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失恋欢歌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4595字
  • 2013-06-03 23:22:24

扫把星的回答,让铁锹看出了便宜。他兴高采烈的道:“以后我召唤你帮忙,是不是让蚊子叮一口就行?”

他打算以后看谁不顺眼,就让扫把星把谁搞倒霉。如果对方上厕所不脱裤子,他却只是被蚊子叮一口。这事怎么算,都占便宜。

“嘿嘿……我不能喜欢谁就让谁怀孕,但是能讨厌谁让谁倒霉,也不错啊……”铁锹心里无限意淫。

“不行!”扫把星一句话就把铁锹的小算盘砸了。他道:“我虽然能影响空间规则,但毕竟不是空间规则本身。降低负面因素这种事,不一定每次都成功。”

“那这次怎么成功了?”铁锹不死心的问。

“你运气好。”扫把星淡淡的道。

“疯子,我还以为你是幸运星假扮的扫把星呢。”铁锹忍不住讽刺的道。

“完成这次例行观察的任务,我有机会升职为幸运星。”扫把星好象听不出铁锹话里的讽刺,一本正经的道:“小子,我们谈谈用法力帮你的补偿问题吧!”

说到这,他的语气一扫刚才的严肃庄重,变得充满诱惑力,如同一个不着寸缕的艳美女郎跳起火辣辣热舞,要多撩人就多撩人。

“你知道,我的法力神通广大。基本上,想让谁倒霉,谁就倒霉。我在你的识海温养神识,就等于你也有了这种,想让谁倒霉,谁就倒霉的能力。不过,为了确保我能配合你的心意,你还需要给我点激励……每帮你搞别人一次,我抽你一个星期精气,如何?这个价格够公平吧……

你想想,看着你讨厌的人倒霉,何其快哉!我觉得这是人生当中,最开心的事!而且,你被抽的那点精气,一个星期就能恢复!你说,天底下哪找这样的好事?我要是碰见这种事,做梦都会笑。说实在话,要不是看咱俩有缘。这价格,我绝不可能答应……”

铁锹不等扫把星忽悠完,就扳着脸打断他道:“恭送大仙下海……”

“操!”

扫把星一看当了半天推销员,这小子还是油盐不进,气得破口大骂。神仙风范,也丢犄角旮旯了。不过,骂归骂。铁锹不同意,他还真没招,最后也只能恨恨的回去休眠。

铁锹心道:“疯子,你还是回识海睡觉吧!别说阳痿一个星期,就是一天,哥也不能干!”

他把疯子噎回去休眠后,开始考虑自己要干什么。他之前的目标,就是租房子把莫颜推到。可房子租了,莫颜却跟人跑了。他的推到对象,只剩下左右手。而且,计算机也没拿过来,连***都看不见,实在没什么意思。再说,他死过一回。现在刚活过来就想这个,好像也不太合适。

铁锹考虑了一会,没想出个所以然。最后,他决定先回家拿点钱……

虽然给老爸老妈打完电话后,失恋的痛苦有所排解。不用再找同学出去喝酒,但身上分文没有也不行。

“就这么定了!”铁锹看了看地上满地的狼藉,觉得应该收拾一下。不管怎么说,他还活着,总不能屋里乱的下不去脚。

他撸起袖子蹲在地上,先把散乱的中药丸子一个个捡起来放进袋子里,又把碎镜片扫进了垃圾筐。然后,又捡起地上的洗发水。他轻轻的晃了晃,里面还有小半瓶的样子。他凑在瓶口闻了闻,胃里一阵恶心。

铁锹回手把洗发水,扔进了垃圾桶。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曾把这东西灌进肚子大半瓶。不过,他非常确定一件事。就是这辈子,他都不用洗发水了。

“我是不是很愚?”铁锹看着垃圾桶里的洗发水、中药丸子和玻璃渣,先是苦笑着问自己,接着又肯定道:“确实很愚!”

有些爱到深处的人,一旦失去爱情,失去了另一半,总是喜欢做些伤害自己的蠢事。殊不知,这样不但伤害自己,也伤害了那些真正在意自己的人。

铁锹收拾完了房间,坐在床上拿起他为莫颜画的画,静静的看着。

过了一会,他轻声道:“莫颜,你说的对。这幅画,确实有些旧了。”

说完,他把画放进抽屉里,转身离开了房间。

铁锹来到城中村路口的车站等车,忽然旁边传来了音乐声。他扭头一看,一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学生,正抱着吉他练习弹奏。

学生弹奏的水平一般,还有点生涩,但曲调却很特殊。浓烈的摇滚风格中,带着一种都市的质感,让人听着音乐就想跟着摇摆。

铁锹决定过去问问,弹的是哪首歌的曲子,回寝室自己也下载来听听。

“哥们,弹得不错。”铁锹过去搭话道。

“谢谢!”学生很有礼貌的点头。

“你弹的是什么歌?”铁锹递了支烟过去,想拉近距离。

“谢谢,我练习的时候不抽烟。”学生客气拒绝了。

铁锹瞥见烟盒里一根烟不剩,也就顺势把烟叼在了嘴上。他点火吐了个烟圈,道:“这歌是国外的吗?”

“不是。”学生摇了摇头,道:“是我一个学姐自创的。”

“了不起啊!”铁锹鼓掌赞叹。

“嗯,学姐在音乐方面是个天才。”学生说这话的时候神态虔诚,眼中散发出崇拜的光芒,或者是热恋中才有的幸福光芒。

铁锹觉得学生的神态好笑。他带着点恶意的调戏道:“你学姐很漂亮吧。”

“嗯,漂亮……不不不,我只是崇拜学姐没别的意思……”学生急忙否认。

铁锹看学生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慌乱样子,哈哈大笑。他感觉调戏这个‘清纯少年’特解闷,所以笑的很夸张。可是,他笑了一会,想起自己的遭遇,又觉得意兴阑珊。

学生看铁锹嘲笑自己,还笑成那副德行,心里反感。本想说几句难听话,可看铁锹身上透着一股吊儿郎当的痞子气,又没敢说。

不过,惹不起你,躲着你总行了吧。学生吉他也不弹了,直接绕到车站另一边等车。

由于不是节假日,现在也不是上下班时间。车站里空旷的很,除了铁锹和学生之外一个人没有。他们俩一边一个站在车站两头,跟两个守门的保安差不多。

开始,铁锹看学生躲传染病似的离他八丈远,还觉得好笑。可是等了半天车也不来,他感到无聊了。他又蹲在那,数街上开过的汽车打发时间。结果,腿蹲麻了,也只开过去两辆车,这下他更无聊了。

“今天这公交车邪门啊?怎么都半个小时了还没来?”

平常公交车一般十多分钟一辆,今天不知出了什么问题。等了半天,连公交车的影子都没有。铁锹一边抱怨,一边又把目光看向了学生,发现他正拿个小本子写写划划。表情时而苦恼,时而傻笑,超级的投入,根本没听他说话。

铁锹想过去凑热闹,可看学生摆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又觉得不好意思。

本来嘛,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是陌生人在路上相遇,碰巧说了几句话。结果,他把人家一顿调戏。调戏完了,还笑个够呛。要不是学生老实,说不定得抽他。

“那个……崇拜和喜欢也不矛盾。”铁锹实在蹲的闹心,还是蹭到学生那了。他不顾学生的白眼,搭讪道:“说不定,你学姐就等着你去征服呢。我猜你学姐还没男朋友吧?就算有了也无所谓。只要锄头舞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

铁锹说道后来,想起挖自己墙角的家伙,语气变得有些恶狠狠的。

“不,那种爱太世俗!”学生靠在站台的广告牌上,一手拿着本子捂在胸口,做西子捧心状。一手扶着吉他,摆了个忧郁落寞的造型。他遥望远处的蓝天白云,深情的道:“我对学姐的爱,是纯净的,高尚的,没有一丝一毫杂质的感情。我这一生的目的,就是静静的陪在她身边。她开心,我就开心。她幸福,我也幸福……”

铁锹被学生雷的外焦里嫩,暗道:“这小子也中毒不浅……自己毒性发作是寻死,这小子弄不好要疯。”

学生看铁锹那副张大嘴发傻的样子,误以为是被自己伟大的情怀震撼。他心中得意,不免又多说了两句:“这只是我自己不成熟的想法,还不知道师姐会不会接受。”

“呃……”铁锹又忍不住想调戏这位‘清纯少年’了。他道:“哥们,你师姐能不能接受,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姐夫肯定没法接受。”

“什么意思?”

“你想啊……你成天陪在师姐身边。那你姐夫想跟你师姐,吃个饭,亲个嘴,上个床……你都在旁边看着。这等于时刻在他们眼前亮着二百瓦的灯泡,还是节能耐用型,你姐夫能愿意吗?就算你姐夫愿意,你师姐也不一定愿意。万一她上厕所什么的,你也在边上看着,多别扭啊。而且,总在这种压力下上厕所,时间长了对身体也不好,容易便秘……”

铁锹在那贫嘴乱喷,学生已经气得脸色发青,两眼血红。他大吼一声:“俗!你这肮脏的俗人,不会理解我的爱。”

说完,他一把抄起了吉他,转身就走。

铁锹急忙拦住他,道:“兄弟,别生气。我这张嘴就爱胡说八道,你千万别在意……你看外面太阳这么大,车站里还有个棚遮阳。说不定,车马上就来了。”

“闪开,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再拦我,我就报警了。”

“哥跟你道歉,你要是还生气,就抽我两下。要不我自己抽……”铁锹说着,把两手的骨节捏的噼啪响。

他本意是表示会狠点抽自己,但这个动作暴力特征比较明显。再加上他的面目表情,也不是那么和蔼。

学生还真不敢挪步了。他嗫嚅道:“大哥,我身上只有车费,没带钱。不信,你看……”

说着,就把兜翻出来给铁锹看。他把铁锹当成劫匪了。

铁锹看学生那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差点笑出声。他故意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再配上有些吊儿郎当的痞气,到真有点劫匪的气质。

“刚才你写什么呢?”铁锹冷森森的问。

“写这首曲子的歌词。”学生的声音更小了。

“这歌还没有歌词吗?”

“呃,还没有。这曲子刚完成不久。而且,我师姐不擅长作词。”

“把你写的给我看看。”

学生赶紧把手里的本子递过去,唯恐铁锹匪性大发。

铁锹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红藕香残玉簟秋……花自飘零水自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不是李清照的一剪梅吗?”铁锹问道。

学生觉得这劫匪挺有文化,还知道李清照。他道:“我想用这首词配师姐的曲子。这首词缠绵悱恻,很配师姐曲子的意境。”

铁锹觉得这小子真是个奇葩。他道:“李清照配你师姐?你还真敢配!你刚才弹的曲子,明显是现代风格的摇滚乐,这种古词怎么配的上去。”

“你根本就不懂音乐,这叫做古今融合。”学生谈到自己的专业,忍不住开口辩驳。

铁锹双拳互击,发出清脆的响声。威胁之意,表达的再清楚不过。

学生马上缩着脑袋不出声了。

“给我弹你师姐的曲子。车不来,不许停。”铁锹用旧社会在酒楼找卖唱姑娘的大爷腔调,道:“要是弹的不好,哼哼……别怪我不客气。”

学生点头哈腰的拿起吉他,心里却把铁锹骂翻了。

音乐响起,可能是铁锹的威胁起了效果,学生弹的非常认真。他的技巧逐渐褪去了生涩,曲调也变得连贯悦耳。

铁锹慢慢的沉浸在音乐当中,思绪随着音乐的节奏起伏。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在眼前闪过。甜蜜、悲伤、愤怒、痛苦、后悔、喜悦……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浮现心头。他忽然有种欲望,想要把他的心情写下来。

“给我笔。”铁锹冲着学生喊道。

“啊?”学生没反应过来,傻看着他。

“给我笔,听见没有?”铁锹这回真怒了。

“哦哦……”学生下意识的从兜里掏出笔。

铁锹一把抢过,在本子上奋笔疾书……

当他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姗姗来迟的公交车也开进了车站。

“兄弟,我先走了。这首歌词就算你弹吉他的赏钱吧。”铁锹坏笑着把本子和笔塞到学生的手里,道:“你回去把歌词给你师姐看,就说是你写的。要是你师姐喜欢,还能借机泡她。”

说完,他转身上了公交车。

学生呆呆看着铁锹上车,又呆呆的看着公交车开走。直到车已经开的快看不见了,他才猛然大叫道:“什么你先走啊?我也坐这辆车……”

公交车好像听到他的喊声,遥遥的回了两声喇叭,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

学生郁闷的要死,可是郁闷也没办法,只能等下一辆车。他靠在车站的广告牌上,准备继续之前被打断的事,给曲子配词。他翻开本子,看到满篇歪歪斜斜的字。

“人是痞子,字也象痞子。”学生对铁锹的字呲之以鼻,道:“就这水平,也好意思让我泡师姐?”

学生鄙视完铁锹的字,准备接着鄙视内容。可他看了一会却讶然自语道:“咦……好象还凑合!”

再看了一会,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吉他哼唱起来。

今天的你已然离去。

我的世界被你遗弃。

我曾想随爱情而去。

上苍却拒绝了我的心意。

前进,前进,我匍匐前进。

悲催的生活还得继续。

没有时间悲伤,也来不及哭泣。

我在钢筋水泥的巢穴里,埋葬回忆。

明天的太阳依旧升起。

我在地狱的火山里,翻过悬崖峭壁。

前进,前进,我匍匐前进。

精彩的生活还得继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