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杨再清

  • 一世狂龙
  • 魅影
  • 2006字
  • 2022-04-07 18:58:11

好在这时,车已经停了下来,车外传来司机的声音:“小姐,到了。”

王启看到窗外远处的标志性明珠建筑,借机岔开话题:“已经到了沪市了?好快!”

洛叶伸手捋了捋耳边的头发,感觉自己的脸色有些发烫。

副座的保镖走下车来,替洛叶打开了车门。

车外凉风习习,让洛叶精神一振,转头对着王启笑了笑:“走吧,到地方了。”

帝豪会所。

王启下车,发现车子停在了一座豪华会所的门口,不由愣神。

怎么来到这么个地方,看这门外的装饰,好像不是什么正经地方...。

“提前两天来到这儿,你反正也没地方去,这两天就让我这半个地主尽尽地主之谊。”洛叶轻拂垂下的发丝,将其束于耳后。

“这家帝豪会所是我表哥开的店,我们先在这玩儿一天吧。”

听洛叶的介绍,这个俱乐部的老板,是她的表哥杨再清,王启这才恍然。

洛叶家做珠宝生意,财力自然雄厚,有个开会所的表哥,倒也正常不过。

会所里的服务生似乎都对洛叶十分熟悉,见她经过,一个个停下手里的工作颔首问好。

之前的一个保镖早就进入会所,此时朝两人踱步走来,恭敬道:“梁坤那个家伙在这儿,杨总正在一号包间陪着。”

听到表哥与那个梁坤在一起,洛叶的眉头不由微微一蹙,清明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厌恶,似乎很不喜欢那个梁坤。

不过,犹豫了片刻,洛叶还是在保镖的带领下,朝会所里面走去。

经过一扇大门,人声渐渐嘈杂起来,王启愕然发现,这竟是一个赌场。

穿着精致诱惑的美女荷官、往来端着香槟酒杯的服务员,还有无数神色或专注、或癫狂的赌客,一派纸醉金迷。

王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有些局促,也不敢四处乱看,跟着洛叶穿过赌场大厅,到了后面的一个包间。

跟着进了包间,门一关上,外面的喧嚣和浑浊的空气立即烟消云散。

王启这才看到,偌大的包间中央,摆放着一张小型的赌桌,赌桌旁侍立着一名样貌出众,身材高挑,身着紧身皮衣的荷官。

荷官的上手坐着一个样貌斯文,气质出众的中年人。

赌桌的另一边,坐着个穿着华丽的胖子,身上戴满了金饰和珠宝,嘴上正叼着雪茄,眯眼看牌。

“杨老板,今天小弟手气确实不错,得罪了,哈哈哈哈!”胖子得意洋洋,似乎赢了不少。

另一边的中年人倒是极为淡定,他从容地笑了笑:“梁总玩得开心就好。”

看来这个胖子就是保镖口中的梁坤了。

“叶子,你什么时候来的?”杨再清看到洛叶,笑问道。

“表哥。”洛叶点了点头,“刚到一会儿。”

“哟...小叶子来啦,好久不见。”胖子梁坤见到洛叶,眼中的贪婪目光一闪而逝,堆出一副笑脸迎了上来。

“梁坤,说了多少次,不要这样叫我。”洛叶很是不待见这个胖子,往王启身边一躲,顺势避开了梁坤伸过来的手。

梁坤有些尴尬的收回手,直接无视王启,看向洛叶,“咱们两家什么关系,你看看,跟我还害羞什么!”

虽然这么说,但是梁坤也没自讨没趣,回到桌面上,色眯眯盯着洛叶,“小叶子要不要玩两把?”

洛叶无视梁坤,对张再清介绍道:“这是我的同学,王启。”

杨再清伸出手,笑道:“嗯,你好,我是杨再清。”

“你好。”王启伸出手与之相握。

虽然为了同学聚会,王启已经挑出了自己最好的衣服,但和这包间里的几人比起来,却还是寒酸的有些不像话,甚至连荷官的衣服都比不上。

加之第一次出入这种场合,难免有些局促。

王启这副模样,落在梁坤眼里,就好像个民工一样。

“叶子,既然来了,带你同学好好玩一玩。”杨再清对着洛叶道。

洛叶还没有开口,梁坤却抢先冷笑道:“杨老板,你这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玩得起的,我看这个王同学,还是出门右转,去隔壁的网吧呆着比较合适。”

洛叶有些不开心,“梁坤,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怕他不会玩。”梁坤冷笑,看向王启的目光,满是鄙夷。

洛叶冷目微凝,直接坐在杨再清刚才坐的位置,淡淡道:“我可以教他。”

拍了拍身旁的椅子,保镖上前将椅子拉出,洛叶示意王启坐在旁边。

“玩什么,你说!”洛叶扬眉,看向梁坤。

梁坤舔了舔嘴角,一副戏虐之色,“玩点简单的,炸金花好了。”

荷官发牌,两张暗牌一张明牌。

王启不由腹诽,这是炸金花还是德州扑克,还兴明一张牌?

在老家,闲着没事干的时候,打扑克就是一种大众休闲方式,而玩得最多的,就是炸金花、斗地主之类。

王启可以自信地说,炸金花,他曾经是王者。

想到自己的透视,王启不由凝目看向梁坤的手牌。

聚精会神间,居然真的看到了牌面,心下震惊的同时,梁坤的底牌完全看清。

三张K,居然是豹子!

洛叶的牌面是红桃J,梁坤的牌面是K,梁坤发话,“一百万!”

说着,扔出一个筹码。

刚想跟的洛叶,被王启伸手拦住,摇了摇头。

刚才看到洛叶牌面,是一对A,虽然不小,但与豹子比,相形见绌。

洛叶美目中,满是诧异,王启则是目光更加坚定地摇了摇头。

犹豫片刻,洛叶选择了相信王启,弃牌。

“草!穷小子,你他妈添什么乱?”梁坤一瞪眼,恶狠狠地骂了句,起身翻开了洛叶弃掉的牌。

“妈的,晦气!”梁坤骂了句,将手中的牌,扔了出去。

洛叶与杨再青双双震惊,梁坤的手牌,居然是豹子?!

“对A都扔,小子你挺会玩啊?”梁坤双眼微眯,满是阴鸷,“咱俩玩玩?”

身怀透视,玩牌,有什么不敢?

王启笑了,笑的自信,“好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