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抛弃的孩子

生存,即意味着消耗财富。

从一个人的出生,到长大成人,再到步入死亡,他的灵魂贪婪而毫不自知地汲取着世间的养分。所食之物、蔽体之服、栖居之所……皆出自土地和阳光的恩赐。只要曾存在于世,便无人能彻底脱离这条规律。

但如果这些“财富”集中于一处,这世间运行的规律便也一同分崩离析。

贫瘠之处,民不聊生,挣扎其中,郁郁乎聊以度日而已。

而繁华丰饶之处,八街九陌,所到之处人声鼎沸,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在这里,与此前堪称天差地别的另一套生存体系横空出世。

居住在这座巴别塔上的人们,将掠夺之爪,投向了尸魂界布遍阴霾的每一寸土地。

持有灵力之人,享有被人尊崇的地位、和屈指可数的才能,他们生来便坐拥他人求而不得的特权,同时,也背负着难以言尽的沉重责任——他们便是守护这个世界与彼方世界之间平衡的存在,人唤其为,“死神”。

在死神聚居的静灵廷的一角,樱花正在盛开。

已是晚春,花瓣轻盈地飘落,散开的姿态却宛如冬日细雪,给人以一种季节错乱的幻觉。

看到这番景象,抱着围栏上的扶手发呆的幼童叹了口气,眼中的惊叹逐渐堆积、膨胀、发酵,最后变成了浓烈的不安。

最近静灵廷里发生了很多事。

她还小,什么都不懂,但唯独自己的状况越来越不妙这件事,多少有些察觉了。

她是被九番队的队长和副队长在流魂街执行任务时偶然捡回来的孩子,所以队里的人也一直很照顾她。只是,自从上次久南白和六车拳西二人出门之后,事情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那个,白姐姐呢?”她揪住一个看上去比较好说话的女性问,“请问你知道她在哪吗?”

“……啊,副队长去流魂街了。”

那个女性死神的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这个孩子是久南白副队长的小跟班这件事全队都知道,所以和她搞好关系也是他们必要的功课。

“哦。”

她掩饰不住内心的失望。这时,另一个生面孔从门外走了进来,探头望了望屋里的情形,对那个女性死神挥了挥手。

“……早坂,这孩子是什么人?”

孩童听见他们在谈公务的同时聊起了自己,连忙竖起耳朵仔细听他们对话的内容。

“副队长捡来的孤儿。”

“啊?!”

“在流魂街出任务的时候遇到的,好像是失忆了,就好心把她领了回来。”

“可以吗?随便带流魂街的孩子进来……”

“你傻吗,人家是副队长,想带个小孩来陪着你也管不着!”

“是,是,是我想太多……”

“你也记着点,别对她太失礼了,搞不准那家伙以后就是副队长的亲妹妹了呢!”

“——诶?!”

不知道为什么,孩童觉得,他们似乎对她并非真心喜欢——恰恰相反,还有点嫌弃她在这里给他们添的麻烦。她几乎没有灵力,住在静灵廷只是缓兵之计,所以他们还要想方设法找药来调养她的身体,防止她对静灵廷的灵压过敏,确实很是费心费神。

就这样过了一周。久南白还是没有回来。

她感到了异常。他们平时就算去流魂街或者现世,也顶多呆两三天就会回来,这一走就是一周,总叫人容易担心。于是,在某次队里的死神们忧心忡忡地开完会之后,她拦住了上次那个和她对话的女性死神。

“白姐姐还没有消息吗?”

她的表情僵硬而尴尬,似乎并不想提起这件事:”……啊,你再等等……”

孩童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在她转身走后偷偷跟上了她的脚步。由于孩童个子小,体重又轻,还没什么灵力,走起路来几乎悄然无声,很难被发现。过了几分钟,女性死神停在一个办公室外,敲了敲门。

“直人,你在吗?有点事想和你说。”

“来了……早坂前辈?”

开门的是个男性,孩童记得他的脸,他也是九番队的成员。

名叫早坂的女性露出烦恼的神色,抱怨着问他:“你说怎么办呀,直人?那孩子又来追问我副队长的事了,一直这么瞒下去不是办法啊。”

“你说得对。我们也没办法收留她一辈子。”直人的话里也满是无奈,”队长和副队长都不在了……只有把她送回流魂街了吧。继续留在这里的话,没有副队长的关系我们哪能找到那些药材。”

“也是。虽然有点对不起她……也只能这么做了。也许她还能找到流魂街的家人呢……”

“嗯。”

他们你一眼我一语地商榷完毕,最终决定将孩童送回她最初出现的那片草地。

孩童感到十分不安,因为他们说,白姐姐已经不在了。

这个“不在”究竟是死了,还是失踪了?为什么他们会突然杳无音信?她不想离开这个地方,流魂街对她来说就是一张白纸,她对那里一无所知,而静灵廷至少还是她暂时的庇护所——至少是白姐姐和她一起玩耍的秘密基地。

她不识字,也不知道外界的所谓常识,失去记忆的她就是个百无一用的废人。一旦失去了这最后的庇护所,她就彻底无家可归了。

然而,他们似乎是铁了心想将她送走。

她还没来得及想点什么办法,当晚那个叫直人的男性死神便强行抱起她、坐上马车来到了白道门。

“小朋友,我就送你到这里了,你去找流魂街的长老吧,他应该可以帮你找个新家。”

他似乎有点不忍心,但又不愿继续负担她这个包袱,只能小声和她告别。

“等等……求求你别赶我走……”

她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白姐姐却还是没有回来,她想让白姐姐救救她的时候,白姐姐还是没有回来。她们曾经一起在静灵廷的屋顶上数过星星,现在头顶的繁星依旧光华绚烂,她却已不知身处何方。

“——再见。”

直人拉着她走出白道门后,自己回到门内,那道门随着他的最后一句话一同关闭。

她又是,独自一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