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倒霉
  • 南冥战魂
  • 唯有杜康
  • 1380字
  • 2022-01-18 12:26:19

北方的群山,自古便是妖族盘踞之地。纵使如今人类统治大陆已经千余年,仍无法完全征服这块寒冷的土地。

“一二三!用力!”

“嘿!”

“一二三!用力!”

“嘿!”

“一二三……”

李青吆喝着他们佣兵团的数人,努力将陷在雪中的轴重车推出来。他心里暗道一声倒霉。他们是半个月前接受护送这支商队的任务,商队从南方的人类国度西青国来,从这极北的苦寒之地将这里的人参和兽皮运出去。

商队在北方的茫茫大山中穿行了十天,终于置办了足够多的货物,商队老板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但就在商队返航的第五天,天气骤变,大雪封山。

李青知道,此时若是不放弃这些轴重物资,别说这些没有在北地生活过的商队无法走出去,就是他们这些成天在群山中谋生的佣兵也都会留在这里。

“继续推!不要停!”他对那些正在使劲推着被大雪淹没了半个车轮的轴重车的兵丁和民夫命令道。

他看了看身侧用兽皮包裹严实的乔木马车,从用明油糊上的车窗上还能看到车里点着的用来取暖的炭木所发出的微弱火光。

里面一定很暖活吧!他心里想到。他艰难地从雪地中将靴子拔出来,整个人几乎是在冰雪里面挪动。那辆乔木马车离李青只有十米,但他却足足走了两分钟。

掀开马车厚厚的兽皮帘子,冰冷如刀的山风,夹杂着被冻得坚硬的雪花吹进马车里,落在马车的地板上化成晶莹的水滴。

“李青快把帘子盖上,你知道这风有多冷吗?”李青的突然来访明显让马车的主人非常不悦,他语气有些不好,但终究没有将李青赶出去。

李青当然知道风有多冷,他将帘子盖上,直接在马车的地板上坐下,搓了搓被冻得有些发青的手掌,说:“老板,天气太差了,这些货物是保不住了,我们必须把它们丢掉,否则我们一个人也走不出这大山。”

李青看着眼前有些发福的中年人,他不明白这样一个养尊处优的商人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他们这些民夫和猎人一起进山。这无疑是自寻死路。李青起初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任务,但眼前这个男人手里的金币打动了他。

三块金币啊!这几乎是李青一年的收入,李青想只要天气不要太差,以他的本事,大山中其实也不是那么危险。但大山里的天气又岂是人所能预料到的?

“放弃货物?”商队老板掐着嗓子说,就像是被厄住喉咙的母鸡,“你知道这些货物值多少钱吗?扔掉它们的话,你还是直接把我的命拿走吧!”

李青叹了一口气,走下乔木马车。

“所有人原地休息!赵小雷,你带几个人去找找看附近有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我们今天只怕是要在这里过夜了。等天气好些我们再走。”

“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从队伍中走出来,回应李青道。

赵小雷是两年前参加佣兵队,如果他是生在西青国或者是有穷国,按他这个年纪应该还在中学堂学习读书写字。毕竟如今大陆文风盛行,真正的学武之人少之又少。

但他却生在了与北地群山交界的离疆,这里的民风就像他们国家的经济一样淳朴,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又穷又傻。赵小雷的父亲和赵小雷一样也是一名佣兵,但他却在两年前的一次北地之行中没了音讯。

赵小雷父亲的同伴都说,他是被群山里的妖怪杀死了,但赵小雷不信。赵小雷见过妖族的人,他们并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凶残,赵小雷甚至觉得他们比这些脸上笑嘻嘻,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人类要好多了。

赵小雷的父亲失踪以后,他的母亲很快就改嫁了。这在也是很平常的事情,赵小雷的母亲本就是改嫁给他的父亲的,如今再次改嫁他也没有理由对母亲有什么怨恨。但这样一来他就必须要自己想办法填饱肚子了。毕竟母亲的夫家是不可能出力去养育他这样的一个拖油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