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七嘴八舌议男人
  • 花开花落
  • 李浩青
  • 2005字
  • 2021-04-06 13:40:45

文文和馨儿以及梦菲几个,成为密友,有空她们就聚在一起海阔天空。这回,聊到“臭男人”。

馨儿:

“我所认为的臭男人,就是那种伪善的所谓道德家。

他之乎者也,满嘴的古训,其实是搬出封建时代的那一套,用固有的模式来套取和图解生活,他是用它赚取信任和自我表现深沉。这些老黄历,无非是要人们墨守陈规,相信接近迷信的东西和它的说教者。

也就是说,他们是看风水的先生,胡言乱语混淆视听,机会主义者和“偷窥族”。表面的文章谁都会做,空泛的假道理已经骗不了人。他比谁都邪恶,满脑子男尊女卑思想,把女性看做是附属和工具。

别看他看不惯我们的另类,对于张扬女性的观念进行贬低,或是拼命维护他自认为的‘道德’,要是在旧社会,还不知道他要娶几房老婆,纳多少妾呢。

我就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说是有个研究道德理论的什么家,雇了个小保姆。家里没人的时候,他就故作高深地大讲理论,还对世风日下痛心疾首。小保姆听不进去,表示不懂,他就开始说笑话。

什么笑话?就是说过去有个女童,在给老爷拿墨汁的时候,一不小心给洒落在地上。老爷发怒,就说要打屁股,打着打着,老爷起了兴致,把女童拖到床上。

第二天一大早,女童又来到老爷的书房,对他说,老爷墨汁我又洒地上了。

这个小保姆,佯装不懂。

‘道德家’就说,你去把我的墨水拿来。小保姆真的给他找来墨水,他接过来就说,你不会也扔到地上?你们猜,小保姆怎么说的?她说,我不知道你的钱包在哪里。给钱才能扔吗?他问。小保姆点头称是。

后来家人发现了道德家的理论和实践,一女之下轰跑了小保姆。”

梦菲:

“我最厌恶的臭男人,就是那种势力小人。

他满脑子都是算计,还阴奉阳违,表面上带着笑容,心里面装着刀子。他会察言观色,发现别人的疏忽以及生活里的漏洞,然后假装不知。要是对他无利害关系,他就坐山观虎斗,趴桥看水流,想要看笑话,想要满足看着别人难堪的,自己心里好受的阴暗心态。要是对他有利益可图,他就会像猎狗蹲守食物一样,时刻准备下手攫取。

他瞧不起普通人,对权贵又躬身膜拜。在一般人面前,他装不一般的人,在不一般的人面前,他就装一般,哪怕是装三孙子。

当然,他也有看差眼的时候,看你无权无势无钱还无利可图,就立马翻脸。可是要是你突然发达或是有了外援,他会极快地转变态度,摇尾乞怜。

分辨这种人,还真的不容易,他掩藏很深又会花言巧语。不吃过他的亏,是不好了解的。最关键的是,我们不要听他说些什么,而是要观察他都做了什么事。

我曾见过这种人的表现,他在通过女友引见,接触了一个家庭富裕的女孩后,背地里和那个女孩勾搭起来。不知道他要是再遇见什么好的,还不猴急啊。”

盼盼:

“我性格开朗,特别烦那种心智不全的男人。

心智不全的首要表现,就是神经质和自卑。一个男人,本该有的是女孩子不具备的心胸宽广和处事大度。神经质的男人都自卑,而自卑的男人大多都神经质,其根源是缺乏自信。

男人,不论你是贫富,还是丑俊,关键是有才华和能力。要是男人一无所有,那也得有自信,有了自信,才会去想自己该从哪个地方入手,改进自己的不足,努力默默地做点什么有价值的事情。

男人自卑的什么都不敢想了,那你还不如个动物,狗还要去抢食呢;再加上犯神经,心理脆弱的就像是很容易折断的糖锡,总觉得别人瞧不上看不起,或是无论人家说什么话,都觉得是针对自己,。这不是自找苦吃吗?我看也是另一种犯贱!

这种男人,下贱的使我从来就不去理会。

他心里没有一点的阳光,女孩子要跟着你遭罪吗?

可怕的是,他要是喜欢上一个人,就会变得更加神经兮兮。不敢说出来自己的心愿,更不敢当面或是婉转地表达爱意。自己虐待自己,还怕他人发现了秘密。若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嫁人了,他的爱还不是就会变为内心的诅咒?

这种男人,比花花花肠子的男人还可怕。这两种男人,都要给我滚得远远的,越远越好!

阿华:

“要说我最讨厌的臭男人,就是轻狂自负的那一类货色。

女孩子都是喜欢稳重可靠的男人,毕竟我们女孩子的心理状态,都属于‘撒娇派’,这是阴阳结合的规律。而轻狂自负的男人,他不会关注你的内心,更不会尊重你的意愿。

当然了,男人的稳重不是保守,可靠的感觉,也非他只是个木头或是一块石头。

他的轻狂,就是没有了解生活的实质内容,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用屁股思考’,把单薄和幼稚当成自己耀眼的光芒,那还不是虚幻的光亮?这种浮躁,是轻浮和可怜,他还为此庄重地演示,好像是好莱坞的大片。

他的自负,更是可怕的事情。这是变相的自私,是老子天下第一,就要说了算。也是逞狂,谁也不能改变他,他还想改变别人。

这样的男人,大多数是没有阅历和社会经验,没有深厚的涵养,没有体验过世间的酸甜苦辣,也没有足够的知识水平,更没有对他人的尊重和关爱。

他是被娇惯长大的,被奉承的气氛围绕的,被钱和势力抬到珠穆朗玛峰的。他也许会在某些高端,占有不劳所获的位置,也许他拥有超乎寻常的财富,在我看来,丝毫没有什么根本的价值。

你们说,要是和这样的臭男人结合,不是被气死,就是被累坏,反正是没有舒心的日子可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