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驿动之心

  • 花开花落
  • 李浩青
  • 2056字
  • 2021-04-06 13:40:45

文文默默地送行,没有说话,走出门外,她放慢了脚步,想让赵欣一直向前走,她好停住步履。

“谢谢你,有个冒昧的问题,就是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赵欣问。

“说不准。”

“能说个大概时间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和你说呢?我们又不认识。”

“你看,这不就认识了吗?我没有恶意,我想和你一块走。”

“我说过,我说不准什么时间回去。”

“那我就在这里等。”

“那我就不回去。”

“好吧,我就等你想回去的时候。”

“我回不回去,和你没有关系。”

“那是过去,现在我认为有了关联。”

“没有关联,再见!”

文文说完扭头往姨妈家里走去,赵欣站在那里,并没有生气。

“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

文文听到赵欣在她身后喊了一句。

文文已经没有了心情,继续在姨妈家里。

当然,这并不全是因为那个突如其来的赵欣。她是个情窦未开的少女,也许可以用情窦初开形容。过去,家人和自己,还有几个同性的好友,是她情感的依托。目前为止,她还从未对某个男性有过超出平常的情感,当然爸爸除外,那是亲情。

她是一潭沉静的弘水,在自我珍爱和大自然里面沉醉。这样的女孩,并不多见,也格外富有神秘的吸引力。文文对此毫无察觉,更不愿招摇和急于迈向成熟。

她恼怒那个赵欣,破坏了她的宁静。

对于他的追随,文文此时还没有什么感觉。就如她的个性,并不喜欢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而且还有内心的抗拒和排斥。要是说讨厌,文文也没有这个心理。凭着少女特有的敏感,她觉得这个赵欣也该是个严谨的人,还有不可多见的绅士情度。只是,这和她有什么相干呢?那偶然的“被撞见”,还至今使文文耿耿于怀呢。

她认识到,过去的自由自在和一个女孩自己的唯美天地,是要远去了。至于未来的生活,她还没有考虑,也没有徒然费神思想。

只是,再也不能无所顾忌地,在姨妈那里沐浴了,她想。要是姨妈知道了这个秘密,成为少女的她,也会被认为是惊人的举动和不良的嗜好。

小的时候,那种隐秘的爱好,会被理解为天真和好玩,现在就会被误解。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发育,发育成为一个饱满和令男人充满欲望的“女人之躯”。她惊讶地发现,自己是不是已经进入骚动的青春期?这骚动被她沉静的内心给压制住了。例假是来过了,心理上她还真的不情愿长大。

文文留恋地回忆自己无忧无虑的时光,更加留恋这里迷人的山山水水。这会成为她一生的美好回忆和面对生活本身心灵深处的悠远宁静。如果明年再来,想必是另一番的心情和感受。会是什么样?她也不清楚。无论怎么样,快乐和宁静是不可或缺的。

文文决定,要提前离开姨妈家,她根本也没有去想那个赵欣,也不会按照别人的要求去做不情愿的事情。她没有感觉对不起,因为还没有谁进入她的情感天地。赵欣仅仅是个过客。

文文在回家和就要开学的空档,偷偷地在心里想象了一番,她理想的白马王子的形象。她也意识到,这是个所有即将进入怀春期少女,都会绕不过的问题。

他该是和自己的年龄相仿,要比她大几岁最好。因为女孩表面镇静,骨子里都满是撒娇的情怀。他大一岁或是几岁,就是生活的原样,起码志趣相投,和时代合拍。有话说,能沟通,也有撒娇的依据。

大男小女或是老男小女,她不喜欢。找个老男人,一般就是看重钱财和地位,生活的目的就是物质和“变态的父爱”。臣服,脆弱,没有爱和恨的原生态,她不会去选择这样的组合。

他太成熟,这个不好。城府太深,没有青春的激情和纯真,猜不透又难于琢磨。这种人没有情趣,只有理智,要是他丧失了理智的时候,会更加可怕。太成熟的男人,一般就是磨难过多或是见多识广,他们会把自己掩藏起来,要是像猎人盯住猎物一样恋爱,真是挺不阳光的。

他太幼稚,直接免谈。无论他有什么财富和靠山,都是有恃无恐的依据,离开了父母和所依赖的东西,寸步难行。和这样的人挽手相伴,还不知道前面的路上,会有什么险恶。即便是善良的幼稚,还不是莽撞的山羊?

他得很漂亮吗?不是的。男人要用俊朗来形容,当然不能相貌很差。漂亮是女孩的专利,因为社会已经习惯了“男人世界”,女人再努力,也不过如此,她更需要的是爱和满足。所以,女孩要漂亮,是对社会的负责。这不是说,女孩要仅仅凭“一张漂亮的脸蛋”,就可万事大吉。要漂亮地生活,漂亮给自己所爱之人看,这就需要心中装点独立的东西。

长得丑的男人怎么样?不可取。遗传的基因会显示历代生活的痕迹,就是有才华也无法去除他内心的自卑,这自卑会转换为狂傲和不羁。总之,不能协调步伐,丑男人的亏欠感和占有欲,是生活的负担。至于个子,当然是要高于她了。

他目前就要功成名就吗?不是的。这样的男人,会很快花天酒地,就是隐忍,也不会忍多长时间。因为,他要开始索取,弥补他过去曾经遭受过的冷遇和寂寞。

理想的白马王子,就是有事业心,执着于追求,还会珍爱自己。头脑通达,富于慈善之心又机智灵活,不木讷,能倾听她的心。

怎么相识呢?文文想,最好是缘分,不能预设前提。

她还羞涩地想了许多,最后又想不起什么来了。她偷偷嗤笑自己,身心不知不觉就引发了小小的骚动。

开学后的第一个礼拜天,文文在宿舍睡到接近九点钟。她刚刚起床梳洗完,楼下的传达室的阿姨就通知,有人来找她。

她好奇地走下楼梯,来到宿舍大门口。

赵欣一脸微笑地和她招手致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