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天地作证
  • 花开花落
  • 李浩青
  • 2042字
  • 2021-04-06 13:40:45

“要说公子哥吗。”

文文又背起双手,换摇晃脑袋,一副嘲讽的模样。

“古时候呢,是宦官子弟,亦或大户人家。这些人家生出的男孩子,一落地,就与普通百姓家里的男孩子不一样啦。”

“怎么不一样呢?”

“虽说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可他们却是被包裹起来。”

“文文,可不能不穿衣服啊,况且他们也不是快件吧?”

“哈哈,是的。都要穿衣服,可是他们穿的是金子做的,其家人就是想快一点邮寄出去。”

“金镂衣我是听说过,可快递倒是头一次听说。”

“这也差不多,他们被金子做的衣服包裹起来,还被高高举起,望子成龙吧。”

“那样多难受!也属于拔苗助长啊。”

“所以啊,他们要是长大了,就会向外抛金子,身体可能肥壮,思维却极为细长。”

“使劲砸,反正也不是自己辛苦而来,再说要什么思想啊?做个吃饱喝足的猪最好。”

“老兄,这是不是说你呀?”

“说我?文文,你有没有搞错,我可不是猪,况且,我讨厌金衣!”

“虽然你讨厌,可是你家里的金光依然罩着你。”

“我总不能有这个本事,现在去换了家庭。”

“那个是不能怨你的,都是你外公让你爸爸去了什么师范学院。”

“哈哈哈,而且还勾搭上我妈。”

“奥,原来子承父业,都对大学感兴趣啊。”

“不一样啊,我爸爸要的是物质财富,而我想得到的,是心灵的伴侣。”

“我还没有说,现在的公子哥。”

“文文,你快说说。”

“现在的公子哥,出生的家庭背景基本一样。只是大部分认为,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而一切的问题都是钱。”

“那一小部分呢?”

“就叫一小撮吧。他们装作自己没有钱,想走入平凡的世界。他们是为了体验,而不是为了真的融入平凡。”

“我怎么听着,你像是讽刺我呀?”

“你是这一小撮吗?”

“我不是!”

“谁知道呢。”

“文文,你会知道。你以后更会明白你的!”

“说真的,我要是提前知道了你的家庭背景,不会和你交往。”

“这不公平!是你心里有预设的障碍。”

“反正我听说后,不但没有惊喜,反而徒增困惑。”

“为什么要这样想,文文?”

“这是个复杂的事儿,说不清楚。”

“简单地看,就像我非常简单地看待我爸爸。”

“说的简单。”

“就是不复杂,看看自己如何摆正就是了。”

“复杂起来后,就不知道如何摆正。”

“你是担忧,我爸爸会干涉我的自由权利?”

“那是你们爷俩的事情,他人如何评价。”

“放心,文文。我选择了就会坚持下去,无论遇到怎样的情况。”

“唉。”

“我还是那句话,总不能让地球倒转啊!”

“我想让它倒转。”

“文文,怎么呢?”

“倒转到不认识你之前?”

“你不是后悔认识我吧?”

赵欣说完,愣愣地看着文文。

他的眼里有些模糊,泪水差一点流出来。

文文清澈的眼睛看向赵欣,鼻子一酸,提前滚落了几粒泪珠。

“我后悔。”

“真的?”

赵欣的视线完全模糊,他怎么也想不到文文的口里,会说出这样的话。同时,他又感觉,文文像是很委屈,该问问她理由。

“文文,我做了什么让你伤心的事情吗?还是我不该和你说起我的家庭?”

“都没有。”

“都没有?你这不是用刀刺我的心。”

“我后悔的是,假期时候不该去我姨妈家里。”

“这不是挖我的心吗。”

“不是的啊。”

“不是的?”

“我后悔失去了自己。”

文文说完,一下子扑进赵欣的怀里。

“谁让我遇见了你。”

文文伏在赵欣的怀里,喃喃自语。

赵欣紧紧搂住文文,好像要把她融化。他闭了一下眼睛,好使充盈在眼眶的泪水挤落下来,然后定睛地看着文文。

文文的一头秀发,就在赵欣的鼻翼。那里散发出少女特有的幽香,臭着它,就好似进入花香的海洋。

赵欣被这飘逸出的香脂,只吹散出每个细微的毛孔,就如他的全身都在如痴如醉地允吸。

赵欣抬起手臂,两只手捧起文文的脸。那轮廓分明,洁白如玉的脸颊,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他用嘴吸起几滴,咸咸的。之后,他用舌尖润湿了嘴唇,在文文光洁和温热饱满的额头上印下爱的戳记。

文文闭上双眼,身体好似悬空而起。

她变成了一朵随风飘扬的白云,又像是一朵在清风和阳光围绕下的花朵,还如一个清凉的山谷。她荡漾在这白云清风阳光和山谷里面,不愿意醒来。

一股神奇的力,在托着她任意飘飞。一双宽厚的手掌,在牵引她不断飞进神秘的世界,还在精心呵护她。

“文文,谢谢你,你使我的生命开始有意义和富有活力。”

文文的耳边,磁性的男低音在萦绕。

“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在一起。”

文文的心,一下子在这声音里苏醒。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偌大的星空。在浩瀚的天际,有两个颗行星,并排向遥远的地方行走,它们相互照耀,互为温暖。

“抛开一切,只有你我。天地作证。”

赵欣像是表白什么,此时他也想不好用何种语言,来抒发对文文的情感和对未来的信心。

“天地作证。”

文文低声重复赵欣的话,就像在星空里,签订了情感的契约。只是这个契约,完全是自愿和一辈子都要信守的诺言。

一个女孩子,大多都是把自己的希望和热情,义无反顾地交给第一个令自己动心的人。文文觉得,这是第一个,也是最终的一个。

她要庆祝一下自己才是,不能为了失去过去的自己,而有类似激动所带来的副作用,就是甜蜜的遗憾。

文文仰起头,微微开启香唇。

“我需要你,我向往我们的新生活,我还……”

还未等文文把话说完,也是文文羞于出口说“爱你”的时候,赵欣火热的双唇就印在她的香唇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