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请自来
  • 花开花落
  • 李浩青
  • 2132字
  • 2021-04-06 13:40:45

文文有些恼怒:“强词夺理。你看了多少时间?”

“回姑娘问话,就五分钟。”

“羞死了,你为什么要看这么长时间?”

“时间长?可我觉得是一瞬。”

“你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这里?”

“是啊,我也不知道,正想问问你呢。”

“羞死了,你狠讨厌!”

“我没有觉得,要是你觉得我讨厌,你转过身去,再回去重新来。那我呢,也转过身,回去。”

“尽是废话。”

“那我不说废话了。请问,姑娘为什么在这里?”

“我有必要回答你吗?”

“我看有必要,因为我想了解。”

“我姨妈的家就在这里,我只要一喊,他们就会出来。”

“奥,那你喊什么?”

“我也不知道。”

“一般的,就是喊:‘有流氓’。”

“我是两班的,不会喊这个。”

“你会喊:‘来人啊’。”

“你少给我设计台词,我不想搭理你。”

“那我就喊。”

“你喊什么?”文文有些好奇地打量他。

“上帝啊,难道这是给我的奖赏吗?”他真的喊起来。

“喂喂,不要乱喊!”文文怕引来人,显得尴尬。

“哈哈哈。”他开心地笑起来。

“你得意什么?”

“不可以认识一下吗?”

“哈哈,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文文说完,也意识到和此人谈话时间过多,该是告辞的时候。她从此人身边走过,头也不回的转身向姨妈家里走去。

“喂喂,你怎么这样?我会在这里等你。”

“哈哈,你等吧。你等三天后,我再来。”

“一言为定!”

“哈哈哈,没有规定。”

文文好笑地走远,好像报复了他的巧遇。她没有管后面伫立的那个人。

文文回到姨妈家,心里也好生奇怪。

这么多年,还没有谁破坏了她和小溪的宁静。不想今天竟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还发生了令她气恼羞愧的“无意撞见”。

这个人摇头晃脑,还故装洒脱,吟诗贫嘴,挺好笑也很好玩。不过,自己的没穿衣服的行象,是被他看到了,想到这里,文文就心里窝火。也许该怨那轰轰烈烈的旅游市场,一帮帮的人们就像企鹅似地,呆头呆脑走马观花。姨妈这里,也不会再宁静如前了。

姨妈给文文准备了许多她喜欢的菜肴,问长问短。

文文开心地和姨妈汇报家里和学校的琐碎之事,她还给姨妈买了衣服。文文并没有和姨妈说起中午的事情,因为那是她的私事,也羞于出口。只是这个事情煞了风景,使她不能再想去享受水和阳光的滋润。

第二天,文文突然想起那个人说的“一言为定”。

他会真的傻傻地在原地等待吗?文文被自己搞迷糊了,仿佛昨天的事情就是一个梦里的情节。可是,这疑问却在心里升腾,要促使她过去看看。

转眼一想,要是那个人真的在哪里,她这么快去看个究竟,有失少女的矜持。再说,这种萍水的相遇,看不出有何价值。他等在哪里或是不再哪里,和我有什么相干呢?文文这样想,也是选择了这样做。她连续两天没有出门,而是看书,吃东西,陪姨妈聊天。

第三天上午,天气突变,乌云夹着雷电向南边移动聚集。

文文有些担心,万一那个人此时还在哪里等待,下雨不怕,怕得是电闪雷鸣。文文没有着急出去,而是看到雨水滴落下来,随后就会响雷的时候,抓起一把雨伞,向溪水旁的小路走去。

文文惊呆了,那个人浑身被雨水浇透,眼光迎向她。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我可不是来看你。”

“是老天帮助我。”

“帮助你挨淋?”

“不挨淋你怎么会出来?”

“我说过,我不是来看你的。”

“那你是看谁?”

“反正不是看你!”

“奥,我在这里苦等了三天。”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要出来?”

“在本地,有个民约俗成,即使是流浪的小狗,在雨天也要给它遮蔽一下风雨。”

“我比小狗可怜。”

文文被他逗乐了,眼看着落汤鸡似的他,一股怜悯油然而生。天空上面,又响起闷雷。得赶快离开此地,她想。

“跟我来吧,先到我姨妈家躲躲雨。”

文文说完,转身慢慢往回走。她在想他会赶过来和她同行,那样就给他一半的伞。可是,他却只是在后边跟随。文文侧头,看见他被雨浇透后狼狈的样子。

“你为什么不跟过来,这里有伞。”

“不用了,不是很近吗。我反正是淋透了,无所谓。”

话音刚落,他们已经走进姨妈家里。还未等文文引荐,当然她也不知道如何介绍,他却面对姨妈及家人说话了。

“你们好,你好姨妈,我是赵欣,我们是同学。”然后他微笑地看看了文文。

“哎呀,同学来了,怎么叫人家淋成这样呢文文?”姨妈说完招呼赵欣到里间换衣服,并拿出几件男式服装。

“文文,你不给我倒杯热水喝吗?”赵欣知道了文文的名字,装作熟悉似地说。

文文感到好笑,看见这个赵欣的尴尬模样,更是开心,谁让他冒犯了我的领地呢,她想。姨妈抢在文文动手前,把热水倒好,递给文文。文文接过来,放到赵欣旁边的桌子上。

“自己去拿,这杯水是不收钱的。”文文故意气他。

“谢谢,下一杯也不要收啊”赵欣捧起水,在嘴边吸了几口。

“下一杯得需要研究。”

“好啊,我提议还是免费。”

“不是和你研究,是我要做出结论。”

“那我找姨妈评理。”

姨妈以为,他们是在逗乐,就在一旁微笑。她催促赵欣赶快换衣服,免得伤了身体。赵欣没有动弹,而是继续喝水。

“姨妈,不用了。我看雨马上就停了,我要赶回住所。”

“小赵,你在那里住啊?”姨妈问。

“是这样,我和旅行团来的,知道文文也在这里。我在宾馆住。”

文文未致可否,她清楚赵欣也在避免说起他们偶遇的难堪之事。就在她想赵欣下一步,会如何的时候,暴雨过去天空放晴。

“我要告辞了,谢谢姨妈。文文你送送我吧。”

赵欣告辞,符合文文的心愿。她已经做到在雨中帮人一把,目前心安理得。姨妈挽留几句,看见文文向门外走去,不想打扰年轻人,就和家人回到屋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