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情窦初开
  • 花开花落
  • 李浩青
  • 2089字
  • 2021-04-06 13:40:45

“是你过生日,还是我过生日啊?”文文有些奇怪地问。

“你比我的生日重要啊。”

“你远离了亲朋好友,开始对我奉承起来了呀。”

“这可不是违心的话,文文,相信我。我这个生日,就像是老天特意安排的。”

“我不知道。”

“可是我知道,老天会给我留一个特别的人。”

“你也吃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就要多吃一点。”

“好,来,我们干杯!”

赵欣举起果汁,邀请文文。文文微笑地和赵欣的杯子碰了一下,然后喝下一大口。赵欣却是一饮而尽。

“文文,我的世界,因有你而光彩起来。”

“你的话富有诗意啊。”

“以后,还有诗意的生活。”

“我还小,不懂得太诗意的生活。只知道今天的蛋糕特好吃。”

“文文,我会和你一块长大。以后每年就是吃两次这样的蛋糕。”

“你有两个生日啊?”

“是啊,加上你的,不就是两个吗。”

“你好坏。我过生日的时候,要……”

“要怎么样?”

“要自己吃。”

“要是那样的话,你吃撑着了,我得背你回去。”

文文被逗得开怀大笑,还无意识地抬起手,向赵欣挥了挥。赵欣一把握住文文的手,眼睛凝视着她。

“你就是老天的恩赐。”

文文随后用力抽回来。

“你把我的手握疼了。”

“对不起。”

“对不起就行了?快给我切一块蛋糕。”

赵欣忐忑的心立即转为欢欣,他愉快地又切下一块,小心翼翼地放到文文面前。

生日宴会结束,已是傍晚。

赵欣送文文回宿舍,当走过一段比较暗的路段时,赵欣提前一步,然后牵起文文的手。这次文文没有拒绝。他们每个人都很激动,却是怎么也找不出话题,就这样慢慢移步。

当快要接近自己的宿舍时,文文把手从赵欣热热的手掌里挣脱出来。

“好了,你回去吧。再见。”

赵欣站在原处,一直看到文文进入大楼,才转身走开。

文文回到屋里,又是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微笑地闭上双眼,心里滋发了小小的甜蜜。

她突然有了被人关怀和瞩目的情怀感受。当然这只是两个人的事情,和热闹及虚荣毫无关系,和钱财和地位也毫不相干。

她还不懂得爱是什么,却遇上了想要走进她的视野,也可以说是生命的人。这是她无法左右的命运的决定,而她要停留在哪里或是让谁驻留,是由自己做主的。

这就是刚刚开始的一种美好吗?

她将信将疑,最后还是想要去确信。要是确信,就要决定接受想要走进她生活的人,并不断地产生关联。其实她还未准备充分,因为内心也未曾有过这种情愫和经验。

不过,不要紧,她就是她,不会为别人改变自己的秉性和独立,这和容纳以及学着去爱,不是矛盾的事情。她绝不会像她看到的,身边就有很多的那种现象,即把爱情当成游戏和快餐。她学不来,更不屑去学。

最惬意的事情,过去是无忧无虑地,在安静的小溪享受自然。目前,文文的心里也有了更加惬意的感受,就是发现自己在内心,抑制不住地微笑。

小溪,是她去了才会有的快乐,可是这情窦初开的感觉,却是一下子扎根在她的心底,并由此带了分分秒秒的震颤。

她想到赵欣,目前的表现,符合她心里的王子的初步标准。

她记起杜甫的古诗,就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不是也在述说爱情吗?特别是她梦想的爱情。在默默的关切里,悄然生长爱情。

赵欣在晚宴的开始和结束,表现了一个成熟男孩子的风度,以及真正的珍视。这更是文文即将改变自己的理由。

他没有暧昧的语言,也没有粗鲁的动作,把一切都放在明天的成长中,执着又自信,使文文有极大地安全感。他不气恼,还很宽容,又使文文有满足的自尊。

可是,现在只是个开始。

文文也具备了开始的生理因素,她在发育和成熟。至于心里方面的东西,她会随着事态的演变,做出自己的选择和修正。都说在爱情里,会变为傻瓜,她却不愿意相信。

文文虽然在心里,对赵欣有了好感,可是在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不情愿承认。

一次,赵欣拿来几本有关经营管理方面的书籍,推荐给文文看看。文文接过书,翻了几页里面的内容。

“这是你的专业,我一个小女子,如何能承载这些高深的理论。”

“了解一下也好,就算是看着玩。我也是不大感兴趣,父母之命不能违抗。”

“你父母对你寄予重大希望。”

“他们总要扭转我的意志。”

“也许是打造你。”

“这是打击我,我愿意自由发展,不想让他们给我预设生活。”

“这个我赞同。”

“文文,你的赞同,使我感到这个世界是美好的。”

“你该再看看爱情诗歌。”

“我真想过啊,我们一块看。”

“谁和你一块看啊,我又不懂的什么是爱情。”

“我想,不就是两个人说话合得来,心灵默契。”

“说话和感受,哈哈。”

“还有什么,文文你补充。”

“要是我补充,就是看见周边的人,只要一有感情,就相互拥有。怕是本末倒置。”

“文文,这是爱欲,好像不是爱情。”

“是拥有享受,还是拥有未来。”

“哎呀,文文,你就是女诗人。这是精彩的句子。”

“我也是偶然的想法。”

“文文,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感到你是个仙灵。”

“羞死了,你这个讨厌的人。”

“我想讨厌你一辈子!”

“休想。”

“为什么?”

“我把你改造成大熊猫。”

“哈哈哈,我愿意接受改造。”

“我还不愿意呢。”

“你不舍得?”

“去你的吧,我才不费这个心思呢。”

赵欣没有再说话,而是两手握住文文的双手。文文含羞地低下头,没有反对,脸上又挂起红晕。

“文文,因为有你,我才觉得生活值得依恋。”

“还有父母呀。”

“那是两种不同的情感。”

“也许是吧。”

“就这样一直牵着你的手。”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