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激情之吻
  • 花开花落
  • 李浩青
  • 2023字
  • 2021-04-06 13:40:45

几天没有见到赵欣,文文竟然开始思念起来。

她惊奇地感受到,自己内心发生的小小变化,似乎爱情已经使她变得,不再和从前那样单调了。

当赵欣约文文见面时,她情不自禁的拥入赵欣的怀抱。

“想我了吗?”

赵欣一边拥抱文文,一边低头看埋在他怀里的文文。

“没有想。”

“真是奇怪,没有想,是不是假话?”

“假话怎么了,不允许说呀!”

“承认你说的是假话,就好。”

“我没有承认。”

文文在赵欣怀里抬起头,撅起小嘴,强装坚强。

“我承认就是了。”

赵欣大度和温柔地说。

“你承认也不算。”

文文还是嘴硬。

赵欣再也没有说话,他又一低头,鼓起嘴巴寻找文文的假装嗔怒的双唇。

文文一低头,把嘴藏在赵欣的前胸。赵欣于是就亲吻文文的脸颊,像是允吸花朵的芳香。赵欣把文文搂抱的更紧了。

文文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面对这火热的拥抱亲吻颤抖不已,而是充分地享受和更加贴近赵欣的厚实身躯。此刻,她没有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也忘记了是白天和黑夜。

赵欣在文文的脸上亲吻后,嘴巴又开始拱文文的下巴。

文文不由自主地仰起脸,她知道,接下来就是更加美妙的互吻。

他们的舌头搅在一块,用舌尖拍打交缠。外界的一切声音,全部消失。

好一会,文文才抽出被赵欣含化了般的舌头和嘴巴。

“头几天,馨儿过生日,我们八个女生还谈起未来的老公。”

赵欣恢复了热吻后的神情,好奇地听文文说起这种事儿。

“怎么谈的?”

“就是呀,每个人都说出自己理想老公的标准。”

“那都是什么想法呢?”

“反正是说的都很有趣,理想化的生活,就是没有一个说财富是必须的。”

“财富也没有罪。”

“就是的,我也思考过。财富并不能带来爱情,也不能保障爱情的新鲜。”

“说的对极了!财富是爱情的附属,不是特别重要。往往有些女孩,嫁给的不是爱情,嫁给的是一堆财富。”

“我可不想嫁给一堆财富。”

“我不是说你,文文。我没有财富,那是父母的。即便将来他们给了我,我依然不会相信它能带来爱情。”

“谁知道呢?谁能保证你不变心?”

“我会傻到要去相信一个只是看中财富的人吗?”

“哈哈哈,有我你就不会相信。”

“是的,文文。你就是我最大的财富,这才是真实的生活,也是一辈子的福分。”

“我们也会努力赢来财富的!”

“就是!我们在一起,财富才有滋味和意义。”

“那你的理想伴侣是什么样?”

“你就是我理想的伙伴,文文。”

“没有个概括吗?”

“过去倒是想过,比如不世俗,不势利眼,还要有仙女般的气质。现在,我不去想了。”

“为什么呢?”

“当我遇见了你,还想这些干什么?只要情投意合,就是最大的标注。”

“奥,我们会彼此适应。”

“是啊,理想就是幻想,在没有找到和缘分未到的时候的想法。”

“那我不是要暗自庆幸?”

“文文,该庆幸的是我!我会成为你的好老公!”

文文是不好意思说出“我更会变为你的好老婆的”。她把自己的耳朵伏在赵欣的胸前,内心一片温馨。

“我可没有说要嫁给你啊。”

“那你不嫁给我,还想嫁给谁呀?”

“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又没有嫁过,我怎么会知道?”

“我知道,文文。”

“你知道了,怎么还明知故问!”

“文文,大学毕业后,我们就结婚!”

“我可不想这么早就出嫁。”

“不早,按照现在的规定,我们现在结婚也是可以的。”

“我还要当个自由自在的女孩呢。”

“结婚后,你仍然是个自由自在的女孩。”

“馨儿的生日,我和她们说,我喜欢我的爱情生活,既有浪漫的情调,又有严谨的态度。我既是他的女王,他又是我的皇帝。我们会彼此感染快乐,也会尊重每个人心中的一片个人的天地。当然,忠诚是唯一的维系。”

“文文,难道我们不是这样的人吗?”

“我是这样想的啊。”

“这不是也完全符合我的心意!”

“我觉得也是这样的。”

“文文,其实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真正的爱情,从来无关热闹。最爱你的人,是陪你一起过平淡的日子的。在平淡的生活中,还要创造属于两个人的浪漫,不能被柴米油盐磨掉最初的奇妙感觉。”

“我只是需要一个不会放弃我的人,关注我的人,给我惊喜的人,给我安全感的人。女孩子最感到快乐的本能嗜好就是被心爱的人爱着。”

“文文,我会始终站在你身边。”

“我更会好好地生活,珍惜自己,把全部的情感用来给予。”

“说真的,对于爱情,我还不懂得里面的所有内涵。可是我会用心去体验,用实际的行动来展现。一个男人,就是要对他心仪的女人付出全部的情感;相同的是,女人更是把她所有的爱倾注在她所倾心的男人身上。”

“可是,还有一种观点,说女人要么是天使,要么是魔鬼。我搞不明白,在我们不懂得爱情的时候,爱情就会闯入心扉。”

“文文,那都是书面上的说法,也是真实生活里面的变态。”

“那你说的具体点。”

“爱情里面,女人都是天使,就像唤醒沉睡大地的阳光。灿烂的女人,会激发生活的快乐,也会使男人变得生机勃勃;而魔鬼般的女人,就像刚才我们谈到的,财富并不能保障爱情一样,她的爱情,是一副略带甜味的毒药,这不是爱情,是用香艳来迷惑那些失去理智的男人。”

“奥,是这样。你是希望我是天使呢,还是我变成魔鬼?”

文文说完,朝赵欣扮了个鬼脸。

“你是我永远的天使!”

赵欣一下子捧住文文的脸,对准她的娇唇,使劲亲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