,你把碗洗了,我给你十块。”老爸开出了价码。

铁锹嘿嘿一笑,伸出了三根指头。

“三十块?”老爸摇头道:“臭小子,你这价格虚高啊!”

铁锹摇头,道:“老爸你错了!我开的不是三十,是三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