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赔钱私了
  • 我的眼睛开了挂
  • 刘麻子
  • 2027字
  • 2022-01-06 11:20:15

“怎么还不打呢?要不要我帮你一把?”

冯律师背着手,冷眼旁观,没有半点挽留的意思。

包租公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就一咬牙,拨通了电话。

“喂,儿子,你把你的工作辞了吧。”

“啥?爹,你说什么胡话呢!”

当着众人的面,包租公赶忙摆出父亲的威严,不容置疑的命令。

“住口,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今天必须炒他们的鱿鱼!”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包租公便将事情简单的进行了叙述。

“啊?老爹,你,你这不是坑自己儿子吗!”

电话那头传来扑通一声,随后一阵包租公儿子又是惊慌又是气恼的大叫起来。

“你个混账东西,什么叫我坑你!”

包租公面上无光,连忙呵斥,但心中却对儿子的慌张不已为然。

“你这不是坑我是什么!”

听到儿子委屈的声音,包租公这才心中打鼓,半信半疑的小声道。

“有这么严重吗?你不是名牌大学毕业吗?辞了这个工作,还怕找不着新的?”

一边说,包租公还一边扭过头去,打量冯律师的神色。

“有这么严重……吗?您把吗字去了,就是那么严重!”

包租公儿子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

包租公儿子三言两语解释了一遍,包租公这才面色大变。

原来,律师这个行业,虽然表面风光,但实际上也非常艰辛。

律师行业的惯例,就是熬年龄,入行先当五年下手。

就算包租公的儿子是名牌大学毕业,也不能例外,现在在单位,也只是一个后勤部的小职员。

再加上正荣事务所,乃是本市最顶尖的事务所,更是一位难求。

他要是还想再近一步,别说是行政部的实习律师,就算是律师助理,那也得再等三年!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冯正荣更是律师界的大拿,一旦得罪,那么整个律师行业,你就算走不下去了,任你才华横溢,也没什么办法。

“啊?那,那这该怎么办啊?”

包租公终于慌了,六神无主。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电话那头声音苦涩,颓唐绝望。

包租公一屁股坐在地上,差点没吓尿,满脸懊悔。

“冯主任,是我该死,是我不对,求求您,千万别辞退我儿子,不然我儿子的前途,可就毁了!”

哭丧着一张脸,不断的卑躬屈膝,包租公苦苦哀求。

“贵公子如此人才,还是不要让我们这家小破事务所耽误了吧?”

冯律师面色不变,声音中却是传出高高在上的漠然意味。

“而且,与其关心你儿子,还是想想怎么应对法院的传唤吧!”

说完这句话,冯律师看也不看已经呆若木鸡的包租公一眼,转头就走。

周星星也是一脸兴奋,看着平日里欺压租客的包租公被惩治,也是心中暗爽。

眼见几人就要走出大门,包租公这才反应过来。

一把从地上爬起,连滚带爬的冲上去,拉住冯律师。

冯律师眼睛一眯,气势一变,不怒自威。

包租公吓了一跳,这才知道眼前这个温和的中年人,有多大的威严。

顿时一个哆嗦,下意识松手。

“冯主任,别起诉,别起诉,有话好商量啊!我道歉,我赔偿还不行吗!”

啪啪就是两巴掌,包租公不停的打着自己耳光,有点负荆请罪的意味。

冯律师冷眼旁观,不发一言,只是颇为给面子的朝着周星星看去。

包租公立马灵光一闪,立马奴颜婢膝的朝着周星星鞠躬作揖。

“小周,不是,周同学,周兄弟……周先生,今天这都是一场误会啊!”

看着点头哈腰的包租公,周星星心中爽的不行,面上却是皱着眉头,一副我很不高兴的样子。

包租公只得连连赔笑。

“周先生,您是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求您放我一马,不要起诉我……”

又是一顿夸赞,周星星见事情也差不多了,于是脸色放缓。

周星星知道,冯律师是有事相求才帮忙,他也不能太过分,真拿这么点小事麻烦人家。

再说了,他虽然不太懂法,但也知道,就那点破烂行李,还不够给包租公判刑的呢,顶多就是罚款拘留,还不如让包租公赔钱了事。

“那你想怎么样啊?”

包租公立刻道。

“我道歉,我赔钱,咱们私了。”

周星星指着自己的那堆破烂。

“那你赔多少?”

房东犹豫了一下,才试探道。

“要不,我把你这个月的房租和押金赔给你?”

周星星一听这话,顿时冷笑一声,作势欲走。

房东赶紧讨饶,将周星星拦下,哭丧着个脸求爷爷告奶奶。

“包租公,你要是再耍心眼,那还是别谈了,咱们法院见!”

包租公一听法院顿时怂了,脸色变幻数次,一咬牙。

伸出一根手指,包租公满脸肉痛,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那我拿出一万,您看行吗?我真没钱了……”

看着可怜巴巴的包租公,周星星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摆着架子一摆手。

“行吧,拿钱来。”

一分钟后,周星星看着手机上的转账信息,顿时眉开眼笑。

他虽然不是什么流氓坏蛋,但也不算什么菩萨圣母,这个钱收的是心安理得。

再说了,平时房东欺压他的时候,可是毫不留情,这笔钱就算是赔情道歉,给他积阴德啦!

从堆积行李中,拿出书本和充电器之类的物品,剩下的如脏了的被褥、烂了的杯子之类的便宜东西,一概不取,周星星直接扬长而去。

“那行,今天真是多谢冯律师了,慢走。”

和冯律师签署了玉石转让协议,握手之后,冯律师转身离去。

周星星则是拿着连同帝王绿,总共十块玉石,花了四千块钱的寄存费,寄存到了银行。

拿到钥匙的那一刻,周星星眉开眼笑,挂在脖子上,用衣服挡住,这才觉得安全。

“哈哈,美好的新生活,老子来了!”

走出银行大门,周星星看着灿烂的阳光,一声大吼。

路上行人纷纷转头,暗骂一声——“神经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