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比他坚韧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245字
  • 2013-09-01 16:36:14

铁锹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忽然感觉胸闷气短憋得难受。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他猛地睁开眼,就看到这样一幕。

云非遥蹲在他身边,一手捂着他的嘴,一手捏着他的鼻子,嘴里还在喃喃计数:“121、122……129……135……都已经两分半了,不会真的憋死吧……”

铁锹差点又气得挺直了!他双手撑地,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吼道:“你要去亲那个金发帅哥,就去好了……用不着非得憋死我!”

铁锹这么突如其来这么一跳,云非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小嘴张成一个O型。她大眼睛眨了好几下,忽然叹了口气,道:“小铁子,你知道世界憋气纪录是多长时间吗?”

铁锹不想理云非遥,而是想和扫把星继续掰扯,就随口问道:“什么是憋气纪录?”

“就是活人最长时间不喘气的记录。”云非遥幽幽的道:“小铁子,我觉得你再坚持一下,有可能打破世界憋气纪录呢!”

铁锹又决定暂时不和扫把星掰扯了!因为他今天状态不好,贫嘴不够伶牙俐齿。就算继续和扫把星掰扯,也不一定能占便宜。当然,他绝不肯承认金发小子的优势太大,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掰扯,只能是自取其辱。他暗道:“疯子,今天这事我记下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识海中,扫把星躺在扫帚上,晃晃悠悠地翘着二郎腿。他嘴里发出阵阵冷嗤,表示极度的鄙视,声音就像是扎了大窟窿的汽车轮胎。

“那个不喘气的最高记录,是多长时间?”铁锹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云非遥想了想,道:“好像是二十分钟吧……”

“我刚才憋了多长时间?”

“两分半吧……”

铁锹脸色变成了青瓷灰,真像憋死的模样。

“哇哈哈哈……”扫把星一阵爆笑,差点从扫帚上掉下来。

“你这婆娘好毒,我看你就是想憋死我……”铁锹心中,屌丝逆袭白富美的梦,已经破灭。他也不想再和云非遥纠缠,干脆就在路边招手打车。他想把云非遥送上出租车,自己也快点回家医治伤痛的心。

云非遥站在旁边看着铁锹打车,铁锹把头转了个方向不看她。云非遥绕到了铁锹的另一边,铁锹又把头转了回去,还是不看她。

“小铁子,你晕倒前唧唧咕咕的说什么呢?”云非遥问。

“既然是唧唧咕咕,你还问什么。”铁锹没好气的道。

云非遥“咭”的一笑,道:“小铁子,我夸金发帅哥,你吃醋啦?”

“嗬嗬嗬……我有什么好吃醋的?”铁锹想都不想就矢口否认,只是声音听起来像干瘪的豆腐皮,一点水分都没有。他道:“你这种漂亮妹子夸谁,我这种屌丝只有祝福的份,哪会吃醋呢?”

他嘴里这么说,心里却道:“我除了会祝福,还能诅咒……我诅咒那个金发小子,睡一觉就变成秃瓢……”

正在岭南酒家和手下打赌的蒋玉坤,没来由的感觉一阵恶寒。他叫过服务员,道:“请把我们头上的空调,温度稍微调高一些。”

云非遥附在铁锹耳边,轻声说道:“那个金发帅哥,叫蒋玉坤吧?我记得他的名字呢……”

铁锹不说话,只是用力挥手拦出租车。

云非遥做西子捧心状,赞道:“哎呀,蒋玉坤好帅啊!那一头金发只要看着,就让人心里亮堂堂的……”

铁锹紧紧抿着嘴不开口,只是更加用力地挥手。他唯恐自己一张嘴,就会说出特别难听的骂人话!

云非遥伏在铁锹的背上,亲昵地道:“小铁子,其实你也不算难看!”

“坚持住!不要轻易被迷惑……”铁锹心里一个劲地告诫自己,可是嘴角的两边,却不由自主地往上翘。

“小铁子,你真的不难看,甚至还能算只小帅哥。”云非遥看铁锹脸上那压抑不住的笑意,也露出了促狭的笑容。她道:“不过,你的帅要看和谁比!如果你和那些面部受伤,整容失败的人比,确实不算难看。但你要和金发帅哥比,那就差远了!你们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

铁锹的嘴角从上翘变成了下弯,眼睛和鼻子纠结得差点换位置,拦出租车的胳膊,愣是挥出残影片片!

云非遥拍着手笑道:“小铁子,你都气成这样了,还说没吃醋?”

铁锹心里恨恨的道:“我没吃醋,吃的是硫酸……”

云非遥继续刺激道:“小铁子,金发帅哥真的比你帅呢!”

铁锹两只胳膊一起挥舞,力求快点拦到出租车。

“小铁子,金发帅哥……”

铁锹的两只胳膊,就像两只螯钳。他一边挥舞,一边横着往旁边蹿,如同不想被捉住下酒的大闸蟹。

可是,云非遥就是兴趣盎然跟在后面的捕蟹人。铁锹蹿出几步,她就跟着走几步。总之,她就是不离铁锹的左右。

而且,云非遥不但跟着,嘴里还不停地念叨:“金发帅哥比你帅……”

铁锹咬牙苦忍,就差跳到大街中央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拦车,还是想被车撞死?

“金发帅哥比你帅……”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铁锹爆发了,气势万里吞云如虎,雄霸天地如龙!

他喊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我比他持久!”

云非遥痴痴地笑着,朱唇轻启:“蓝色小药片!”

铁锹口吐白沫,又栽倒在地……

五分钟后,出租车来了。

铁锹已经被折磨得两眼呆滞,神情恍惚。他现在的模样,要是换件马甲,往精神病院里一蹲。谁敢说他不是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他能跟谁急。

云非遥拉开了车门,问:“小铁子,我们去哪里?”

铁锹默默地上前,把云非遥给的钞票塞回她的小挎包里,又在自己背包里掏来掏去,最后一共掏出了八十块钱,放在云非遥手里。

云非遥很奇怪的问:“小铁子,你这是干什么?”

“打车钱!”铁锹叹了口气,转过身背对着云非遥挥手告别。他道:“在岭南酒家让你买单,那是没办法。我今天一共就带了八十块,还不够吃饭钱的十分之一。既然吃饭已经让你请客,要是打车还让你掏钱,就太说不过去了……你家也是在岭南,不管住哪个城区,八十块钱打车都应该够了……咱们88吧!”

铁锹心中还有几句话没说,那就是:我也许没有钱斌有钱,也没有金发小子帅,但我能把所有的都给你!这就是屌丝的……尊严!

他在想尊严的时候,一个“爱”字划过了心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