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妙不可言
  • 花开花落
  • 李浩青
  • 2001字
  • 2021-04-06 13:40:45

“这是你和爸爸的事。不过,我不想让你子承父业。”

“说说理由。”

“理由很简单,我喜欢自然平凡的生活。”

“我知道你的心理,要是没有那个公子哥的纠缠,我也不会暴露我家里的情况。家庭背景,和我们的相恋毫无关系。”

“可是要是你回到你爸爸那里,你想普通也不可能。”

“那我尊重你的建议。”

“不是要尊重我的建议,你的选择是你自己要做出的,我只是担忧。”

“文文,你有所不知,我从心里,就对那不感兴趣。我愿意自己做起,哪怕过一种谋生的日子。只要有你,什么困难都不足以畏惧。”

“你爸爸甚至于你妈妈,可不会这样想的。”

“那是他们的事,孩子也不是大人的私有财产。一个人,当了独立自主的年龄,就要自主处理和面对自己的事情。”

“说得容易,要是真的面对,恐怕就会付出很多。”

“文文,难道你害怕吗?”

“我无所畏惧。”

“我更无所畏惧,因为还有你!”

“那就看你的选择,无论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

“文文,说来话长。我的爸爸,目前只是个赚钱的机器,他理智的近乎冷酷。你别以为,他不关注我。我随身带着他送给我的,一个全球定位接收系统,体积很微小,无论我在那里,他都能随时监控定位。”

“我怎么不知道啊?”

“我没有和你提及。他规定,这是必须要我不离身边和不允许关机的。要是关机,再打开,如此重复三次,就证明我有困难。要是一直关上,他就会立即派人找我。”

“全天候关怀!”

“可我很烦,这是对我自由的扼杀。他习惯了发号施令和他人的唯唯诺诺。你不知道,我还有个妹妹。在妈妈生下我的时候,正是他发愤图强的时候,对我无法顾及;而妹妹出生时,他已经获得了不小的财富,得以照料她。我是外公外婆看大的。我妹妹和我不一样,聪明乖巧,还会在我爸爸面前撒娇。”

“这也是当女儿的应该做的。”

“文文,你有所不知,我妹妹表面上娇憨,实质上满怀心机。无非就是看上财富和至高的地位。我看出,她想参与管理,再说她交了个一看就心怀鬼胎的男朋友,整天肉麻地在我妹妹面前讨好。我妹妹反而喜欢这样的人。”

“那你爸爸呢?他有什么想法?”

“他骨子里还是重男轻女,希望我将来能继续从事他的事业。不过我可以看出,他即使闭上眼睛,也不会放心他权利。再说,我毫无兴致在他的手下。”

“那你就是说,毕业后不会听从他的安排?”

“是的!我压根就没有想去听从他的安排。”

“那你想怎么办?”

“我要自己找工作,或是自己创业,你不会反对吧?”

“我怎么会反对?这也是我的希望。”

“那就好,我就不信,我们不能一块取得成功。”

“关键是你爸爸要是坚持呢?”

“我会更坚持!文文,我们在一起坚持。”

“还有,你爸爸知道你的情感生活吗?就是说,他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吗?”

“他还不知道。我在他的面前,很少说话,也许他会认为我是个木讷的孩子。”

“你木讷吗?”

“在你面前,我就会活跃。”

“看把你欢的!原来在大人面前假装寡言的孩子,在女孩子面前就能言善辩啦。”

“这是两回事。沉默不等于木讷,善辩不是油嘴滑舌啊。”

“我喜欢油嘴滑舌。”

“那我就油给你看,文文,你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孩,花朵见着你都会低下头,月亮见到你,都会躲到她的姥姥家里去。”

“哈哈哈,好酸啊。”

“优酸乳,酸甜可口。”

“我看是臭豆腐。”

“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啊。”

“很臭很臭的臭豆腐!”

“哈哈,吃起来很香很香地。”

“谁稀得吃!”

“那来个香的。”

赵欣说完,一下子抱住文文。

他们忘情地亲吻,身体在靠近,接着又紧紧地抱在一起。文文柔软得身姿已经不能够站立,被赵欣有力的双手收拢在胸前,仿佛这个世界在幽暗的月光下,沉静得能够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文文的两片花蕾似的嘴唇,最初还在挣扎。

赵欣鼓起嘴唇,像是一个宣布春天的喇叭,完全地对接住他梦想的春天的早晨,使文文无力抗拒和激发起迎合的欲望。

文文感觉身体就像是被扎紧的葡萄酒木桶,这木桶的周围,弥漫着迷魂的味道。

他们的舌尖,如品尝美好醉人的盛宴,如品味甘甜宜人的果汁,雀跃,浸透,游移,允吸。一种对于甜美的贪婪和心灵的共同呼吸,一个风和花朵的蜜语。

暴涨的潮水,似乎湮灭了一切。这一切,又在新一轮的潮水面前,俯首称臣。

赵欣在激动和沉醉里,手不经意地触摸了文文慌乱中露出的细软圆润的腰。一股更加美妙的感受,冲击他的心怀,扩散至全身。

文文像是触电一般,随即如溪水流入身体一样妙不可言……

女同学馨儿过生日,她只告诉了文文,孟菲,和婷婷,馨儿还邀请了学校的好友盼盼,阿华,静静,小玲。馨儿找了个大房间,一共八个女孩,共同庆贺生日。

文文盛情难却,喝了几杯啤酒。其她的女孩子都开怀畅饮,使文文很是吃惊,没有想到这些外表文静的女孩子,在酒桌上还真是比男孩子狂野。

“各位宝贝,今天本人生日,感谢宝贝们捧场。蛋糕吃了,酒也喝了,下面我出个节目,不参加的罚酒!”

馨儿脸涨得通红,期待大家赞同。

“先说说什么节目。”

“就是的。”

馨儿在几个人的催促下,把节目讲给大家听:

“今天,我们在一起痛快。我有个话题,就是每个人都想象一下未来的老公,不说长相,只说感觉和希望的生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