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情思萌芽
  • 花开花落
  • 李浩青
  • 2030字
  • 2021-04-06 13:40:45

“你好文文,想不到吧?我们是校友啊。”

文文也是奇怪,他怎么会找到这里,又怎么会成为校友?她没有在外表上表现出惊讶,也不想让赵欣难堪,更是不愿意让进出宿舍和门卫阿姨看出破绽,就点点头,沉默不语地向外走。赵欣随后和她并肩,保持了半米的距离。

“怎么不说话呢?我是很高兴的。”

“你高兴什么?”

“高兴的是又见到你啦!”

“我又不是女王,有什么好高兴的。”

“你是一个人的女王,我为你高兴。”

“我当然是我自己的女王了。”

“女王陛下,小生特来面拜见,不到之处还望海涵。”

“少耍贫嘴,你怎么会找到我?”

他们一边走一边谈,默契地走到林荫大道上。

“只要用心,就没有寻不到的事情。”

“不得不承认,你就像个特工。”

“也可以这样说吧,可是我执行的是一件对我意义重大的事情。”

“我可看不出来,那是你的感受。”

“特工都是锲而不舍的。”

“你该叫特务,哈哈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好的。作为特工,连这点技巧都没有能行吗?你不是叫文文吗,你以为你独自回来后我就放弃了调查?你姨妈家的左邻右舍不是有知道你学校的名称的?”

“走的时候,我应该挨门挨户告知,有个特务来到这里,不要告诉他任何关于我的消息。”

“最好再杜撰个他有神经病的传言。”

“为什么?”

“因为这个特务,为何偏偏只是打听一个叫文文的女孩的消息呢?”

“神经病呗。”

“哈哈哈,这个神经病是见到你才发作的,你该负责。”

“哈哈哈。我会让他更神经!”

说到这里,文文也开心地笑起来,她的心情也比较轻松。

“我有一天,去看你姨妈,她说你走了,我很失望。第二天我还去看望了她,还顺便在邻居哪里知道了你的学校。”

“你这是干嘛呢?”

“我也不知道,唯一明白的就是,想接近你。你总不能拒绝一只鸟向往它的天空吧?”

“谁知道啊。你也在这个学校?”

“我也是刚来的,入校不到一个礼拜。”

“看你的样子,不是新生啊。”

“我学的是经营管理,至于在那个学校都无所谓。我已经大学毕业,为了父母的心愿,才选修这些课程。”

“那你不是不务正业?”

“没有啊,这是不矛盾的事情。”

“什么是不矛盾的事情?”

“我是说,比如我要飞入天空。”

“我还不知道飞向那个天空呢。我没有吃早饭,现在要去吃。”

“那正好,你给我个机会请你。”

“哈哈,请再见吧。”

文文说完,转身向食堂走去。赵欣犹豫一下,也跟随文文而来。

“先生,请你留步。你先到其它天空飞飞,哈哈。”

“你?”

赵欣欲言又止,停下脚步,眼看文文轻盈的身影渐渐远去。

赵欣一连几天没有出现,文文的心里还是有些温暖的。毕竟在这几万人的大学,有一个偶然相遇,又跟随她来的,关心自己的人。

一天下午,散课后文文走得晚一些。她还未走出教学大楼,天就下起雨来,虽然不是很大,可是要是走回宿舍,衣服也是会湿透的。

就在她在门口不知所措的时候,赵欣出现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挂着微笑,自己撑着一把伞,右手递给文文一把。

文文没有拒绝,在心里微笑。

“我是及时雨宋江。”

“你是宋江就行了,雨还是没有必要。”

“没有雨,哪有宋江?”

“这雨也是有目的?”

“不是不是,我是说恰好。”

“小雨来的正是时候?”

“你也会唱这首歌吗?”

“我不懂。”

他们说着说着,又走入林荫大道。

“真希望每天都下雨。”

“那就烦死了,我宁肯不出门。”

“我可以给你来送伞啊。”

“又耍贫嘴。”

“不是的,我是感恩。”

“感恩?”

“是啊,你不是给我送过伞吗?”

文文一听,脸颊又出现一抹绯红,可也心里想起自己的尴尬。她开始沉默。

“文文,你不想了解我吗?”

“我不想了解。”

“女孩都是说反话啊。”

“我说的是正话。”

“是啊,一般正话的意思就是反面的意思。”

“想的到美啊,我的反面正面都是一个意思。”

“那就是还没有正确表达你内心的意思。”

“我的心,你看见了?”

“我没有看见,可是我有感觉。”

“能感觉什么呢?”

“能感觉你的心,是一个晴朗的天空。”

“我的心很小,没有你说的那么大。”

“我相信直觉,更相信命运。”

“你相信你的,我相信我的。”

“文文,那你相信什么?”

“我不知道,要是说,我相信自己。”

“是的,没有错。我也相信自己,可是更相信我的感觉。”

“绕来绕去的,谁知道呢。”

“我知道,上天赐予我的我就要珍视,我有毅力和耐心,更为未来充满信念。”

“哈哈哈,今天上天赐了小雨。”

“是啊,所以我要拿起雨伞,送给上天一并赐予的人。”

“奥,感谢上天。雨伞奉还,我回宿舍,再见。”

他们只顾交谈,不知不觉文文的宿舍到了。她把雨伞递给赵欣,扭头进入大楼。

回到宿舍,文文突然感到一阵疲倦。这倒不是她走路累的,而是有了小小的心思,就是赵欣所说的什么天赐之类的,关于情感的话题。这需要她安静下来,感受一番。

她让同屋的学友给捎回饭,就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躺倒在床上,心里竟然有了少许小甜蜜。

她前后思考了和赵欣相遇的事情,这所有的情节,符合一个不平谈且属于缘分这样一个前提。在自己并未真的当成重要的事情前,她竟开始习惯赵欣的关注和彼此的斗嘴,还在心里想他又会在什么时间和地点出现?

难道这就是一种情感的开始?也许是的,文文不会囚禁自己的情感世界,况且又处于多梦多思的青春年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