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讨厌鬼
  • 花开花落
  • 李浩青
  • 2015字
  • 2021-04-06 13:40:45

文文和赵欣,来到一个宽大的草地。太阳升的很高,洒满温暖的光,清风吹送芳草的清香。

这里是城市里面相对较为安静的地方,少有汽车的嘶鸣和人群的嘈杂声。三三两两的成双成对的情侣们,好像懂得规矩,散落在草地的各处,又保持着相互的距离。

单身的和老年孩子们,是刻意躲避着这情侣的天地。

文文和赵欣头顶着头,仰卧在舒服的草地上,看着明媚的阳光,感受清风吹拂。

“你说我是不是很单纯啊?”

“文文,你这话是从何谈起?”

“我忘了告诉你,前几天,我和馨儿等好朋友又聚会了。有意思的是,馨儿让大家说起初吻的事。”

“每个人都谈吗?”

“是啊,我最后也谈了。”

“你是怎么说的?文文。”

“还要怎么说?还不是把我们坐过山车时候的事简单说说。你说也是的,我们一共八个人,只有两个是给的现在的恋人。”

“那你后悔吗?”

“你才后悔呢!我是说,我这样的单纯,你有什么感受?”

“文文,我能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呢?都在我的心里。这不是单纯,这是纯洁。我说过,我要用一辈子的爱来回报。”

“你知道吗?说来也怪了,过去我的心里只想着爸爸妈妈。现在却大不相同了,也说不上是在什么时候,一股温馨的感觉就会突如其来,乘我不备直接膨胀在心里。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

“文文,说句实话,这种感觉我是觉得无处不在。这也许是男女心理的差异,无论我干什么,也无论我在那里,总觉得你的眼睛再看我,你的气息就在我的鼻翼飘动。”

“那你可不能耽误上课和学习课程啊。”

“文文,我会尽力控制。只要我们是在一个学校的大院里,我的心就会安慰许多。”

“我也是啊,我心里特别瓷实。”

“我们都在改变着自己,时间会使我们越来越紧密,越来越离不开对方。”

“那怎么办啊?”

“小傻瓜,那就永不分开啊!”

“天天在一起?”

“文文,不是这样吗?”

“那不是你就成了我的老公?”

“你还会成为我的老婆呢!”

“老公,老婆,就像我爸爸妈妈。”

“也像你妈妈和爸爸,哈哈哈。”

“你讨厌!你是笑话我。”

“我没有,笑话你不就是笑话我吗?”

“那我们彼此不分?”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那你是女的,我是男的?”

“是的,你是女男,我是男女。”

“什么啊?哈哈哈。”

“文文,我现在就要为我们的将来考虑,也会努力在现实中来加以证明。你到了大三,我就要向世人宣布,你是我的恋人和一辈子的伴侣。”

“那我来问你,谁是你的老婆呢!”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非你莫属。”

“当你宣布的时候,是不是也要开新闻发布会呀?”

“要开的!可是必须还要有个花絮,才能广为传播。”

“什么花絮?”

“就是这样:各位来宾,各位记者朋友,首先我宣布的是,赵欣的老婆就是文文。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喜讯告诉大家,赵欣的老婆,就是文文,文文已经怀了赵欣的孩子。”

还未等赵欣说完,文文就羞得捂住了脸。

“哎呀,不要听!你的确是个讨厌鬼。”

“好了,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到时候请大家吃喜糖。”

“讨厌鬼!讨厌鬼!”

文文只是羞涩地嘟囔,心里却是甜甜的。

文文把爱情和以后和赵欣的生活,看得是那样神秘,那样甜美。对她来讲,爱情就是阳光和空气,也或许就是她的一切。

文文认为,爱情就是一次,这一次就足以为爱快乐地生活下去。只要不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困难,那没有任何的艰难险阻,能阻挡相恋的人们。只要两个人同心携手,任何的困难都不是值得看重的。

爱情,就是两个人的相依相伴,就是两个人的秘密和快乐,就是浪漫相随的美好人生。虽然大多数人的生活,最后沦为“过日子”这种简单和最为低级的满足,可是难道这不是一种变相的坠落和失望吗?

文文是单纯的,这种单纯就像赵欣所说,是内心的纯洁。

内心要是变得混沌和模糊,怎么还能指望爱情的守护?怎么还能期待对方给予澄明的感情呢?变态的享受和被不是爱情所支配式的生活,不是原生态的滋味,会加速内心的空虚,引发贪婪和背叛,引发生命活力的枯萎。

就像她不喜欢经历过多,以及太成熟的男人一样,文文其实对于自己的单纯是感到幸福的。这个幸福首先来自于天意的安排,就是她自身有其令人痴迷的魅力,还有就是上天没有亏待她的单纯:在不懂得爱情的时候,美好的爱情和理想的人儿,悄然而至。

她无需经历太多,也不会把恋爱当成家常便饭,更不会习惯于计谋和麻木地植物化。越是保持一份天真和纯洁,就愈发相信爱情的奇妙,就愈发珍视所爱之人。

她不是幼稚地幻想爱情,也不是丝毫没有想起人间的冷暖。

文文是觉得,女孩的心即像是平静的大海,又要像不请自到的太阳。大海的深处,就是女孩子的内涵,而太阳无处不在的穿透力,预示着柔弱的外表下一颗坚强的心。

赵欣听到文文说他是“讨厌鬼”,还留意到文文的双手在捂住脸庞。他悄悄欠起身向文文挪了过去。

文文说完“讨厌鬼”后,发现赵欣没有了动静,她迅速抽下双手,想看个究竟。

赵欣的脸,离文文只有一尺多的距离。

文文的眼睛,焕发出光彩,她明白接下来的事情。

文文只是没有想到,赵欣的上半身结实地压住她,然后才亲吻起她的脸和嘴唇。这种压制,却使文文有种想要释放的感觉。不但不是沉甸甸的,反而如江河承载了帆船,只想顺势漂流。风,鼓掌了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