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恋人

  • 荒岛求生指南
  • 莫名其妙
  • 2021字
  • 2022-05-20 16:26:16

借着周围复杂的地形,刘星很快躲到了一棵树后。

原本在场边警戒的几名劫匪留下一人,其他三人追了上来,刘星并不敢逃远,一是现在薇薇安的处境并没有彻底解决,,二是他怕劫匪们将怒火发泄在旅客身上。

他只能跟劫匪们逗着圈子。

但枪里的子弹总有耗尽的时候,而且,这时候,刘星发现,面前的劫匪绝不如自己想的那般简单。

除了自己刚刚制服的那个家伙,剩余的三人,显然有过当兵的经历,他们身形灵活,战术先进,从来没有在原地停留超过一秒钟。

确切的说,这次他遇见了一生以来最大的对手。

按照这样下去,他不仅无法将薇薇安救出来,就连自己,也很快会陷入危险之中。

他只能尽量的节约子弹。

“砰!”

一颗子弹射中他躲身的树木,木屑纷飞。

刘星还了一枪,身体跃向另一颗树木。

迄今为止,他已经在这片树林中转了三圈,按照他以前的战斗经验,他已经对这里摸索的比较熟悉。

这是一片柚木林。

柚木是一种热带阔叶林,生长速度并不快,但在这个荒岛上,却生的高大粗壮,这也给刘星制造了良好的隐蔽条件。

一边躲闪着对面的火力,刘星一边想象着接下来怎么办。

若是他自己,自然可以接着复杂的地形跟敌人展开交锋,也自信不会出现问题,但其他人成了刘星的软肋。

要不,跟他们拼了?

刘星不由一咬牙。

作为一个特种兵,只要是将对方引到树林里,拼着受点伤,刘星还是能结果几个敌人的,届时,只要那些旅客们群起而攻,未必不能掌握局面。

刘星忽然想起白人小哥来。

也许,若是白人小哥能活着,跟自己并肩作战,说不定局面会有不同。

但当时……

刘星实在不敢冒险。

他摇摇头,正要深入丛林,陡然外边一个声音道,“林里的兄弟,我们可以谈谈……”

刘星躲到一颗树后,悄悄探头,就见旷野里一个黑影站在哪里。

他身上并没有携带武器,隐隐的,刘星认出来,他是曾在飞机上叫做吉姆的劫匪,他身形本来就很高大,此刻,站在原地,隐隐让刘星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

应该也是特种兵。

是的,只有一名身经百战的特种部队兵种,才会有勇气站在旷野里,因为,他们无论对危险的感知也罢,还是对枪械的声音也好,都有近乎第六感的直觉。

刘星相信,恐怕自己开枪,也不一定会打中他。

“兄弟。”吉姆继续说道,“很高兴能见识到你这样一位高手,你应该知道,若是我们两败俱伤,对谁来说也是失败,如果兄弟可以加入我们,我吉姆以一个军人的身份保证,你将会跟我们一样,成为这片土地的王……”

他站在原地侃侃而谈。

声音洪亮,条件诱人。

刘星不由微微心动。

若是按照他所说,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既可以拯救薇薇安,又可以独善其身,但这样的思想在刘星的脑海中只是一浮现出来,就被刘星否决了。

他是一名中国军人。

中国军人的骨子里,都有一根不屈不挠的中华魂,而中华的魂,是宁肯跪着亡,不肯站着生。

何况,他已经不久于人世,难不成在自己的履历上埋进一个污点?

但若是不答应,怎么拯救薇薇安?又怎么拯救飞机上的二百多名乘客?

一时间,刘星不由左右为难。

站在旷野里的吉姆继续说道,“兄弟,我知道你可能会怕我们背信弃义,出尔反尔,所以,我会给你一夜的思考时间,你也可以提出自己的条件,只要不过分,我们都会答应你的要求。”

刘星的心不由一动。

既然吉姆这么说了,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试着先救出薇薇安,至于明天之后,再见机行事好了。

想到这里,刘星从树后转出身来。

他静静的看着旷野里的几名劫匪,警惕着,说道,“那好,请你们先把刚刚的女孩放出来,至于入伙的事,我可以慎重考虑。”

“哈哈。”吉姆扬天大笑,“原来兄弟也是性情中人,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冲冠一怒为红颜,啧啧,早知道兄弟是为了女人,我们又何必浪费这么多的子弹。”

他回过头去,喊道,“亚力克,麻烦你把这位先生的女伴送出来。”

“吉姆先生……”

“亚力克,难道你忘了我们的大事了吗?”吉姆的声音冷下来,“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做大事者要经住诱惑。”

“那好吧,吉姆先生……”

……

随着吉姆的吩咐,原本站在石屋前的男子走进去,不一会儿,薇薇安就被带了出来。

她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但仍旧完好。

她当然听见了刚刚的对话,随着亚力克的手松开,薇薇安踉跄了一下,但接着,她就重新站直了身体,向着刘星的方向跑了过来。

“刘星……”

她喊着,完全顾不得脚下的荆棘杂草,像是归家的燕子,在距离刘星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就蓦然跳起来,扑向刘星的怀里。

刘星急忙张开双臂,将薇薇安抱在怀里,接着,两人转到树后。

“刘星……”薇薇安双手搂住刘星的脖子,啜泣着,“我……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让你走远了。”

刘星也不由感动。

薇薇安没有说谢谢,而是说我回来了。

显然,她把刘星当做了自己的亲人,也许是因为环境,也许是因为年轻,两个人从相聚到分别再到相聚,不过短短的半天时间,却仿佛多年的老友。

哦,不,像是恋人。

丛林中,薇薇安紧紧的抱着刘星,久久不愿分开,她将头附在刘星的肩头,鼻涕眼泪仿佛不要钱一样。

一直过了十几分钟。

她才终于正常一点,不好意思的从刘星的脖子上下来,说道,“刘星,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刘星沉吟片刻,说道,“我们先找个安身的地方,一切等明天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