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认命也不行吗
  • 通天仙尊
  • 饶过谁
  • 1333字
  • 2022-05-15 13:07:08

这一步踏出,是否就是诀别?

这一步踏出,何时才得相见?

叶尘站在云罗山巅,青袍拂动,此地距离叶家已有千里之遥,一步踏出,就真正脱离了叶家的势力范围,可前方又往何处?

他忍不住想要回头,可是云雾弥漫了视线,已经看不到叶家的雄城,看不到那个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也看不到叶城云楼上的娇艳少女。

这个时候,我不应该高兴才对吗?

盼望了十七年,今日我终于脱离叶家奴籍,成为自由之身,还得到一枚珍贵无比的筑基丹,修仙问道,从此笑傲天地,可我为何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幼年时,母亲谆谆告诫,宁为乞丐,莫作人奴。从那一天开始,叶尘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做一个自由的人,哪怕是给强大的叶家做家奴,也不行。

叶家是北荒鼎鼎有名的修真大族,地位显赫,不知道有多少人打破头也想成为叶家家奴,可这份殊荣,对于叶尘来说,是耻辱。

“我们祖上三代,均为叶家家奴,我不争,所以你依然是奴,你若不争,后世子女必然世代为奴。”

这是父亲临死时唯一交代的话。

叶尘不希望重复这个命运,所以他拼命地工作,甚至不惜冒着杀头的危险,偷学叶家技艺,自己摸索,可不得其门。

一次偶然的机会,叶尘在偷学炼气法门的时候,被叶家二小姐逮住了。

这二小姐叶清寒可是出了名的冷酷,对家奴严苛非常,动不动就是打骂,被她逮住,有死无生。

“你乃我叶家家奴,衣食无忧,安全无虑,为何还要冒险偷学?”

叶尘记得,这是叶清寒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那时候,她那灿若星辰的眸子里,并没有多少愤怒。

叶尘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索性破罐子破摔,冷声道:“因为我不想终生为奴,不想我世代子孙重复我的命运。二小姐,你我生来都是自由身,为何独独你们要高高在上,我却注定要卑躬屈膝?”

谁知道,就是这一番话,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二小姐闻言轻笑:“这叶家之中,也并不全是奴才。”

那天之后,叶清寒非但没有追究叶尘偷学炼气法门的事情,还亲自传授,言传身教,诸多指点,两人也渐渐亲近。后来一次意外,叶清寒被歹人暗算,全靠叶尘拼死相救,两人的关系更是亲密起来。

“叶尘,你我身份地位虽然悬殊,但这并不是不可改变的,英雄不问出处,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实力为尊,他日你修成无上神通,我叶家也不得不高迎远送,玄门大派也要将你奉若上宾。”

“叶尘,你的资质普通,唯有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才能有所成就。”

“难道你就这样认命了吗?如果这样的话,你一辈子都还是个卑微的奴才。出身不好,不重要,资质不好,也不重要,但如果连你自己都放弃了,你又凭什么踩在别人头上?”

“我叶清寒,心气比你更高,我的夫君,只会是煊赫天地的盖代豪杰,你还不配。”

佳人言犹在耳,叶尘的心中却只剩下满腔苦涩,紧紧地握着手中那枚筑基丹,骨节发白。

自己心比天高,可最终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三年苦修,也不过区区炼气后期,连筑基都无望,又如何指望更加高深的境界?

我不甘心,却只有认命。

因为我并不特别,就如这世间众生一样,人人都有比天之心,勤奋刻苦之人也如过江之鲫,然而,最终绝大部分却只能甘于平凡。

“清寒乃是我叶家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不日就要送往星宫修行,你一介家奴,不应成为她心中挂碍,日后万一演变成心魔怎么办?本来我是想直接杀了你,可念在你祖上三代侍奉叶家的份上,你对清寒又有救命之恩,这是一枚筑基丹,我现在以家主身份,让你脱去奴籍,有多远走多远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