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纪念意义
  • 我的眼睛开了挂
  • 刘麻子
  • 2080字
  • 2022-01-06 11:20:15

周星星看着手上的机械手表,顿时笑着松了口气,下意识的用满布泥土的右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这就是那块几十万的手表?”

只见手上的手表造型精美,做工细致,圆形的石英手表镜面反射出明亮的光泽,细长的指针正精准无误的滴滴答答慢慢转动。

代表时间的十二个数字,用的是烫金的罗马字,表盘上还镶嵌了十七颗小型的钻石,十分昂贵,即使被泥土和杂草所垢渍,在阳光下也是闪闪发亮。

表盘之内,还带着“劳力士”的标志,只可惜周星星并不认识,不然定会十分惊愕。

周星星挠了挠头,嘴里滋滋称奇。

“周星星,你找到手表了?快把它给我看看!”

远处传来艾池石那讨厌的声音。

周星星顿时想起了之前想要戏耍他的计划,眼珠一转,就微微侧身掩饰,把手表往怀里一送。

然后,周星星又从左手腕上,摘下自己戴了三年,街边六元钱买到的电子手表,在手心的泥渍里揉了揉,抹了抹。

周星星这些个小动作,由于幅度不大,而且还是侧着身体,远处的艾池石和同学们根本没有注意到。

“手表呢?”

艾池石一路小跑,赶忙问道。

周星星把自己的电子手表扬了扬,艾池石立马眼神一亮,伸手就想抢夺。

“哎?”

周星星手臂一撤,似笑非笑的看着艾池石。

艾池石脸色一板,面带不善的开口道。

“周星星,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星星装出财迷的眼神,右手拇指和食指搓了搓,嘿嘿一笑。

“我说艾池石同学,手表可以给你,但你是不是还望了点什么?”

艾池石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嘴角一抽。

“咳咳,你先把表给我看看,没问题钱我到时候自然会给你。”

艾池石含含糊糊的说道,伸手就想拿过手表。

但周星星却是后撤一步,一边笑吟吟的看着艾池石,一边拿着手表带甩着玩。

“怎么,艾池石同学,你这是想糊弄我?”

艾池石眼中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平时很好糊弄的臭猩猩,这次居然有了警惕心。

周星星心中冷笑。

“这个王八蛋,两千块都不想出,真当我是傻的?”

艾池石却依旧想着假意骗抢。

“哪能啊,明天,明天我就给你!”

“明天?”

周星星笑了笑,把手表往口袋一放。

“那行,那明天我再把手表给你好了。”

艾池石立马急了,撸了撸袖子做出要抢的姿势。

周星星却是凛然不惧,反而胸有成竹的嘿嘿一笑,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艾池石同学,我提醒你一句,这里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大不了我把手表卖给别人,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艾池石一下子就愣了。

看着周围慢慢聚集起来的同学,再想想这块手表对于刘泽这个富二代的重要性,艾池石一咬牙。

“行,我现在就给。”

艾池石肉痛的掏出两千块钱现金,周星星笑意渐浓,却是没有伸手接过。

“两千块?艾同学怕是记错了吧?”

周星星装作惊愕的模样。

艾池石恨恨的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

“怎么会记错!不是两千,那是多少?”

周星星摸着鼻子贱笑一声,这才缓缓说道。

“当然是一万!”

“什么?你说多少?”

艾池石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周星星却是不屑的轻笑一声,玩味的看了他一眼。

“这个数字,有什么问题吗?要不,我们去问问刘泽同学?”

艾池石当即老脸一红。

妈蛋,周星星这个货,居然知道刘泽的奖励是一万?

这家伙平时不是挺老实,很好骗吗?怎么今天倒是变得这么精明呢?

正当艾池石眼压切齿,暗自思量之时,周星星却是适时的来了一句。

“艾池石同学不买,那我可就卖给别人了,我想别人应该不会嫌贵。”

周星星作势欲走,还装出要把手表从口袋拿出来,当众拍卖的样子。

艾池石立刻脸色就变了。

这块手表可是他向刘泽示好的条件,怎么能轻易放弃呢?

而且这个主意可不止他自己想到,看看几个平常在班里比较激灵的同学,此刻眼睛里的亮光,艾池石心中焦急的暗骂。

“唉,别别别,周星星,不,周老弟,一万就一万!”

艾池石连忙把周星星叫住,赶紧赔笑,立刻进行手机转账。

看着手机上的银行短信,周星星哈哈一笑。

“周老弟,你看钱也给了,手表是不是……”

艾池石一边心中肉痛的咒骂,一边面上笑眯眯的提醒。

周星星也不多说,直接把六元电子表扔了过去。

“额,这是刘泽同学的手表?”

艾池石兴奋的仔细一看,结果直接愣住了。

打眼一瞧,这块表并不是什么高档机械手表,而是一块电子手表,并且看上去也没有那么高端大气。

虽然上面确实有泥土草粒,像是从跑马场找出来的,但看上面那漆皮都掉了许多,破旧难看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刘泽爸爸戴的。

“当然,这手表是从草地里找出来的,还能有假?”

周星星指着手表上的污痕,一本正经的编瞎话。

“可这,这也不是机械表啊?”

艾池石一脸狐疑的挠了挠头。

周星星立马摆出严肃的表情,循循教导。

“当然是机械的,不信你拆开后面表盘,看里面是不是有齿轮啥的!”

艾池石看着周星星信誓旦旦的表情,立马犹豫了。

据刘泽说,丢失的表可是价值大概百万,万一手上这块就是的话,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拆开看。

“是,是吗?”

艾池石半信半疑,吞吞吐吐的道。

周星星心中憋笑,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立刻拍着胸脯保证。

“当然了!再说了,刘泽同学不是说这块表有什么纪念意义吗,说不准就是他老爸创业之初的旧物。”

周星星胡乱瞎掰,艾池石却是恍然的点了点头。

确实,很多富豪刚开始创业十分艰难,吃盒饭,骑单车,手表也买不起名牌,说不准这块手表的珍贵之处,真的不在于金钱价值,而是纪念意义呢?

艾池石信以为真,顿时眉开眼笑,拍着周星星的肩膀,十分开心的傻笑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