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也公子
  • 花开花落
  • 李浩青
  • 2007字
  • 2021-04-06 13:40:45

“别看生活平静如水,可是下面也有暗流。”

文文发出感慨。

“就是,一双你的明亮眼睛,再加上你的他具有的勇敢之心,就会排除艰难险阻。”

“哈哈哈,我的他?”

“文文,不是吗?”

“谁说不是了?我第一次感觉到有你!”

“才感觉到啊?”

“是啊,昨天嘛,还处于若有若无之间。”

“今天呢?”

“今天是已经驻留。”

“这我就安心了。”

“安心了?我还没有说明天呢。”

“明天怎么样?”

“明天吗,也可以有,也可以无。”

“你怎么像是多雨的天气?”

“那就要看看,太阳是否偷懒啦。”

“你的太阳永远不会偷懒,永远会跟随你的!”

“这还差不多!”

赵欣又牵住文文的手,紧紧地握住它。

“文文,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你看咱们抢他车的司机。”

“就是,他知道事情的原委后,还要给我们钱。”

“本来我想说我们给他修车的,可是后来无法说出口了。”

“说多了他就会误解,也许会觉得我们虚伪啊”

“是的。文文,后来的报社记者我看着也别扭。”

“我有同感。问这问那的,还问当时是怎么想的,你说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我当时没有想什么啊?就是一个‘正义的惯性’,就该这样做。”

“拒绝他的采访是对的!”

“急中生智罢了,要是按照他要采访的要求,当时再费一些时间去想,那歹徒早就跑远了。”

“你的开车技术超级棒!”

“我十六岁就练着玩,还撞坏过我父亲从非洲运回的一盆花。”

“后来还让你练吗?”

“我偷着练,妈妈支持我。再说是在自己家的花园里。”

“你家的花园能跑车?”

“是啊,好大。”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

文文突然又想起上午,在学校门口的事情,愈发感觉奇怪,好像赵欣背后还有很多的故事。过去她还没有来得及知道。

“文文,我会慢慢讲给你听。只是千万不要当回事,因为我唯一值得骄傲和热爱生活的理由,就是你。”

说起我和我的家,首先要谈谈我的爸爸。

我爸爸是个机会主义者,也可以说是他抓住了机会,进而成就了自己的愿望。

说他是抓住了很多机会,那该先从他追求我妈妈说起。

我爸爸年轻的时候,家境贫寒。他又没有什么本钱和靠山,至于大学更是他难于实现的心愿。在无所事事的时候,他找到一份沙发厂的工作。

那个时代,大多数家庭根本没有像样的家具。所以沙发就成了第一个改变生活的选择,而且做惯了木质板凳的人们,一下子享受起西方的舒适样子,使生意异常火爆。

我爸爸并不甘心在车间出力,时刻梦想自己会发迹。可是他没有资金和技术,于是他首先偷偷研磨整个的制作流程,很快就掌握在心。

一次,他的老板,就是我的外公,让他去量个尺寸。原来是老板的女儿的老师,也想定制。我妈妈那时候,在师范学院学习。

我爸爸知道原委后,内心一阵狂喜。他立即想到,这是个机会,可以接近我妈妈。他换了干净的衣服,来到师范学院,彬彬有礼地找到我妈妈。

师范学院都是女孩子,况且那个时代还未像现在这样开放。妈妈自然也是。在和异性的交往之中,感受了男孩的气息。

我爸爸就和她索要书籍,还向她询问有没有关于家居方面的。就这样一来一往地,他们建立了联系,当然外公对此毫无察觉。

我爸爸和我妈妈在交往和探讨家具的市场时候,无形中使他变得内行和敏锐。他通过提醒我妈妈,然后再让她提示我外公,要随市场的变化增加项目。因为我爸爸预测,沙发的行情会萎缩,其它的家具要增长。

我外公还有些犹豫,只是开始搞诸如茶几和电视柜等小家具,却一下子又火起来。

我妈妈佩服我爸爸的远见,也欣赏起他来。在我妈妈就要毕业的时候,她已经怀上了我。我爸爸对她海誓山盟,说这是造化,是命里的安排。

当外公外婆看见我妈妈,一天一天隆起的肚子,惊恐不安。没有想到,一项乖巧的女儿,竟然大逆不道。那时候,未婚怀上孩子,是不大光彩的丑事。

这时,我爸爸坦然承认了他们的恋情。

由于怕出丑,外公也顾不得考虑我爸爸的目的。也是见他光棍一人,表现不错,就张罗他们结婚。爸爸终于达到目的。

为了照顾女儿,外公索性把小厂子的管理,交给我爸爸。他和外婆,每天围着我妈妈转悠。我妈妈毕竟是他们的独生女儿。

也可以说,我爸爸的确才能不凡。

他自己又注册了一个公司,已经不再把本地市场看做重要。他开始主打外地市场,还把所有居室家具都生产,以卧室为主打。

先期他是挪用我外公的钱,后来就和当地银行打上交道。外公的小厂房,已经容纳不下他,也配合不了飞速发展的市场。

我父亲凭银行贷款,先盖了个中型的加工厂。我外公的小厂子,被迫关闭。这时我也降生了,外公外婆索性放弃工作,专心看护我和享受晚年生活。

我爸爸的事业突飞猛进。随着家具的旺销,他越做越大,实木家具已经出口到几十个国家。

在非洲一个小国,富贵的家庭,基本上都是我爸爸公司出品的家具。他广结人缘,和一个政治家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这个政治家后来竞选总统,我爸爸暗地资助不少。等竞选成功后,我爸爸有看好了这个国家的资源。他先后投资勘探,发现了一块油田。

我爸爸和他们的国家签订了合同。目前石油的利润,已经赶上了家具。

“原来你也是公子哥。”

文文听完赵欣的话,以嘲弄的口吻开玩笑。

“我不知道公子哥是个什么概念?”

赵欣反问,期待文文给个定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