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言
  • 孔先生总来蹭我车
  • 黑芯花萝卜
  • 2425字
  • 2022-05-14 19:50:31

如果想让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死去,你会选择什么方法?

仅仅是简单的伪装自杀吗?

人们无法选择生命开始的地方,但或许可以选择走向死亡的地方。其中最残酷的位置莫过于,无声无息的在最爱的人身旁逝去。没有痛苦的挣扎,没有温热的体温,没有急促的呼吸,默默的躺在恐怖的回忆里。

炎炎夏日,头顶的风扇不停的旋转着却感受不到一丝凉意。正值三伏天,闷热的空气让人透不过来气,潮湿的气候使漆黄的白墙上又生出了黑色的斑。

一个可爱的幼童正在不老实的摇晃着木椅,发出刺耳的吱吱声,等的有些不耐烦的他从椅子上跳了下来,颠跳着跑到了正在准备晚餐的母亲身旁。刚从外面玩耍回来的他实在是饿极了,撒娇似得问着母亲:

“妈妈,什么时候能做好面条啊,我好饿啊!”

母亲还是如往常那般温柔,细弯如残月的眉毛,映衬着她高扬起的嘴角,满脸宠溺的对小孩说:“不要着急啊,好吃的东西都要很长时间的,快去座位上坐好,面条马上就好了。”

小孩撅起来小嘴,可怜巴巴的看着锅里热气滚滚的面条,一向最听话的他,只得回到了那个残破的木椅上。

“好了好了,面条可以出锅啦!”

母亲骄傲的声音成功吸引了小孩的注意力,他满眼期待的看向母亲,张大的嘴巴像是要留下口水。

“喔!终于可以吃饭啦!太好啦!”

小孩拿起了桌上早就摆好的筷子,急切的向面条伸去,但中途却被母亲手中的筷子拦下。小孩奇怪的看向母亲:

“嗯?怎么不让我吃啊!”

“等等,还有一个好东西没放呐!”

母亲从灶台上端来一个凹凸不平的小锅,上面冒着热气,散发着油腻腻的飘香。她将里面深色的酱汁浇在了面条上:

“这是我秘制的肉酱,加上它更好吃哦。”

小孩挑起了最上面一层的面条,想也没想的将一大口塞进了嘴里,嚼了好半天才从嘴里冒出一句:

“嗯嗯,真好吃!”

看着他吃的这么开心的样子,母亲也欣慰的笑了笑。

吃过晚饭后,母亲和儿子在风扇底下听着收音机里的广播,儿子赤脚盘坐在沙发上,开心的玩儿着手里父亲新买回来的玩具小车,母亲坐在他的旁边,却不光涣散的看着窗外的那颗古藤老树。

“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新闻,近日沐县发生了多起入室盗窃案件,财产损失严重,嫌疑人警方还在调查中,请各位市民关好门窗,做好防护措施。”

儿子抬头看了看母亲:“我们要关上窗户吗?”

“这大夏天的,全都关上不是要热死,没事咱们外面有防盗窗呐。”

儿子继续低头玩着,忽然抬眼看了看门,老旧的木门上新刷着不怎么平整的红漆,木门外长满铁锈的防盗门此时微微的发出了两声响动,他怕不是以为是父亲回来了。

天色渐晚,蝉鸣声如煮开了的沸水嗡嗡作响,为了能稍微凉快些,母亲将四面的窗子全打开了,到了快要睡觉的时间,昏暗的房屋内仅留下了一盏灯,发出污黄色的光,蚊虫在灯光下乱舞着。

在四季中最热的伏天里,能早些入睡怕是一种奢望。母子俩早早的就躺下了,儿子一直担心着还没回家的父亲,对着母亲说:“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啊!”

母亲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爸今天还没从外地回来呐,你先睡吧。”

“还没回来啊!都好几天了。”

他稚嫩的声音里充满了对父亲的失望,他已经将近一个星期没见到父亲了。

母亲用力挥舞着大蒲扇像是在催促他赶紧睡觉。

“都九点多了,你赶快睡吧!”

母亲放下了手中的蒲扇,起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忽然一双小手握住了她纤细的手指。

“妈妈,今天你能陪我一起睡吗?”

母亲看了看儿子渴望的眼神,实在不忍心拒绝他。

“好,我去趟厕所就回来。”

“嗯嗯”

她走到了卫生间,炎热渲染着清水已经有些发热了,她用那温水打湿了皮肤,又仓促的擦了擦脸。看着镜子中,珠黄的皮肤和眼间微微的褶皱,面带愁容,苦涩的底下了头。

从抽屉里拿来一下护肤品,涂在了脸上。那些都是一下国外高档的护肤品,那个年代能用上这些东西的都是极富贵的人,可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会住在这种房屋里呢?

她缓缓踱步到了床边,有些眩晕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那双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睛,让她今天很不舒服,她朝屋内四处张望着,又什么都没发现。

一直等待着母亲的儿子还没有睡着:“妈妈你在找什么?”

“你怎么还没睡着,都快十点了?”

“我睡不着,太热了!”

“还有一些过堂风呐,心静自然凉,快睡吧!”

母亲拍了拍儿子,也顺势躺下了。

温凉的竹席漆附在母亲潮热的皮肤上,减轻了不少蛮热。她感觉身体沉沉的,就这样静悄悄的睡在了儿子的身旁。

夜已深了,昏黄的灯光映照在她惨白的皮肤上,儿子已经昏昏大睡了。

白日里还晴空万里的天气,现在却下起了阵雨,伴随着轰轰的雷声,屋内似删过了一道黑影,难道是父亲回来了?

或许是感觉的了什么,儿子此时恍惚张开了眼,朦胧中似乎看到了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可他很快又睡着了。

不知是真实还是梦境,他似乎触碰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感觉非常舒服。

过了很久,屋内的大钟表响到第五声时,儿子忽然从睡梦中惊醒,睡意全无的他发现自己正贪婪的环抱在母亲的身上。他心里很奇怪:

“妈妈这次怎么没把我挪开啊,以前她不是最讨厌我抱着她睡吗?”

伴随着中疑问,他悄悄的从母亲身旁移开了。刚要转过身时,忽然感觉有些不对,他从床上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惊恐的看着躺在那里移动不懂的母亲,他睁大了眼睛,瞳孔放大,小嘴微微张开,脸被憋的铁青。

他在电视里见过死人的模样,和现在躺在那里的身体非常相似。他颤抖着用手靠近母亲的皮肤,触碰到皮肤的那一瞬间仿佛的被电击了,猛的一下收了手。无法相信的他,有轻轻摇晃着母亲,嘴里恐慌的挤出几个字:

“妈妈,妈妈……”

时间像被凝固住一样,躺在那里的身体一动不动。儿子被吓的,滚下了床,磕磕绊绊的向门外跑去。

场景瞬间一片煞白,脑中的影像飞速的回放着,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声和满头大汗,一个长相俊秀却略显阴沉的男人,从噩梦中惊醒。

他定了定神,缓缓从松软的床上坐起,环顾四周一片漆黑,才知道那原来都是梦。呼的一声,他掀开的被子,从床上站了起来,一身黑色丝绸面料的长袍显得他格外高挑,他走到了出柜前,喝了一杯清水,又坐回到了床边。

这次他没有继续睡觉,连续几天的噩梦让他心神不宁,他拿起来床头柜上的照片,轻轻抚摸着照片上的人像,那是梦中那位母亲的样子,而睡在她旁边的就是孔朔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